第一百七十七章 赛程安排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七十七章 赛程安排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生命的大.和谐,这个队名极其“和谐”的队伍来自于苏省,队伍中的六个人不仅都是苏省人,他们更是从同一个家族出来的……金陵的魏家。

    金陵的魏氏家族是苏省有名的异人世家,但若是论传承论资历论实力与势力,他们都还比不过在明面上的郭陆李许四大世家,可若是只论年轻一辈的子弟……在魏家的年轻后生里,的确有不少出彩的人中龙凤,尤其是他们这次家族队伍的领队魏忘仙。

    “他这名字听着像是修仙小说里的主人翁啊……”

    陈闲直接将“生命大.和谐”这个队伍的一切资料都投影到了幕布上,众人坐在沙发上拿着零食,就像是看电影似的,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些由守秘局搜集而来的详细资料……魏忘仙是魏家年轻子弟里最出彩的人,也是魏家的大公子爷,其他队员也都是魏忘仙的堂兄弟,可以说这一支队伍从头到脚都是魏家的。

    “我曾经跟魏家的人交过手。”李道生开口说道,打算拿出自己以前的某段经历跟众人科普,“魏家传承的方术应该也是道家的民间支脉之一,符箓阵法,定勘星斗,扶乩请仙,反正他们魏家的方术都杂得很,你可以拿他们当个大杂烩来看。”

    “大杂烩?”陈闲皱了皱眉,看着那些详细的文字资料,忍不住问道,“这里不是提到了吗,他们魏家的学术繁杂,但最擅长的好像是请先……请先跟请仙应该不是一个意思吧?”

    “不是一个意思。”李道生摇了摇头,解释道,“魏家的请先,其实就是请出自己祖辈的灵魂,虽然这听起来跟东北的碑王有点像,但我可是亲眼见过的,他们请来的都不是普通的魂魄了,比鬼仙还要纯粹……我爷爷说,他们请来的是一种灵。”

    “灵?”余生跟话痨树并肩坐在角落里,眼里满是好奇,“什么是灵啊?”

    “灵有很多种解释,但在这里提到的灵,就我爷爷的说法……他们是仙之下鬼之上,是超脱六道轮回的一种强大灵魂,不过这并非是自然形成的,魏家似乎有某种秘法能让灵魂蜕变至此境界。”李道生慢条斯理地解释着,想起自己爷爷说过的那些话,脸上的神色也逐渐凝重起来,“每一个成灵的魂魄,都必须是魏家一代家主的灵魂,到现如今魏家已经有十八位已故家主了……”

    “卧槽,打个架他还把自己祖宗十八代请过来?!”鲁裔生瞪大了眼睛,忍不住问道,“这特么合适吗?”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能合法的吹哨子叫人玩群殴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李道生非常鄙视一脸惊诧的鲁裔生,因为他觉得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如果李家有这种独门方术,他也会跟魏家子弟一样觉得这特么合适得很,被欺负了就吹哨子叫祖宗们帮忙,这路子多野啊!

    “那些灵的战斗力怎么样?”陈闲好奇地问道,毕竟他从来没遇见过魏家的这些“祖宗”,只能通过与他们相似的存在来比较,譬如郭祀仙一家世代供奉的碑王。

    “有强有弱吧,其中有几个还挺难缠的……”李道生眉头紧蹙,似乎想起了某些令他不快的往事,“那些灵有一定的自我意识,但不像是东北的碑王那样聪明。”

    “没那么聪明?”陈闲一怔。

    “对,他们虽然会用方术,会使符箓,甚至还能联合起来控制阵法运转……但他们看起来就跟木偶似的,这事我也问过我爷爷,但他也没给我解释清楚,只是说魏家的秘术就是这样。”李道生说到这里又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回忆当初自己爷爷的原话。

    过了一会李道生才慢慢复述道。

    “超脱轮回之后,确实就能够永远的留在这个世界,但想做到这一点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他们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变成那种思维模糊的行尸走肉?”

    “也许是吧……我爷爷也不能确定这点……”

    “哎呀别管那么多了!老大!咱们又不是没看过这个队伍的战斗录像!怕个屁!”鲁裔生一脸的兴奋,全然没有将那些魏家子弟放在眼里,“其他队伍的赛程都安排好了吗?小天师他们对谁?”

    “我看看……现在应该都公布出来了……”

    陈闲在官方号发布的通知里寻找着赛程安排,果不其然,在三十秒前刚刷新出来还热乎着……

    “小天师他们对的是九僵楼。”陈闲说道,然后继续下滑,寻找着那些较为熟悉的队伍名字,“老李,你妹妹他们的对手有点强啊,我看他们是排在咱们之后的第三场。”

    “第三场?难道我们是第一场比赛?”鲁裔生眼睛发亮,整个人都透着一种兴奋的感觉,这特么可是首秀啊!

    “他们的对手是谁?”

    李道生的注意力显然跟鲁裔生不在一个点上,听见自己妹妹的对手有点强,而且这个评价还是从陈老大嘴里给出来的……要知道,别人认为的强者不一定是强者,但陈闲认为的强那就是真正的强。

    “他们的对上是戚平安的队伍。”陈闲说着,眉头也皱得很紧,显然不想让那些小孩这么快就撞上强队,“就是从藏区来的那个戚平安。”

    虽然陈闲没有跟戚平安他们交过手,但从以往那些战斗录像以及守秘局搜集来的资料看,戚平安的个人实力就算再弱也应该是与小天师一个水平的,而且他能力的概念更模糊,至少就目前而言还没有谁见过他的底牌。

    小天师是御雷,王怀瑾是呼风唤雨,郭祀仙是藏着数千仙家的肉身庙,那么这个戚平安呢?他的能力是什么?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只是单纯的一个藏佛教修士?

    “阴市的队伍呢?”许雅南问道。

    “他们对的是鲁省出来的队伍,队伍名是……爆炸是一种艺术。”

    陈闲念到这个队伍的名字时,表情也有些迷茫,因为他对这个队伍的印象不深,从那些战斗录像来看,那个从鲁省闯出的冠军队伍最大的本事好像就是……爆炸?

    战斗录像只是影像资料的一种,从那些花里胡哨的画面里,陈闲看不出太多细节,因为每一场比赛都是以“闪光”结束,就像是擂台上发生了一场大爆炸,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璀璨的闪光出现后,整个擂台都像是被大火烧灼一般,敌人都躺了一地……

    “西昆仑的炼气士第一场对谁?”鲁裔生好奇地问了一句。

    “他们的对手……我看看……”

    陈闲继续往下划动着屏幕,念念有词地说道。

    “他们第一场的对手是粤省的冠军队伍,源沧海。”

    说罢,陈闲的眼睛突然一亮,因为他在这份通知里看见了熟人的队伍,那是诸葛家两兄妹的二人组。

    “要说诸葛景看起来也挺聪明的……怎么取了个这么敷衍的队伍名啊……一点都没有我们的队名大气……”陈闲啧啧有声地吐槽着诸葛景。

    “他们叫什么?”李道生问道。

    “他们两兄妹的队伍名就叫,我也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陈闲如实答道。

    “……”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突然觉得陈闲之前那番话说得还是挺有道理的,这名字也太敷衍了吧!

    “哎卧槽,你们看,诸葛景他们的对手叫什么!”鲁裔生站在陈闲身后盯着手机屏幕,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上了,“我就说当初我没看错嘛!绝对有个队伍叫这个名!”

    “叫啥?”李道生也不禁好奇起来。

    鲁裔生笑眯眯地说道:“他们对上的是桂省的冠军队,队名叫好队名都让狗给取了。”

    话音一落,鲁裔生拍了陈闲一把。

    “老大!我就说咱们的队名绝对够霸气有内涵!你看看这一个个三十二强的队伍,有哪个的名字能比得上咱们!”

    陈闲无奈地摇摇头,表情也逐渐认真起来。

    “昆仑会后天就要开赛了,按照赛程的排序,咱们是第一场,明天我们好好准备一下,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要低估对手,要是在阴沟里翻船可就丢人了,你们都明白吧?”

    “明白!”

    众人大声应道,每个人都是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似乎都做好准备今天熬一宿研究对手的资料了。

    “态度不错,那么现在……”

    陈闲满意地点点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开始发号施令。

    “老鲁你给工作人员打个电话,让他们再送两千根烤串来,老六你去找张恐怖片的蓝光碟,这地形图先给我下了明天再研究,雅南跟木禾去冰箱再搬一件饮料来,余生你去……”

    听陈闲把众人都给安排得明明白白,许雅南有些不乐意了,忍不住问道。

    “那你呢!”

    “我?”

    陈闲手机往旁边一扔,舒舒服服地躺在了沙发上,似乎很奇怪许雅南为什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我又没闲着,我得负责监督你们干活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