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自信的诸葛景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七十五章 自信的诸葛景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当陈闲他们一行人也开始去赛场四处转悠的时候,狄枭正留在古井的位置拿着对讲机冲那边下达着指令。

    “对,把功率再提高一些,让主机那边跟上,我们重新开始一次能量循环的工作。”狄枭说着话的时候,一只手也紧紧捂住口鼻,生怕吸上一口这里的废气,“别问为什么!快点去安排就是了!”

    “安排安排!既然您都说了!那我现在就让他们去安排!”

    对讲机那边的人说着,又突然问了一句。

    “狄部长,您说话的声音怎么怪怪的?”

    在对讲机里,狄枭的声音就像是隔了一层障碍物发出来的,那种沉闷模糊的声调让那些工作人员听着都纳闷……这个频道信号一直都挺好的,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别跟我废话!赶紧给我抽走!”狄枭都快被那股冲天的臭气熏死了,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你们不把这些玩意抽了,我就过来抽了你们!”

    “好的狄部长!!我们现在就去安排!!”

    待地面再次微微颤动起来,狄枭能听见古井里呼啸的水声,就算不用眼睛去看,他也能想象到那些腥臭脓液翻滚时是多么可憎的场景……在这瞬间,狄枭忽然想起了陈闲。

    也许是因为那个怪物是陈闲弄出来的,也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陈闲给他留下的印象很特殊,他开始变得越来越关注陈闲,如果不是陈闲的身份以及他表现出的忠诚度足以“感动”他,或许早在那天晚宴之后,他就要盯上陈闲了。

    国之重器。

    战争机械。

    好像这些从其他部长嘴里蹦出来的词汇都能放在陈闲的身上。

    但不知为什么。

    狄枭总是会从陈闲身上感知到一种危险的气息。

    他的第六感从来没有出错过。

    这种危险的气息不是来自于陈闲的强大,而是……陈闲就像个隐藏的炸弹一样,终有一天会爆发开来然后一举炸死所有人。

    虽然狄枭的理智告诉他,陈闲不可能这么做,可是狄枭却依旧这么觉得,唯一的解释或许就是因为陈闲的年龄与他的实力不匹配,在他这个年龄竟然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而且他那种近乎无限的潜力也是令人心生畏惧……谁知道他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强大的生命,心却不一定强大,羸弱的人类,却也会拥有比神明还要坚韧的灵魂,这些都是狄枭坚信的。

    “希望你以后别做傻事……”

    狄枭坐在已经散去臭味的井口,面无表情地点上一支烟,慢吞吞地抽着,目光也自始至终放在陈闲他们离去的山道口。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那我也只能想办法除掉……”

    在狄枭自言自语的同时,陈闲他们一行人已经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山下,由于大家都难得一次才聚在一起,所以这行人里除了陈闲队伍之外,还有李道生的妹妹李道栖他们的队伍,以及诸葛景诸葛豆豆两兄妹。

    不得不说,同龄人确实容易玩在一起而且也没什么代沟,从山上走下来的时候,一路上诸葛豆豆都在与小木禾聊着天,叽叽喳喳也不知道她们聊些什么,但却是一副很热切的样子,好像兴致勃勃有聊不完的话题。

    这一幕让许雅南看着都有些吃醋了,不过能看见木禾交到同龄的朋友她还是挺开心的。

    “对,九灵山的那个异常生命其实比你们想的还难对付,太详细的东西我不能说,反正那其实就是一本书在作祟。”

    “是异常媒介吗?还是什么东西?”

    “我感觉是异常媒介,老袁你说呢?”

    “听你们说得这么有意思,我都想加入守秘局了……”

    “那就来呗,我阿鲁哥代表守秘局欢迎你们,到应聘上岗的时候记住提我名字,说不定我还能捞点介绍费什么的……”

    听见鲁裔生这一番颇不要脸的话,众人都对其投去了鄙视的目光,尤其是经常跟鲁大师打嘴仗的李道生,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

    “你个兔崽子好的不学!尽学点乌七八糟死抠门的玩意!”

    “情不自禁情不自禁……”鲁裔生拍了拍裤子也没还手,不动声色地说道,“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们懂我意思吧?”

    众人看了一眼陈闲,纷纷摇头说不懂。

    “这都不懂,你们可是……”

    鲁裔生此刻说话的声音变得小了许多,他明显是在刻意放低自己的声音,以免被走在前面的陈闲听见,陈小心眼记仇的本领他可是领教过的,不过嘛……鲁大师不作死就不是鲁大师了,至少相比起这位语言大师来,李道生都得认一个怂字,因为他可不敢在背后这么直白的议论自己老大。

    “抠门吧?”鲁裔生一边说着,一边抽空回头观察陈闲,见他没什么反应似是没听见,顿时胆子就大了起来,“我跟你们说啊,得罪谁都千万别得罪我老大,他那小心眼死抠门的性子……不说别人,我拿老六给你们举个活生生的例子。”

    “别聊我那八百万啊!”李道生急忙提醒道。

    “哎!对喽!我要给你们说的就是八百万的故事,你们知道当初老六得罪我老大是怎么回事吗?来我跟你们细说……”

    鲁裔生向来嘴上没个把门的,只要不是太重要的事,他都能翻个样当成单口相声说出来,但这一次吧……他刚说完第一句,忽然就发现李道生他们的表情变了。

    所有人都将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要么看天上的星星,要么看地上的杂草,总而言之就是一个个都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每个人都变成了夜游在外的诗人,正在以各自独特的角度欣赏这壮丽河山。

    “老大别这样……这么多人呢……给我留点面子……”

    鲁裔生似乎明白了什么,说话的时候都没转过脸,惨白的脸上挂着心虚且讨好的笑容。

    下一秒,一直纤薄瘦弱的手就搭在他肩上,然后轻轻拍了拍。

    “下次狗狗饿了就拿你喂它。”

    “好……好个屁啊!老大你别这样我害怕!”

    “我看你作死作得挺开心的,怕什么呢……”

    连教育带威胁的给鲁裔生来了一顿语言暴力,陈闲这才慢悠悠地走上前去,继续跟诸葛景聊了起来。

    陈闲对诸葛景的评价越来越高了,在他看来,这个从滇省赛区闯出来的男人真的很有意思,他跟陈闲好像什么都能聊,而且都能聊到一起去……无论是异人们经常交流谈论的异案,还是当前异人圈子的某些病态变化,或是国情等等,所有话题他们都能聊到一起去,而且通过这些交流,陈闲发现他与自己的三观非常相似,简直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俗话说知音难觅。

    在陈闲看来,这个诸葛景就是自己的知音。

    “陈闲,可惜我们认识得太晚了,如果早一点认识……或许我的人生也会变得更有趣。”诸葛景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仰着头看着漫天的璀璨星宿,眼中都似是被星光沾染,在黑暗中也隐隐亮着一丝奇怪的光,“真想跟你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们现在就是朋友了。”陈闲笑了笑。

    闻言,诸葛景低下头来,认真地看着陈闲。

    “真的吗?”

    说着他又摸了摸鼻子,似乎有点受宠若惊。

    “能跟你这样的异人做朋友……我原来还真的没有想过……毕竟你的身份……”

    “我交朋友又不看身份。”

    陈闲笑道,然后往诸葛景身边凑了凑,脸上有一丝好奇。

    “你应该还藏着底牌吧?”

    “嗯……”

    “那你加油,我很期待能在比赛里遇见你,先说好,我不会放水的。”

    听见陈闲这番话,诸葛景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无奈起来,挠了挠说道:“你这话听着好无情啊……”

    陈闲刚想再说什么,只听诸葛景又紧接着说了一句。

    或是提醒。

    “陈闲,你要小心那两个从昆仑山来的炼气士,他们的实力远比你看见的要强得多,我可不想看见你死在他们手上……”诸葛景低声说着,一字一句都显得极为认真,“我期待的决赛对手是你,千万别让我失望了。”

    决赛对手?

    你小子还挺有自信啊!

    “放心吧,我不会输的,两个炼气士而已。”

    说罢,陈闲看了诸葛景一眼,不知为什么,他突然在诸葛景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就像是曾经的自己……哪怕走在黑暗中被阴影笼罩,那双眼睛也依旧会隐隐发光。

    “对,两个炼气士而已,如果我先遇见了他们,我会帮你把他刷下去的。”

    “你这说大话的本事都快赶上鲁大师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