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恶犬的井喷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七十四章 恶犬的井喷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陈闲的记忆中,诸葛豆豆是出现在木禾身边与她年龄最相近的小孩,所以她们俩能玩到一起,陈闲确实感觉挺欣慰的,就像是自己家的孩子终于交到了同龄的小朋友……别看小木禾已经诸葛豆豆气哭了,她们那种小孩心性变化得都很快,只是转个眼的工夫,诸葛豆豆就用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哄好了小木禾。

    “跟你开个玩笑啊,不要哭了。”诸葛豆豆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块巧克力,一本正经地递给木禾,“我给你道歉了,都是大人了,不要那么小气!”

    木禾很不想搭理诸葛豆豆,但无奈的是她最大的缺点就是嘴馋,尤其是这种别人递来的零食……

    她先是回头看了看陈闲,见陈闲点点头示意自己可以接下,木禾这才敢伸出手去接过那块巧克力。

    “谢谢。”小木禾很有礼貌,就算再生气也决定试着原谅一下这个臭小孩。

    “那边还有几只大甲虫在树干上爬,你要去看看吗?”诸葛豆豆一脸的跃跃欲试。

    木禾嘴里嚼着巧克力,又回头看了看陈闲。

    “我可以去吗?”

    “去吧,别跑太远就行。”

    “嗯嗯!”

    在小木禾跟着诸葛豆豆跑到一旁去找甲虫的时候,诸葛景脸上的表情也是极为复杂,似乎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心中偶像的队员竟然被自己妹妹欺负成那样!

    “陈科长真的很对不起!我妹妹从小就不服我管教实在是太淘气了!刚才……”

    “没事的。”

    陈闲脸上的笑容也是难得一见的柔和,与诸葛景说话的时候,语气中都透着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学校里两个孩子的家长正在进行友好的交流,所讨论的话题也都尽是以孩子为主。

    “小豆豆这年龄该上初中了吧?”

    “哪儿啊,这丫头根本就不听话,送她去上学就跟杀了她似的,没办法只能请家庭教师来帮忙带带她……”

    说到这里,诸葛景也是一脸无奈地回过头,看了一眼正在不远处带着小木禾找甲虫的诸葛豆豆。

    “其实这丫头挺内向的,心理医生说她有点自闭……”诸葛景叹了口气,见自己妹妹带着小木禾嘻嘻哈哈地玩到了一起,他复杂的眼神中也闪过了一丝欣慰,“这么多年她也没交过朋友,那姑娘是第一个……她是叫木禾对吧?”

    陈闲点了点头,说是。

    “木禾……这个名字还真是有趣……”诸葛景秀气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似乎知道这个名字的来历,轻声缓缓说道,“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取这个名字的人,一定很能吃。”

    “对,你猜的没错,她不仅是能吃,还特别的馋。”陈闲仿佛感觉自己找到了知音,唉声叹气地说道,“你别看她个子小,这丫头一天二十四小时就没不馋的时候,感觉就跟喂不饱似的……”

    “我妹妹也是!”诸葛景也是一脸的苦恼,“她们这个年纪是不是都在长身体啊,但吃了那么多……我也没见她长个子。”

    陈闲想了想,给诸葛景分析道:“可能她们会发育晚一些吧,毕竟她们的体质比较特殊都是异人,跟正常人相比肯定是有区别的。”

    “我觉得也是……对了陈科长,你们守秘局有没有专门给异人体检的地方,过段时间我想带豆豆去体检,她都两年没长个子了,她的体质比较特殊,我也不敢带她去普通人的医院……”诸葛景小心翼翼地说道。

    闻言,陈闲没有丝毫犹豫,点点头便应承了下来。

    “没问题,这事交给我,我帮你联系。”

    “谢谢!陈科长你可真是帮我大忙了!”

    “你也别一直叫我陈科长,听着有些生分,叫我陈闲就行。”

    “这不合适不合适!你年龄比我大!我叫你陈哥吧!”

    “这……也行吧。”

    俗话说得好,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与别人谈论相同的爱好或是类似的经历,总是会得到一种深深的共鸣,就像是与养猫的人聊猫,与养狗的人聊狗……陈闲与诸葛景就是如此,只不过他们聊的不是猫狗,聊的是孩子。

    此时,不少参赛选手已经在狄枭的安排下开始有序地退场了,虽然他们可以随便在赛场之中闲逛,但在这一片山脉,尤其是距离古井较近的这一片,全都属于绝对的封锁区,在没有得到举办方允许的情况下擅自靠近就等同于弃赛,这一点也是之前由狄枭详细说过的。

    “老大,他们都走了,咱们要不要也去逛逛?”

    “行。”

    陈闲点了点头,准备把木禾她们叫回来,毕竟这是全国三十二强总赛,之后的半决赛与决赛也都要在这里举行,所以事先熟悉一下赛场环境也是有必要的事。

    “差点忘了这茬……陈闲你过来!”

    “怎么了狄部长?”

    见狄枭一脸严肃地叫自己过去,陈闲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这个死人脸部长有什么吩咐。

    “你把那个怪物弄出来。”狄枭说道,之前差点忘了这件上级反复叮嘱过的事,所以他说话的时候也是一脸心有余悸,“那怪物的破坏力肯定差不到哪去,如果没把它记上,到时候战斗过于激烈把这个赛场给毁了……”

    “对对对!差点把它忘了!”

    陈闲这才想起来自己体内还藏着那个破坏力大到离谱的家伙,虽然它是由寄生体变化而来,但不可否认,它与寄生体还是有本质的区别,完全可以说它是基于寄生体变异来的……所以这片防御措施能根据陈闲的身体组织来应对寄生体,但却不一定能应对产生异常变化后的“它”。

    不过话是这么说,陈闲想起那个怪物的模样,突然又犯了难。

    “狄部长,那家伙从头到脚都是骨头,身上没毛怎么办……”

    “要不你给它刮点骨粉下来?”

    “……”

    陈闲表情复杂地看着狄枭,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话跟我说说也就算了。

    如果你敢当着那条猎犬的面说要刮它一些骨粉……它不把你吃了那才有鬼了!

    思来想去,陈闲也没想到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毕竟那怪物的构造与普通的异常生命不同……小不点与骷髅先生可以剪指甲,那是因为它们穿了这身皮囊太久,本体早就与这身皮囊分不开了,用合二为一来形容都不为过,至于郭祀仙奉养的那些仙家,他是直接烧了一张沾着那些魂魄气息的黄纸丢进井里,弄得倒也简单。

    渎神之犬怎么弄?

    刮骨粉?

    不太现实。

    剪指甲?

    它从头到脚都是骨头,哪来的指甲可剪?

    就在陈闲冥思苦想而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间,站在一旁的诸葛景像是有了主意,凑到陈闲耳边低声提醒了一句。

    “我记得那个怪物不是经常会流口水吗?要不你弄点那怪物的唾液进去?”

    一听这话,陈闲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好主意啊!

    那家伙时不时就会流口水,弄点这些玩意儿交差不就行了吗!

    “唾液可以!就这么办!”

    狄枭点了点头,似乎也在这一刻松了口气,毕竟那怪物的破坏力太大,若是无法采集到它的身体样本,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让陈闲在战斗中不能召出它来,这对于陈闲来说绝对算是一种削弱,如果因为这点导致他无法晋级决赛一举夺冠,估计狄枭也能哭死。

    说做就做。

    陈闲以最快的速度召出了渎神之犬,然后不等它疑惑为什么自己会被叫出来,陈闲直接就出了一条命令。

    “往那个井里吐口水。”

    不得不说渎神之犬对陈闲是无条件的服从,无论陈闲给出的命令有多么匪夷所思,它都会本能地选择遵循……所以在下一秒,众人就看见渎神之犬变成了犬形的自走喷泉,那张嘴里直接涌出了如腐烂脓液般的恶臭水柱,伴随着冲天的腥气灌进了那口古井里。

    别人是什么反应且不说,反正狄枭的脸是白了。

    他觉得科研部精心制作的那些管道已经变成了下水道。

    不,简直比真正的下水道还要恶心!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