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紧不慢靓仔闲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紧不慢靓仔闲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事实证明陈闲他们近几天的生物钟已经开始紊乱了,白天整个队伍的人都是在各自的屋里睡觉,可一到晚上却一个比一个还要精神万倍,按理来说,像是他们这种非正常人的体质,生物钟这种概念应该会变得模糊一些,至少不会对生理造成影响,但事实是什么样的?

    天一亮大家就犯困,天一黑大家就精神。

    包括骷髅先生在内无一例外。

    这种现象让陈闲非常好奇,因为他很难想象……骷髅先生跟话痨树都是异常生命,可它们却竟然都会受到这种“生物钟”的影响,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仔细研究,理智分析。

    跟许雅南他们琢磨了半天,陈闲找到了答案的所在。

    其实这跟生物钟没关系,只是单纯的被群体同化了而已,它们看见陈闲这帮人打哈欠的时候,本能的就会觉得困,所以这种看似不怎么可能的事,答案却是出奇的简单。

    在别墅区待着的这几天,陈闲他们不像是其他队伍那样时不时的外出,他们的大部分时间都留在了别墅的影音室里,要么看看电影要么听听歌,总而言之,陈闲是真打算回了宁川找国家租半座山建别墅了,他那种喜欢僻静的人不适合在城区或是近郊,像是九灵山附近的地段就不错,那里够僻静也适合他。

    其实不仅是陈闲,在参加昆仑会的这些人之中,有不少人都是第一次来到京城,所以真的算起来,陈闲也不算土包子,没来过京城也没什么丢人的,毕竟他那种守家犬的性子不是特例,有一部分异人就跟他一样这辈子也没出过远门,最多就是在省内转转罢了。

    对普通人类来说,去外省旅旅游度度假都是挺正常的事,再不济去跟亲戚朋友走动走动也是应该,但是对异人来说呢?

    异人的圈子其实就是一个小江湖,那些恩恩怨怨的事在这圈子里再常见不过了,若不是有守秘局的制约,或许这个江湖会更乱也说不定……总而言之,异人若是在外地落了单,一旦被仇家撞见那绝对会死得不能再死,毕竟守秘局再厉害也不可能实时监控国内所有异人的动向。

    只要没人去报案,没人留下线索,那么这些江湖恩怨大多都会不了了之。

    夜里十点五十。

    陈闲他们分成好几拨人聚众在大厅里打着斗地主,坐在角落里的鲁裔生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

    “老大,他们今天给咱们那通知上写的是十一点吧?”

    “对。”

    陈闲打着牌头也不抬,毕竟这一把他是被斗的地主,不仅要小心躲在自己背后想偷看然后给人通风报信的话痨树,还得时刻注意左右两家贫下中农……许雅南跟木禾的牌技实在是让人害怕,尤其是对此极有天分的木禾,她就是随便学一学而已,其牌技很轻松就赶上了教她打牌的许雅南。

    一个是老奸巨猾,一个是扮猪吃老虎。

    许雅南在打牌的时候心理素质奇佳,记牌背牌的功夫更是让人叹为观止,而小木禾打牌的时候,给陈闲下套也绝对面不改色,甚至还会主动找机会卖个萌套路陈闲,所以想赢她们可不容易,鲁裔生这帮心理素质差的选手早就被淘汰了……最后如果不是陈闲赶来救场,估计鲁裔生他们都得被欺负哭了。

    他们玩的斗地主不赌钱,只是粘纸条,一次五条有炸翻倍,此刻鲁裔生他们脸上全是白胡子,许雅南她们也不例外,只有陈闲的脸上干干净净……别看他一副如临大敌好像局势不在自己掌握的样子,他到此为止已经连赢十把了。

    嘴上说着想赢不容易,身体倒是挺诚实的。

    抓住机会就放炸,一点都不带留情的。

    “让我们赢一把呗……”小木禾试探着提了一句,说话的时候还得鼓着腮帮子吹着气,免得说话的时候让那些白胡子掉自己嘴里,整个动作看起来既滑稽又可爱,有种丑萌丑萌的感觉。

    “别求情!今天我一定赢他!”

    许雅南可没有木禾那么小女人,连着在牌桌上输了十把,只让她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论异人的实力,她的确不及陈闲,她自己也承认这点,但如果只说打牌,许雅南还真没服过他!

    在发出“我一定赢他”的宏愿之后,不到十秒,陈闲一手炸弹加顺子直接将两人送回了老家。

    此时此刻,挂钟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十点五十五了,只差五分钟就到了举办方规定的时间。

    “我们走吧。”陈闲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虽然这一把又赢了,但他丝毫没有表现出半点开心的样子,就像是赢她们很正常并不值得自己那么开心。

    可就是这种表现,只让许雅南与木禾都快气炸了。

    “陈闲我讨厌你!”木禾吹着一脸的白胡子,气呼呼地瞪着陈闲这个不懂得放水的死直男。

    难道他就不会让让我们吗!

    明明都已经赢了这么多把了,让我们贴你一次胡子能怎么样!

    “讨厌我干什么?”陈闲疑惑地看着她,表示不明所以,“既然要分输赢,那我肯定要全力以赴啊,我又不喜欢输……难道你们喜欢输吗?”

    你这句话就是纯粹的屁话,谁喜欢输啊!

    “算了,我们不跟他计较。”

    许雅南竭尽全力平复着自己暴躁的心情,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吐槽陈闲的机会……

    “还差五分钟就到集合的时间了!你还不快点去准备在这里磨什么洋工!你这队长也太不称职了吧!”

    “就是就是!”

    “哎!你还瞪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瞪什么瞪!”

    “就是就是!”

    许雅南与小木禾一唱一和地吐槽着陈闲,想抓住现在这种报仇雪恨的机会可不容易,所以她们嘴上根本就不饶人,完全就是不给陈闲留半点活路,几句话下来陈闲就被吐槽得狗血淋头……

    “我又没忘时间,有我在肯定不会迟到的,真不知道你们两个小姑娘急什么。”陈闲嘴里嘟囔着,随手将放在沙发上的外套拿上,然后给众人使了个眼神说道,“跟上。”

    今天晚上的十一点是举办方安排好的集会时间,所有参赛选手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比赛现场,或是自己开车过去,或是让举办方亲自送过去,这些都可以……但陈闲他们明显要特殊一些,因为举办方接送参赛人员的时候,他们还在屋子里睡大觉,等第一批参赛选手到达现场时,他们刚起床洗漱,甚至还准备抽空去吃个晚饭。

    从这一点来说,队伍成员的心理素质都非常强悍,尤其是队长陈闲,他从头到尾都不带着急的,完全就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人,火烧眉毛了也是一副慢吞吞的样子。

    当然,陈闲的悠闲是来自于他的依仗,从别墅区到赛场,这段在普通人眼里堪称遥远的距离,对他而言也就是费几秒时间的小事,谁让他能飞呢?

    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陈闲并不打算自己借着金属骨翼带鲁裔生他们飞过去,既然都有坐骑了,自己还给人当坐骑那多不合适?

    所以一出门陈闲就将那条苍白的渎神之犬召了出来,这是它第二次在众人面前出现,相距上一次出现已经过去好几天了,看它冲着陈闲伸舌头想舔的样子就能看出来,这条猎犬挺喜欢陈闲的,貌似几天没见了还有些想他。

    “老大……咱们坐这玩意儿过去?”鲁裔生紧张兮兮地问道,毕竟前几天才从骷髅先生嘴里听了那些故事,对于这个来历非凡的古老生命,鲁裔生还是有一定敬畏之心的。

    不过他只是心里敬畏,嘴上可没个把门的,虽然渎神之犬从未与现代文明进行过深度接触,但它似乎能听懂“玩意儿”这个词不是褒义的,所以它第一时间就向鲁裔生看了过去,然后口水止不住的开始往外流,喉咙里也发出了一阵意义不明的呜咽声。

    “它是在说话吗?是不是在跟我们打招呼啊?”鲁裔生天真地想着。

    骷髅先生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帮渎神之犬翻译道。

    “它只是想把你嚼碎了吃下去而已,如果你认为这是一种友好的打招呼方式……要不你再往前走两步让它舔你一口试试?”

    “算了吧我开玩笑的哈哈哈……老六麻烦你站我面前挡一下谢谢!”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