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喜欢看戏的人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六十八章 喜欢看戏的人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昆仑山炼气士的事,陈闲知之甚少,虽然他在翻阅昆仑会资料的时候看过一些有关顾仙棠的记录,但那些记录也仅仅是介绍个人能力以及炼气士的某些特点,完全没有出现任何有关“昆仑山”这个组织的文字记录。

    所以说,陈闲对这些炼气士的态度只能说是一般,并非像是小天师这样对他们充满了唾弃,可话又说回来,如果他知道昆仑山做过的这些事……估计陈闲除了愤怒之外,还会对守秘局的决策产生怀疑。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惯着昆仑山的炼气士?

    难道他们都算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吗?

    这么稀罕?

    “嘿嘿,这帮人可真有意思啊。”

    在休息区的某栋别墅里,顾仙棠拿着手机正在翻看帖子里的那些回复,当他发现王怀瑾与鲁裔生都开始有些气急败坏的时候,这个喜欢看戏的炼气士也不禁坏笑了起来……他一点都不担心王怀瑾鲁裔生敢来对付自己,因为他很清楚,就目前而言那些异人表现出的实力还不足以压制自己,更别说单方面吊打了。

    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敢吗?

    “不要惹事。”

    赵脂儿坐在沙发的角落里正在翻看一本地理杂志,宛若天成的美眸之中闪烁着难掩的好奇,虽然她远在昆仑山上也有网络可用,但她的确没有见过这种铜版纸质的杂志,闻着上面怪异的油墨味,看着那些印刷在纸页上的超清插图……忽然间,她觉得自己好像跟这个世界脱轨了。

    或许一开始就脱轨了。

    因为自己从来没想过要融入到这个世界。

    不过……师父口中的五浊恶世似乎也挺有趣的。

    “我没有惹事啊。”顾仙棠靠在躺椅上,百无聊赖地划动着手机屏幕,不停刷新着帖子看回复。

    从某个角度来说,顾仙棠的心理素质非常强悍,因为在发布那条回复之后,无论被人怎么骂怎么喷他都没再露过面,完全就是不把其他人的回复当回事,任凭他们翻着自己的族谱开骂也懒得搭理,这种心态是陈闲都比不过的。

    在他看来,那些人怎么骂自己都是无所谓的事,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而且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别人着急上火的样子……他们就算气个半死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这种事难道还不够有意思吗?

    “顾仙棠,如果你爹知道你在外面惹事,他应该……不,是一定会生气的。”赵脂儿将目光从杂志上移开,不动声色地看了顾仙棠一眼,“你不想被你爹教训吧?”

    “我无所谓啊。”顾仙棠笑了笑,似乎毫不在乎赵脂儿提到的那个威胁,“这种小事我爹才不会在乎,他只是跟我说过不要去主动招惹守秘局的异人,没说过不能在网上调侃他们啊,再说了,我这就只是开个玩笑。”

    “开玩笑?”赵脂儿皱了皱眉,表情变得有些疑惑,“你确定这只是开玩笑吗?”

    “我当然确定了。”

    顾仙棠笑得非常自然,哪怕说的这些瞎话自己都不信,但脸上还是摆出了一副情真意切的样子。

    “我才没兴趣去招惹那些活在五浊恶世里的废物,我只是无聊了找点乐子而已。”

    赵脂儿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静静地看着杂志。

    “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就好,我们昆仑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我可不想招惹上这些俗人……”

    听见这话,顾仙棠眼中闪过了一丝莫名的神色,似乎整个人的情绪都变得低沉了几分,看起来好像都对网络上的纷争没了兴趣,直接将手机丢到了一边去。

    “是啊,我们的麻烦够多了。”顾仙棠喃喃道,似是在无意识的自言自语,“如果不是那些东西……可能早在几十年前我们的父辈就从昆仑山里走出来了……”

    说罢,顾仙棠突然回过头看向赵脂儿,目光中有毫不掩饰的欣赏与憧憬,仿佛在看一个付诸了自己所有爱意的对象,恨不得将自己人生中的一切都这么送给她……在顾仙棠看来,或许传说中的仙子也难敌赵脂儿半分,那种出尘的气质与生俱来,比起昆仑山代代相传的那些仙人也不遑多让。

    “脂儿,你看我怎么样?”顾仙棠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什么怎么样?”赵脂儿不明所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得到这个答案,顾仙棠哈哈大笑了几声,只留下一句听不懂就算了,转身便拿着手机上楼洗澡去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赵脂儿心中虽然也有几分疑惑,但似乎也没有多问的兴致,低下头便自顾自地看起杂志来,好像这世上的一切都难以引起她的关注,相比起去关心其他事,她更好奇杂志的下一页会是什么内容。

    与此同时,在陈闲他们那栋别墅的一楼,鲁裔生正在房间里拿着手机咬牙切齿,穿着浴袍的李道生则是在一旁安慰着他。

    “卧槽!!!老子一定要弄死那个王八蛋!!!”鲁裔生气得牙都快咬碎了。

    “算了算了,鲁哥你冷静点,别跟那种小人一般见识。”李道生苦口婆心地安慰道。

    鲁裔生气得都快哭了,只觉得顾仙棠那人贼他妈恶心,简直比王怀瑾的嘴贱还恶心人。

    “我冷静个屁!给老子阴阳怪气完了之后就玩失踪!他是故意上线来恶心我的吗?!”

    “可能是看你们骂得太厉害不敢露面了,淡定!”

    “淡定个屁!还有你看看……你看王怀瑾这孙子是不是找死?要不是老大发信息让我别去找他们,我现在就带着小不点把这帮孙子都给黑了!”

    “那什么……他们人多……你们俩去了就是送货上门……”

    一听这话,鲁裔生顿时就瞪了过去。

    “你鲁哥有麻烦你不帮忙吗?”

    “那必须帮啊,我鲁弟弟有麻烦我这个当哥的能不帮?”

    “我去跟人约架,你就在旁边看着?”

    “那必不可能啊……”

    就在两人商讨对彼此感情有多深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了,外面随之传来话痨树的声音。

    “你们睡了吗?你们一定没睡吧?刚才陈科长跟我打招呼了让我看住你们别去惹事!你们能不能开门让我进来呀?外面冷飕飕的我自己好孤独……”

    说着,房间的门把手突然被扭开,然后话痨树就歪歪扭扭地跑了进来,完全不给鲁裔生他们拒绝的机会,热情得让人害怕。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话痨树刺溜一下就窜上了大床,随后便非常自觉地掀起被子给自己盖上。

    “天都亮了!我们快睡吧快睡吧!”话痨树兴奋地说道。

    “你出去!”鲁裔生对其怒目而视。

    “那什么……我先走了啊……老鲁你们慢慢聊!”李道生的房间并不在此处,所以见势不妙便生出了临阵脱逃的心思,他可是知道话痨树有多可怕,有这棵树待在房间里……别说好好睡觉了,就是想安静半分钟都是不可能的事!

    但就在李道生起身的同时,话痨树也伸出了两根枝丫缠在了李道生的手臂上。

    “陈科长说了!你们谁也不准走!”

    “你确定老大是这么说的?”李道生一脸的怀疑,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在陈闲心里是什么样的人,以自己的性格来看,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去惹事,尤其是在陈闲给出明确提示之后,除了鲁裔生那种容易上头的热血青年会干出挫事来,他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在听见话痨树说出的那句话时,李道生也非常疑惑,难道自己表现出的心境有那么差吗?就那么控制不住脾气?

    “虽然陈科长不是那么说的,但我知道就是那意思!反正你不准走!你也得在这里陪着我!”

    “……”

    与此同时楼上的房间也热闹了起来,因为陈闲打算用被子将许雅南小木禾全部打包,把她们裹成粽子之后直接丢回各自的房间去,但是许雅南她们却不愿意配合……准确的说她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走。

    “你睡你的我们又不吵你!”许雅南死死拽住被子的一角,摆出了拼命的架势。

    “对啊对啊!我们不吵你!”小木禾拽住了另外一角。

    听见她们信誓旦旦的保证,陈闲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她们躺在床上嘻嘻哈哈看电视剧的画面,那笑声简直比五千只鸭子都还吵……所以陈闲毫不客气,直接控制寄生体从肩部延伸了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制出了两条手臂,然后便开始疯狂地进行打包作业。

    “你们做的保证没有半点可信度,我要是信了那才有鬼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