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渎神之犬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六十五章 渎神之犬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骷髅先生从一开始就将陈闲体内的怪物称之为猎犬,这一点实在是让陈闲非常好奇,因为从骷髅先生的表现来看,他明显是认得那个怪物,似乎也知道它的来历,猎犬这个看似寻常的称呼,可不是根据怪物的外形随口喊出来的。

    “你应该认识它吧?”

    在举办方分配给队伍的这个私人别墅里,陈闲感觉比在外面自由得多,至少在这里他可以跟骷髅先生聊一些隐秘性较高的话题,譬如那个怪物的来历……陈闲实在是好奇,为什么骷髅先生会认识那个从寄生体衍变来的怪物?

    那个怪物应该跟自己的噩梦有所联系,从这一点来说,骷髅先生会不会也与那个噩梦有关,甚至是……与那段消失的古老历史有关?

    “我应该认识它。”骷髅先生皱了皱眉。

    “应该?”陈闲一怔,好奇地问道,“怎么叫应该?”

    闻言,骷髅先生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你不是知道吗……长眠了这么多年……我失去了很多记忆……”

    “这个我知道。”

    “偶尔会想起来一些……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骷髅先生一边回忆着,一边跟陈闲讲述起来。

    “那个生物应该跟我是同一个时代的,它不是这个现代文明的产物,它跟我一样生活在那个血月后的世界。”

    虽然骷髅先生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的“身世”,但鲁裔生他们倒是也不曾多问什么,只有骷髅先生主动与陈闲聊起的时候,他们才会趁着这机会听一听……余生是一个刚融入到这个小团体的新人,所以在听见骷髅先生说的这些话时,他的表情也变得迷茫了起来。

    血月后的世界?

    同一个时代?

    难道这个骨头哥哥是生活在史前文明吗?

    “你说它叫猎犬……是谁养的猎犬吗?”陈闲好奇地问道。

    骷髅先生摇了摇头,说道:“它不侍奉任何人,包括我这样的生命在内,一不小心都会变成它的食物。”

    说到这里,骷髅先生似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脸上隐隐闪过了一丝心有余悸。

    “它是诞生于姆达罗斯的特殊生命,在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任何同类,全世界也就只有它这么一只……渎神之犬。”

    “姆达罗斯?”

    众人面面相觑着,连陈闲也是一脸茫然,只觉得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那是帝国的第二城池,是教堂……对,那是教堂最多的城市。”

    “你说的教堂不会是那种西方教堂吧?”

    “当然不是。”

    骷髅先生看了鲁裔生一眼,很奇怪他为什么会联想到西方教堂。

    “我只是用一个意思最相近的名词来称呼那个祀神之地,那里就是一个供信徒们集聚祭祀的地方,在那个伟大的帝国……这种祭祀神明的地方很多,数不清的多。”

    “这条猎犬就诞生在这个城市里?”

    “对,只不过我说的诞生,或许跟你认为的诞生不太一样,因为它是从死亡阴影里走出来的强大生命。”

    话音一落,骷髅先生左右看了看在座的人。

    “其实它最初的形态就是你们这样的人类……很相似……我记得他是一个狂热的信徒……也是第一个迷失在神明教诲中的信徒……他错误理解了神明的真理……然后就陷入了疯狂……”

    骷髅先生忽然抽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像是在感慨一般,语气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我记得他当时还是一个领导者,有很多信徒在追随他,谁也没想到他会陷入疯狂然后自甘堕落变成一个怪物。”

    “异变了?”陈闲一皱眉,问道,“就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异常生命一样?”

    “差不多。”骷髅先生点了点头,似乎又突然想到什么,便开口补充道,“或许跟你们所说的入魔更相似。”

    当那位狂信徒错误的理解真理,彻底陷入疯狂入魔之后,他的生命得到了更高层次的“升华”,至少在骷髅先生看来是这样,因为那个信徒在变成这种怪物之后,无论是生命的层次还是展现出的恐怖战力,在那个时代都是数一数二的。

    它失去了身为人时的记忆。

    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可是它的信仰却依旧虔诚且坚定。

    哪怕自己的大脑一直在被某些疯狂的念头所左右,它也依旧信奉着那位古老神明,那种不可动摇的狂热信仰让整个帝国的人都为之惊叹,所以就算它的模样再狰狞恐怖,一样会有数不清的人喜欢它,爱戴它,甚至崇敬它。

    “它是追寻真理的虔诚者,也是伟大种族的守护者,它是在黑暗里常会尖啸的疯癫仆从,也是那位不可名状之神的狂信徒……姆达罗斯的痴愚猎犬。”骷髅先生用尽可能简单的语言,翻译着脑海中浮现出的那些遥远记忆,“它当时是帝国最高战力之一,据说它曾经杀死过数位神明,所以才会被称之为渎神之犬。”

    “骨头哥,照你这么说……这个怪物应该很忠心才对啊!”鲁裔生若有所思地看着陈闲,细声分析道,“像是这种对信仰虔诚,对主人忠心的猎犬,想驾驭它应该很难吧?”

    “当然。”骷髅先生点头说道,“它只敬畏神明,除了神明之外没有任何人能驱使它,哪怕是帝国的王……曾经有一个神明想要收它当做仆从。”

    “然后呢?”鲁裔生好奇地问道。

    骷髅先生言简意赅地答道:“被它吃了。”

    “……”

    在骷髅先生说起这些遥远的历史时,陈闲的感觉是非常茫然的,因为他曾经“目睹”过那段历史,只不过……他的确没在那段历史中见到这个怪物的身影。

    难道是历史进展得太快,所以自己没看清画面才没看见它?

    “老大,那条猎犬你确定能控制住吧?”鲁裔生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脸上有些担心,“我听骨头哥说这些神神叨叨的……感觉那条猎犬很危险的样子……它对待自己的信仰忠心耿耿啊……”

    “没事的。”

    骷髅先生看了陈闲一眼,然后便将目光移开,不动声色的帮陈闲解释了一句。

    “渎神之犬应该会很听他的话,对他应该也很忠心……”

    “你怎么知道?”鲁裔生一愣。

    “猜的。”骷髅先生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僵硬的表情看起来都自然了几分,“如果连陈闲都降不住那条猎犬,这个世界也就没人能降得住它了。”

    “骨头哥,你说的那些神明是真的神明吗?”余生突然开口好奇地问道,眼睛也是亮晶晶的,“我感觉它们好厉害的样子……是不是传说里的那种神仙啊?”

    “不是。”

    骷髅先生倒是看得透彻,虽然没有解释过多,但简单的几句话也让众人得以解惑。

    “在我生活的那个时代,大多数神明都只是强大的生命罢了,像是你们理解中那种无所不能的神……应该不存在,就算存在也就只有那么一个而已。”

    “一个?”余生眨了眨眼睛,“是谁呀?”

    骷髅先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它是谁……它长得很像人类但是没有具体的面目……我只是从一些古代文献里见过它的故事……它没有名字……但它在这个世界诞生的那一刻就存在了……”

    就在这时,鲁裔生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惊恐起来。

    “卧槽!!!”

    他的这一声惊呼,直接将身旁正在点烟的李道生吓得一哆嗦,烟也掉在了地上。

    “你喊鸡毛啊你喊!”李道生气急了骂道。

    “不是我喊,是我发现了一件事……卧槽!”鲁裔生的脑回路确实不同于常人,在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无比惊恐,“骨头哥,按照昆仑会的规定,你活了这么多年应该是不能参赛的……你这把陈年骨头老得超标了啊!”

    “你放屁。”

    骷髅先生头一回在众人面前骂了句脏话,他没好气地看了鲁裔生一眼,甩出了陈闲早已为他备好的解释。

    “我是死过之后才在那把刀里复生的,这么算起来,我现在还不满一岁!”

    “这样啊……”

    鲁裔生被堵得没话说,犹豫了一会,又试探着问了句。

    “老大给你办过满月酒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