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骷髅先生的困惑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六十四章 骷髅先生的困惑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愿意与小天师和解,哪怕只是暂时的,这都足以让狄枭“受宠若惊”,因为他可是知道陈闲的驴脾气有多倔,能在脾气上头的时候给他这个面子,狄枭怎么可能不感动?

    所以在小天师带着队伍离场之后,狄枭与陈闲告别时表情都变得亲切了几分,似乎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像是让陈闲受委屈了似的……不过总的来说,狄枭对陈闲十分满意,尤其是在饭桌上聊出点不愉快的话题之后,他对陈闲的态度也好了几分。

    回去休息的时候,狄枭心里也是美滋滋地想着,这小子也没那么讨厌嘛!

    “那个姓狄的部长可真讨厌。”

    陈闲在回到休息的别墅时,第一句话便是这个,因为他觉得狄枭出现得太不是时候,如果再晚半个小时,说不定自己就能上手好好教育一下小天师他们了……

    至于他说的想要半个龙虎山,这也只是一个冷笑话罢了。

    陈闲不缺钱也不缺地,虽然他的性子有点“贪财”,可在这种事上他是一分钱都不愿意贪,因为这次冲突的过程中,他自始至终都不在现场,受委屈的也是鲁裔生他们,所以他完全不可能同意用金钱交易来化解这次的矛盾冲突。

    说白了,像是他这种什么事都能看得比较淡的人,虽然有一副小心眼的性子,不过很多时候他都愿意让人用钱来解决麻烦,从这一点来说他还是“挺大气”的,但是……如果遇见麻烦的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这些人,那么他那种爱财的性子就彻底变了,就像是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似的。

    “迟早弄死他们给你们出气。”

    陈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的表情有些气愤,似乎一想起之前发生在鲁裔生他们身上的事就来气。

    “老大你别气了,其实这次的冲突吧……我们也没吃亏,骨头哥还宰了好几个想弄我们的疯狗呢。”鲁裔生安慰道。

    此刻,李道生也急忙跑去冰箱里拿了一瓶冷饮,殷勤地陪着鲁裔生一起安慰陈闲,希望让这位老大哥赶紧消消火。

    这次的事就此打住足够了,没必要再让矛盾进一步激化,因为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希望陈闲为自己惹上麻烦,尤其是现在这种局面……被昆仑会退赛了说出去也不光彩,更何况大家都为昆仑会做出了很大的努力,都已经齐心协力踏入了三十二强的门槛,就这么被踢出去?

    谁愿意?

    谁都不愿意。

    之所以陈闲会暂时忍下一口气……也是因为如此。

    在他眼中,昆仑会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哪怕就此退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其他人呢?

    陈闲虽然看起来不近人情,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陈大科长一直都是喜欢为人着想的那种“滥好人”,尤其是在自己朋友身上,他是宁愿自己吃亏都不愿意让他们受气。

    所以陈闲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他既想为鲁裔生他们出气,又不想让事态发展到没办法收场的地步,如果被退赛的人只有他一个那倒是无所谓了,问题是遇见这种事通常都是被集体退赛……

    “好了好了别气了。”许雅南难得献了回殷勤,小心翼翼的帮陈闲捏着肩安慰道,“我们不是都没事嘛,差不多就行了。”

    “我觉得这次咱们特别吃亏啊……”陈闲说着也觉得委屈,一脸的郁闷,“上次好歹还敲了王怀瑾八个亿,这次呢,毛也没给你们捞着,虽然一开始我就没想找他们要赔偿……唉……”

    听见陈闲的长叹,在座的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确实如此。

    陈闲倒是没想找他们要赔偿,他想要的是让小天师他们赔命。

    或许在外人看来陈闲大可不必如此,因为这场冲突最吃亏的是小天师他们,而鲁裔生这群人则没有多少损失,甚至都能称之为毫发无损……可为什么陈闲这么执着想让小天师他们付出代价呢?

    答案很简单。

    他感觉自己以及身边的这些人都被小天师他们记恨上了,所以陈闲想借着这次的机会一举除掉他们。

    异人与普通人很像,喜怒哀乐这些俗人会有的情绪,一样会出现在他们身上,就陈闲所知,目前也只有极少数的异人达到了“超凡脱俗”的境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仿佛失去了人类应有的情绪一般活得极为通透,但这种人终究是少数。

    在整个异人群体之中,最多的还是陈闲他们这样的人,一旦结下恩怨几乎就很难顺其自然的和解。

    如果势必人强,那就只能忍。

    如果势必人弱,有仇不就是当场报了吗?

    当时王怀瑾他们看自己的眼神……陈闲记得很清楚,那种藏在眼底的仇恨、愤怒、怨毒,以后一旦有机会,小天师他们必然会不顾一切的打击报复自己,乃至于鲁裔生他们也不可避免会被牵扯进来,甚至他们就是奔着鲁裔生跟李道生来的。

    既然有仇那就报了吧。

    陈闲想给他们一个机会。

    如果他们能杀得了自己,那么算他们狠,想怎么打击报复就怎么打击报复,陈闲绝对不说二话,可如果他们胜不过自己……那也别怪陈闲心狠手辣。

    有时候做事不做绝就是在给自己挖坑,陈闲很清楚这点,所以他已经做好了斩草除根的准备。

    他最讨厌的事,就是有人在暗地里记恨自己,并且记恨自己的这个人还有一定的实力,这就很麻烦。

    郭家,陆家,王家,天师府……

    若是没有守秘局作为陈闲的靠山,估计小天师他们早就想方设法要来弄死他了,毕竟在这次的昆仑会里,陈闲展现出的实力足以让任何一方势力忌惮……在他这个年龄就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再考虑到双方的恩怨纠缠,谁都会想把陈闲这棵好苗子扼杀在摇篮里,若是再让他成长一段时日,除了守秘局跟阴市之外,还有哪家能找出可以敌过陈闲的人?

    “余生,今天的事我听他们说了,你很不错,但是……”

    陈闲无奈地看了余生一眼,虽然听说余生出面迎战的时候他还是很感动的,但他确实不想让余生牵扯进来。

    余生年纪轻轻无论怎么看都还是个孩子,把他扯进这种江湖恩怨里,陈闲的确不落忍。

    “以后遇见这种事你别出面,有你鲁哥他们呢。”

    “没事的没事的!”

    余生也就只有在陈闲他们面前才会摘下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说话时也有些手足无措,似乎一跟陈闲说话就紧张。

    “大家是朋友!我不能看见朋友被欺负!我一定要帮忙的!下次遇见这种事我还会帮!”

    闻言,陈闲也只得叹了口气,心说这小子的确不错,除了话少内向容易害羞之外,基本就没有任何缺点了,再拿他跟鲁裔生那个不怎么靠谱的小弟一比……陈闲就恨不得一脚踹死鲁大师。

    “你看见他出手也不拦着点!”陈闲没好气地说道。

    “这不能怪我啊,他跑得比我快多了……”鲁裔生委屈巴巴地辩解道,“再说了,这不是没伤着么……”

    “他不该出面的。”陈闲叹道,“估计小天师他们都记住小余了,尤其是那个姓王的……以后还是小心点吧。”

    “你怕他们偷偷对付小余?”许雅南低声问道。

    陈闲点了点头,但转念一想,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表情顿时就轻松了几分。

    “不过我觉得他们不敢。”陈闲说着,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只要我还活着,王怀瑾他们应该就不敢动他。”

    听见陈闲这么说,众人都纷纷点头称是,不过他们心里也在嘀咕……按照陈闲这种护短的性子来看,若是王怀瑾他们真敢玩阴的把余生牵扯进来,估计陈闲能直接杀到他们家族驻地去放一把火。

    “你怎么了?”

    这时,陈闲发现骷髅先生异常的安静,从回到别墅之后就一句话都没说过,脸上的表情也莫名复杂。

    “你想什么呢?”陈闲疑惑地问了一句。

    骷髅先生直勾勾地望着陈闲,眼神有些空洞,像是沉浸在了自我的世界里,又像是在进行某种回忆。

    “那条猎犬……你是在哪里找到它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