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来得巧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来得巧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这一刻,小天师其实比谁都要紧张,因为他不像是陈闲那样能洒脱到极致,能不将昆仑会看在眼里……他很清楚这次的昆仑会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毫不夸张地说,昆仑会就是龙虎山再度崛起的一个契机,所以他死也不能放过。

    要继续跟陈闲斗?

    不可能。

    就算要斗,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斗,这种恩怨只能暂时压住然后想办法拖延,一直到擂台上……到那时候必然是一场光明正大的死斗,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不能跟他打……绝对不能……”

    小天师在迎上陈闲的时候,心里也在不停地叮嘱自己,生怕自己因为一时的不理智而做出悔恨终身的举动。

    他想得很明白。

    通过之前的观察就能看出来,陈闲并不是一个能够顾全大局的人,至少在他眼里昆仑会还算不上大局,他对昆仑会的执念并没有自己那么深,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他不怕退赛,我怕!

    在召雷攻击骷髅先生的时候,小天师承认自己有些不理智,事后想想他的确害怕,如果当时真的打出什么问题来,自己还能继续参加昆仑会吗?完全没这个可能。

    既然都冷静下来了,那么就不能再莽撞。

    一定要忍!

    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小天师已经迎上了陈闲,两人在距离彼此一米左右的位置停下了脚。

    “你让开。”陈闲眉头皱得很紧,显然不想跟小天师啰嗦,“我先去收拾那个姓王的,一会再过来收拾你。”

    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瞬间就让小天师忘了自己刚做出的决定。

    “你就这么自信吗?”

    小天师反问了一句,脸上的表情也不好看,同时他也发现自己跟陈闲是真的合不来,或许天生的八字不合这种事是真实存在的,他发现自己只要跟陈闲说上话,没说两句就会有想刨了对方十八辈祖坟的冲动。

    “我没心情跟你废话,你要挡我,我就先收拾你。”陈闲平静地说道,很明显是不想给小天师半点面子。

    话音一落,陈闲又越过小天师看向不远处的郭祀仙。

    从一开始他就注意到了,郭祀仙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自己身上,自始至终都在盯着骷髅先生,那种在目光中藏着的怨毒毫不掩饰,可见他是恨极了那个骨头架子。

    “郭祀仙,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一个心境超然不动如山颇有城府的世家子弟,但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啊……”陈闲如实说道,虽然接下来的这番话听着像是表达歉意,但任谁来听都会觉得他是在挑事,“之前的事是骨头下手狠了,我替他道歉,可那些仙家也是你主动放出来的,这算是正当防卫,所以你别记恨他了,这也不怪他。”

    “???”

    郭祀仙一脸的问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完全想象不到陈闲会给出这样一番狗屁不通的说辞。

    你这是在道歉还是在挑衅?

    还是说……你这算是指着鼻子在骂我?

    “我不记恨他,那我记恨你?”郭祀仙冷笑着反问了一句,牙都快咬碎了,腮帮子一个劲的抽搐着,“你们一个心狠手黑,一个嘴欠心黑,果然是蛇鼠一窝……”

    “如果你准备记恨我的话,我是没意见的。”陈闲从善如流地说道,给足了郭祀仙面子,“反正讨厌我的人也不止你一个,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再说了……既然是异人与异常生命之间的交流切磋,怎么可能没点伤亡,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心里没点数吗?”

    郭祀仙想骂街,但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因为他也看出来了,陈闲正在忍……那种毫不掩饰的杀机就藏在陈闲眼里,他并不像是自己所说的那样只针对王怀瑾跟小天师,在他看来,眼前这个队伍里的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

    “陈闲!你不要太嚣张了!别以为……”

    陆幼之的脾气不比其他人好,再加上多年以来过的都是养尊处优的日子,无时不刻都被长辈们捧在手心里当小公主,所以她在气急的时候并不像是其他人那样能够忍耐。

    鲁裔生他们看陆幼之年纪小,所以能让则让都懒得跟她计较,但标准的钛合金直男陈科长呢?

    “你再多说一句话,我一会收拾完王怀瑾就去撕了你的嘴。”陈闲一脸平静地说道没有露出半点威胁的表情,但任谁来听都能听出来,以万分平静的语气从嘴里口述的这番话不是威胁,是他百分百能做出来的事。

    在这时,陆幼之比任何人都想让陈闲去死,如果她的眼神可以杀死陈闲的话,估计陈闲已经死了千百次了……但在愤怒的同时,陆幼之也突然间有了一种深深的恐惧。

    从陆幼之出生的那天开始直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这样跟她说过话,就算是一直看不惯她的许雅南也没有这样过……这已经不是想嘴上占便宜互相威胁那么简单了,陆幼之能看出来,陈闲是真的想杀了自己,那种杀意非常的纯粹,甚至都不夹杂任何一点愤怒或是恨意。

    “你……我是个女孩子啊!你竟然这样威胁我!!”

    陆幼之本想壮着胆骂陈闲几句,或是直接反威胁过去,可是在陈闲那种平静的目光注视下,她却没了这种勇气,到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眼泪都不受控制的在眼眶里打转了。

    委屈。

    她觉得自己超委屈。

    她决定一会就给家里人打电话,然后让他们派族中高手过来找机会杀了陈闲……当然,陆家的人有没有这个勇气就另说了,毕竟陈闲是守秘局的人,杀他就等于要“反”。

    陆家有这个胆子吗?

    就在这时,那头一直在原地等候陈闲的骨骸之犬似乎已经被磨没了耐性,很突然地站起身迈着大步向陈闲走来,由于它的体重过于骇人,所以每走一步,地面都会很明显地颤抖一下……

    当它来到陈闲身后时,第一反应就是去打量这些挡在自己主人身前的“低级生命”。

    它与陈闲的深层次联系并不比寄生体弱,所以它能很直观地感受到自己主人对这些低级生命的杀意……既然主人想杀了他们,那就让他们都去死吧?

    怪物的想法很单纯,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就做出了决定。

    没错。

    它打算就这么低下头来,一口把张图南给吞了。

    “再这样可没办法收场了……”张图南警惕地看着那头站在陈闲身后的怪物,当他见到那些从怪物嘴里流出的口水时,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他的确感觉有点毛骨悚然,心跳的频率都不受控制地加快了。

    “你怕收不了场?”陈闲皱着眉,似乎打定主意要跟张图南拼个你死我活了,“可是我不怕啊,你说怎么办?”

    张图南沉默了,然后从怪物身上移开目光,表情复杂地看着陈闲。

    犹豫良久,张图南这才开口。

    “你不是喜欢钱吗?你开个价我……”

    小天师说话的口气都变大了一些,几乎都摆开架势要让陈闲敲这个竹杠了。

    “我很喜欢钱,但有的东西比钱更重要。”

    陈闲摇了摇头将张图南的话堵了回去,不过就在他即将翻脸要跟张图南动手的时候……忽然间,远处传来了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然后一个沙哑沉闷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都给我住手!”

    听见这声音,张图南顿时就松了口气,而陈闲的表情则是变得更难看了,因为他发现来的人他认识,而且还非常熟,前不久他们才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

    当那个中年男人带着一群工作人员走近时,陈闲已经往后退了两步,尽全力压制着自己想对张图南出手的冲动。

    待那人走近时,陈闲看了他一眼,语气都变得无奈起来。

    “狄部长,你来的挺巧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