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紧张的局势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六十一章 紧张的局势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听见许雅南提到新衣服这一茬,不知为什么,李道生忽然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记得那是在滇省的梅山之下,他第一次与陈闲相遇。

    当时双方的态度都非常和谐,一开腔就热情的展开了友好又亲切的交流。

    然后他就赔了八百万。

    “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陈闲皱着眉看着许雅南她们身上的泥点,虽然他今天在遇见了这只宝贝“神兽”后心情挺好的,可一看许雅南她们狼狈不堪的样子……说实话,陈闲感觉有点上火了,越是想越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我在的时候你们连个屁都不放。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就偷摸着欺负我的朋友。

    真有你们的!

    “事情是这样的……”

    为陈闲复述之前发生的事,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毕竟在场的人太多,添油加醋给陈闲吐苦水那肯定是不行的,因为陈闲的脾气大家都知道……如果他的脾气真的上来了,那么他绝对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举办方强制退赛,他在乎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为众人出气。

    当然。

    就算没有添油加醋,这件事归根结底也是王怀瑾他们的不对,因为这次冲突的起始点就在他们身上,虽然一开始鲁裔生有嘴臭的嫌疑,不过那也是无声的嘲讽,像是这种事王怀瑾又不是没做过,有两次也被鲁裔生看见了,只不过他没跟王怀瑾计较罢了。

    但是这一回呢?

    王怀瑾先用酒瓶子砸的人,于情于理这都说不过去。

    “这么说起来……最先动手的人是他对吧?”陈闲问道,回过头盯着站在小天师身后的王怀瑾,目光一如既往的平静,像是深不见底的幽潭那般,平静得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陈闲不是一个有气场的人,至少熟悉他的人都这么认为,因为相比起李道生这一流颇有个人气场的异人而言,陈闲就像是一个空气人似的,他无论站在哪里都会刻意隐藏自己,就如同那些躲在阳光下的阴影,当他安静时更是会变得毫无声息……除非与他那种瘆人的目光发生接触,如若不然,很难会感受到他的气场存在。

    但是这一刻。

    陈闲却显露出了一种很直观的攻击性。

    那种平静如死水般的眼神里,不时闪过的都尽是杀意,连站在他身旁的骷髅先生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几乎本能的以最快速度恢复到了人类的形态。

    让外人看来,此刻的骷髅先生简直没有半点威胁性,就像是那种偷偷在外面跟人打架的小孩被家人抓了现行,而且不仅是他,鲁裔生他们也是如此的表现,一个个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举办方的人呢?”陈闲轻声问道,目光愈发冰冷,“他们没有出面调解吗?”

    “从头到尾都没出来过,就像失踪了一样。”李道生细声说道,眼神有些闪烁,似乎也在分析这件事,“我怀疑他们自始至终都躲在暗地里看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们不可能不出面。”

    听见这话,陈闲表示赞同,因为无论怎么想,这么多人在山顶上干架都快把脑浆子打出来了,举办方的工作人员怎么可能不知道?

    如果这场冲突的声势较小也就算了,问题是这场冲突的声势一点都不小,反而大得离谱,连骷髅先生都现出原形来了,可想而知之前的战斗有多激烈,更别提小天师召雷的大阵仗……若是在这种情况下举办方还没察觉,那就只能说是这帮人眼睛瞎了耳朵聋了。

    “可能他们有别的打算吧。”陈闲叹了口气,感觉有点头疼,因为这事怎么想都跟守秘局有关系……举办方有八成的人都是从守秘局里出来的,剩下的人都是外招,阴市占了大多数。

    虽然这么说有点黑幕的嫌疑,但事实就是这样,对陈闲而言举办方基本就等于“自己人”。

    自己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人吃亏吗?

    不可能。

    他们之所以不出面,原因或许就只有一个。

    在他们看来,就算陈闲不在场,鲁裔生他们这些人也一样不会吃亏,而事实证明了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从开始斗到现在,双方谁吃了亏已经非常明显了。

    鲁裔生他们几乎没有实质性的伤亡,而小天师他们那边则不然,尤其是郭祀仙,他可以算是绝对的“伤亡惨重”,肉身庙里有不少仙家都葬身在了骷髅先生手下,也难怪他现在看骷髅先生的眼神都万分仇恨,那种怨毒的目光……对陈闲他们也没什么影响,因为根本就没人在乎他。

    这时,趴在陈闲身后的骨骸之犬突然低下头来,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这些与自己主人说话的人形生命。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怪物与陈闲有关,而且很有可能是陈大科长的助力之一,但是……就算鲁裔生他们跟陈闲再熟,被这个怪物直勾勾地盯着确实不好受,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老大……这条……哦不!这个狗大哥是谁啊?”鲁裔生紧张地问了一句。

    “朋友。”陈闲的回答倒是干脆。

    话音一落,他皱着眉看了看灰头土脸的鲁裔生他们,虽然他们只是看着狼狈实际上谁都没受伤,可陈闲越看心里还是越堵得慌。

    “没出息的。”陈闲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才离开你们多久就让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你们没去揍他们吗?我看他们也不像是你们这样灰头土脸的……”

    “我们只是看着狼狈,实际上吃亏的是他们,不说别人,就那个王怀瑾,他绝对让小余余追出心理阴影来了!”鲁裔生腆着脸说道,尽可能让自己表现得不那么尴尬,“那小子受的是心理创伤,他比我们惨多了!”

    “你也好意思说!”陈闲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陈闲,这也不怪我们啊,我们不敢真的跟他们打……”许雅南难得一见的开口为鲁裔生辩解道,这种举动差点没让鲁裔生感动得哭出来,“我怕闹大了,所以一直都在劝他们……闹大了不好收场,你应该明白的。”

    “我明白。”

    陈闲眉头越皱越紧,虽然他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冷冰冰的,但内心的确比普通人还要敏感,所以他很清楚……鲁裔生他们不想跟小天师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吗?

    当然想。

    鲁裔生,许雅南,李道生,骷髅先生,这一个个都是心高气傲从不受气的主。

    但为什么他们一直都在压着火不跟小天师他们全面开战?

    答案很简单,陈闲稍微一想都能想到……

    “不用怕给我惹麻烦,也不用怕退赛,更不用怕我生气。”陈闲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许雅南,示意让她擦擦脸,说话的同时表情也变得柔和了几分,不过眼中依旧杀机毕露,“遇见这种事,被强制退赛也无所谓,总之不能受人欺负……趁我不在就欺负你们,这是当我死了?”

    说罢,陈闲回头看了小天师他们一眼。

    “你们离远点,我去跟他们聊聊。”

    “哎不是!老大别啊!”

    鲁裔生他们都急了,虽然对着靠山吐苦水说委屈是一件极其令人上瘾的事,有人为自己出头那更是爽得不能自已,但问题是……他们只是那么想,并不是真的要让陈闲去跟小天师拼个你死我活,至少在这个时候不该将矛盾激化。

    陈闲不是他们,也不是小天师。

    说白了。

    他什么也不怕。

    拿退赛这种事来威胁他更是不现实。

    所以在这一刻,鲁裔生他们都有点后悔了,只觉得自己不该在这时候跟陈老大吐苦水,就算要说也是回去之后关上门说……

    不等众人来得及劝阻,陈闲已经向着小天师他们走了过去。

    “队长,现在怎么办?”余念低声问道,语气有些凝重,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我看姓陈的不像是能跟咱们和解啊,估计要打……我们要抢先一步出手吗?”

    闻言,小天师摇了摇头。

    “你们让开,我去跟他谈。”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