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拉偏手的准备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五十四章 拉偏手的准备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诸葛豆豆是个非常“懒”的小孩,这个评价是他的哥哥诸葛景给出的,因为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昆仑会的那一场场擂台战中,诸葛豆豆表现出的实力就是两个字足以概括……弱鸡,而且是弱鸡中的弱鸡,从第一场擂台战开始直到闯入三十二强,这个小丫头自始至终都在划水。

    作为她的哥哥,诸葛景自然知道诸葛豆豆的实力很强,所以对她一直划水的举动表示万分无奈,只觉得参加昆仑会带着这拖油瓶实在是累得慌……

    “六哥,那个大骷髅看起来好酷啊!”诸葛豆豆靠着榕树坐在地上,似乎也不嫌脏,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分外有神,盯着骷髅先生本体看的时候,那双眼睛似乎都能放出光来,“那是陈闲队伍的王牌吧!这个骷髅真的超厉害!我能感觉到!”

    “他是古代生命的一种。”

    诸葛景似乎知道一些关于骷髅先生的事,饶有兴致地望着那个巨大骇人的身影。

    “真不知道陈闲是从哪里把他找来的……按照资料文献上的记载……这些旧时代的生命应该早就灭绝了才对……”

    此刻,小天师已经下场了,而且他是不得不下场,因为他发现这次的冲突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当冲突开始后根本就不会随便停下来,只会愈演愈烈……

    看见那个如邪神般降临于此的血色骷髅,他很清楚这次的事已经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再下一刻,便是你死我活。

    “停下。”

    张图南几步便穿过人群来到了骷髅先生面前,在这具庞大的身躯之下,他看起来就像是小人国的居民一般,毫无威胁性可言。

    “小天师对吗……你是在命令我?”

    骷髅先生慢慢低下头看向张图南,在转动头颅的时候,颈椎骨还发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声响,就像是多年没有活动过的机械,那种让人感觉牙酸的“咔咔”声在此刻听来格外的怪异。

    “不是命令。”张图南不卑不亢的与骷髅先生对视着,脸上没有半点恐惧,似乎这具庞大的躯体并不足以吓住他,“我只是想让这件事平息下去,这场冲突到此为止,不要再继续了。”

    “你觉得自己说了就算吗?”

    骷髅先生并没有顺着台阶下的意思,也一点都不想给小天师张图南面子,在他眼里,张图南就跟那些仙家一样,都是可以随便抓来食用的粮食……跟食物说话至于那么客气吗?

    “听说你有御雷的能力,我想见识一下。”

    说罢,骷髅先生突然慢慢地蹲了下来,直勾勾地望着张图南,脸上满是好奇的神色。

    “我没有见过能御雷的生命,你是第一个……让我见识一下。”

    与此同时,双方队伍里剩余的人也都纷纷涌入了战场。

    张图南与郭祀仙并肩而立,王怀瑾则是在不断地变换位置,借此来躲避余生的攻击……他之前跟余生正面对了一招,只是一瞬间,他引以为傲的家族法器“伽巫钵”就被余生劈成了粉碎。

    那件法器在之前的比赛中也被王怀瑾用过,外观很像是佛家的“钵盂”,只不过钵中有三道镂空的浮雕,它们竖立在钵的内部形成隔断,将整个圆钵均匀的分成了三份……借着这件法器,王怀瑾的近身战能力还是非常出众的,至少已经超越了国内的绝大多数异人,只要他利用咒术运转“伽巫钵”内的能量,寻常的法器或是热武器都很难破开他的防御。

    从拿到这件法器的那天开始,直到今天,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三个人破过这件法器的绝对防御。

    第一个是王家的当代家主。

    第二个就是这支队伍的队长小天师张图南。

    第三个也是做事最绝的一个,抬手一刀,直接将这件法器弄出的能量屏障以及它本体都给劈成了粉碎。

    到这时候王怀瑾才幡然醒悟,原来余生的实力并不像是自己想象中那么弱,之所以在海选的擂台战中他会那么快被陈闲击败,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并非是他的实力弱,只是纯粹的因为陈闲实力太强罢了。

    回想起那场擂台战的录像,王怀瑾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从录像里就能看出来陈闲并没有使出全力,可就是在这种没有使出全力的状态下他却可以单方面压着余生打……那个姓陈的是怪物吗??这小子的刀如此锋利他到底是怎么接下来的??

    王怀瑾此刻正在疲于奔命的逃窜,他脸上也尽是一种受尽屈辱的表情,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外人面前如此的狼狈不堪……余生根本就不给王怀瑾使用自己的能力的机会,从头到尾都像是疯狗一样撵着王怀瑾打,只要王怀瑾逃窜的脚步敢慢一分,余生绝对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就是一刀砍过去,而且每一刀都是照着要害砍,任谁都能看出来余生是真想要了王怀瑾的老命。

    在许多人眼里,余生都是一个内向害羞的形象,是一个百分百单纯的可爱小正太,但是……到这时候外人才发现余生没那么可爱,他更像是一个披着兔子外衣的恶狼。

    一旦到了动真格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就算双方的队员都已经纷纷涌入了场中,余生也没有就此停手的打算,他既然认定了王怀瑾这个目标,那么自然就会追杀到底,而且是在不用自己能力的前提下去追杀,就像是猫科动物在玩弄追逐自己的猎物一样……最开始嘴臭嘲讽人的就是王怀瑾,余生他记得非常清楚,所以他根本就不打算放过这个罪魁祸首。

    要砍死他。

    而且要慢慢追着砍死他。

    反正他横竖都是一个死,余生也不急这一时半会的。

    “妈的!!别追了!!”王怀瑾扯着嗓子骂了起来,似乎已经抱起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反正被余生撵着屁股追了半天也丢人了,那么他自然就不在乎再多丢一点人,“有本事你给我五秒钟我准备一下!”

    余生没有回答,直接赏了王怀瑾一道如白色火焰般的璀璨刀光,若不是姓王的反应及时侧着身子躲了过去,估计这一刀能直接把他从中间劈成两半。

    “队长,我现在要出手吗?”余念走到张图南身边,一脸凝重地望着那个不断追逐着王怀瑾的“火人”,“老王好像搞不定他,起码现在搞不定……”

    不等张图南给出答复,站在骷髅先生身旁的李道生就开了口,他的听力可比普通异人强得多,虽然余念就是动了动嘴皮子,可还是让李道生给听了个大概。

    “你们要是拉偏手就别怪我们也出手了啊。”李道生不动声色地说道,右手紧握着锈剑的剑柄,“他们这是二对二的切磋,你们着什么急?”

    说罢,李道生也侧过头低声问了鲁裔生一句。

    “咱们现在不出手吗?”

    “这是二对二啊,我们拉偏手多不合适,更何况你看这局势……你觉得郭祀仙跟王怀瑾能搞得过骨头哥他们吗?”

    听见这话,站在一旁的许雅南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我们急着冲过来干什么?就这么看着?”

    “我们来这站着的目的是防止对面二对二输了抹不开面子一拥而上。”鲁裔生答道。

    “那如果咱们的人吃亏了呢?”许雅南皱着眉,有些担心地望着那一道不断追逐王怀瑾的白色身影,“小余毕竟还是年轻了些,谁知道那个姓王的还有没有底牌。”

    闻言,鲁裔生当机立断。

    “我们的人要是吃亏了,那咱们就一拥而上!”

    “这他妈不还是拉偏手吗……”

    在这一刻,相较于有些焦虑的许雅南等人,真正为自己人感到担忧的其实是小天师他们,因为现在的局势任谁都能看出来是一边倒,郭祀仙请来的这些仙家且不说,没见王怀瑾都快被余生给追着砍死了吗?

    按照这个势头再发展下去,估计要不了两分钟王怀瑾就得跑脱力了,到那时候……

    “这事可真麻烦。”

    张图南叹了口气,抬起头来望着被血雾遮掩的天空,眼中隐隐闪过了一丝紫白色的光芒。

    与此同时。

    天空中也响起了阵阵沉闷的雷声。

    “大家都停下来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