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触即发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触即发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小天师的队伍跟陈闲他们卯上了,而且这次发生的冲突不仅仅是语言冲突那么简单,看样子十有八九都得打起来……就因为如此,许多参赛的队伍都选择了远离战场,他们几乎都退到了一个足够安全的距离,然后在这里他们又兴致勃勃的开始继续看戏。

    不想让他们打起来的人,很少。

    想让他们就这么打起来的人,很多。

    当然,更多的人是恨不得他们就在这里分出个死活,最好是斗到你死我活的地步然后一起被官方强制退赛。

    此刻篝火晚宴的会场已经如同战场,那种压抑的气息不断在空气里弥漫着……

    战场之外,戚平安与他的师弟们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在草地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出闹剧。

    “师兄,我们不去劝劝?”小光头鱼念禅坐在自己师兄身边,看向战场的时候,眼神变得有些纠结,“在这里打起来不好吧……就算不关我们的事是不是也该去劝劝……”

    “劝什么?”戚平安摇了摇头笑道,“我也想看看他们打起来会是什么样呢。”

    闻言,站在戚平安身后的四个师弟面面相觑了一阵,虽然他们都觉得戚平安的做法不对,有些违背他们师父的教导,但是……戚平安是他们的大师兄,既然师兄想这么做,他们也就只能从了。

    更何况看现在的局势,他们这些外人上去劝几句也不顶用,搞不好还会被牵连进去。

    “一群乌合之众……丫头……你说这算不算是他们常说的狗咬狗啊?”

    昆仑虚的队伍坐在距离众人较远的地方,他们在晚宴刚开始的时候就展露出了一种态度……他们是昆仑山的炼气士,他们并非是这五浊恶世中的俗人,所以他们跟这些异人聊不来,那些异常生命在他们眼里更是妖魔邪祟。

    在顾仙棠看来,他们之所以参加这次的昆仑会,之所以要跟这些俗人搅和在一起,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拿回属于他们昆仑的东西。

    没错。

    那个藏在昆仑山脉的古遗迹,在昆仑人的眼中,那就是属于他们的东西,外界的俗人根本没有资格染指!

    不过这也就是嘴上说说罢了。

    守秘局与阴市联合向昆仑山施压,在这种情况下,任凭昆仑山的炼气士再强横也必须懂得退一步海阔天空,且不说阴市倾巢而出万鬼夜行有多么恐怖,就是守秘局他们也顶不住啊……若是将守秘局惹急了,直接空投一颗代号“阎罗”的云爆弹砸入昆仑山,别说是你是凡间的仙境,就算你真是九天之上的洞天福地也得给你活活烤干!

    “敖寰,我们不出手吗?”

    “这是他们人类的事,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毕竟是公子爷的队伍……如果一会真的出事了我们怎么给公子爷交代?”

    听见苏青儿的这番话,作为阴市团队的队长,敖寰也只得皱紧了眉露出一副纠结的表情。

    他很不喜欢陈闲,连带着自然就不喜欢陈闲他们这个队伍,可就算再不喜欢面上也必须过得去,更何况陈闲与阴市老爷的关系还那么深……如果像是现在这样,在没有陈闲在场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陈闲的队伍在小天师他们手下吃了亏,那么回头要怎么跟老爷交代?

    “小栖栖你闪开!”

    这时,众人只听见李道生突然喊了起来,貌似还带着家乡方言的口音,他一边喊着一边将挡在自己身前的李道栖拽开,似乎很不想让她参与进来。

    “我也早看郭祀仙不顺眼了!凭什么我现在不能……”

    “我们的事你别管!赶紧回去!”

    此刻与李道生他们距离较近的队伍只有一个,那就是李道栖所在的“今天我高低得整你们一顿”。

    虽然他们队伍的名字与陈闲他们的队伍一样不靠谱,怎么听都有种海选赛就会被刷下去的扑街气息,但是……他们很讲义气,这一点鲁裔生他们都看出来了。

    按理来说,这个队伍里只有李道栖与陈闲他们有所联系,其他人对鲁裔生他们而言都是“外人”,最多就是打过照面点头之交的路人罢了,但在此刻他们却没有远离战场,反而有种跃跃欲试想要参与进来的感觉……

    “你们要多管闲事?”

    王怀瑾似乎认得这个队伍里的几个年轻人,看向他们的时候语气稍微缓和了几分,不像是之前那样满含敌意。

    “这事跟你们没关系,离我们远点,免得溅你们一身血。”

    “吓唬谁呢?”易小安这个队长开口了,虽然他自认实力不及小天师,但跟王怀瑾唱对台戏的能力还是有的,“你想溅谁一身血?”

    “别多管闲事。”郭祀仙冷冰冰地说道,目光游离不定的在郑羡仙与袁殊安两个年轻人身上徘徊。

    郑家,袁家。

    这两个家族都属于东北的土著世家,若是只论家族历史,他们两家比起郭祀仙背后的郭家也毫不逊色,虽然这几个家族明面上都没有发生过任何冲突,但暗地里……多少也会有一些小摩擦。

    “别多管闲事?你这是威胁我们?”袁殊安似乎也继承了他父亲的狗脾气,越是被人威胁就越上火,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还是你觉得你们郭家底子够硬了,要跟我们两家玩玩?”

    如果只论明面上的家族实力,袁殊安背后的袁家的确不是郭家的对手,但问题是……袁殊安跟郑家的小公子郑羡仙是一起长大的,他们两家用世交来形容都毫不为过,这些年来也是一起同进退共患难的钢铁联盟。

    一旦郭家要与袁家为敌,那么郑家百分之百要参与进来。

    “差不多行了吧……不要打了……”郑羡仙长得斯斯文文一副好欺负的模样,说话的声音也很小,但任谁都能听出来他并不是因为害怕才如此反应,他只是天生的有些内向罢了。

    “小易,你是队长,把你的这些朋友都带过去,还有你!你也给我过去!”

    李道生忽然开口说道,脸上的表情与说话的语气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很明显就是不想让他们蹚这摊浑水。

    “哥!”李道栖右手已经握住了自己佩剑的剑柄,听见李道生这么说,顿时就急了,“他侮辱你就是侮辱我们李家!我凭什么不能帮忙啊!”

    “你是怕我们斗不过他们?”李道生反问道。

    “这……”李道栖突然无言以对,因为在她看来,李道生如今的实力绝对不会比郭祀仙弱,更何况他们队伍里还有骷髅先生这种不知根底的强人……怎么可能会输??

    “当哥的还活着,就轮不到你这个妹妹跟人动手。”

    李道生皱着眉说道,表情也是难得一见的认真,虽然他打小就喜欢欺负这个万事一丝不苟,舞起剑来比自己还要更有“剑仙”风采的妹妹,可在这种事上,李道生除非是死了,不然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跟李道栖动手。

    “你们到底敢不敢切磋?”陆幼之这个永远不嫌事大的小公主也开口了,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不敢的话低个头就算了!”

    “草!”

    突然间,众人听见了一个爷们十足的骂街声。

    回头一看是许雅南。

    “给你们台阶下,你们打死也不下,我他妈真的是服了!”许雅南似乎也压不住心里的火气了,整个人都显得无比暴躁,完全就是原形毕露,根本找不出半点端庄典雅的仙子气息,仿佛跟前几秒的许雅南是两个人……

    说罢,许雅南也不再去阻拦骷髅先生,反而从兜里取出家传的法器“九符”来,一步步走到众人身前迎上了郭祀仙。

    “我先抽完这个挑事的,一会我再来抽你!”许雅南目不转睛地瞪着陆幼之,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她说话都变得十分不客气,“今天非得教教你怎么跟爷说话!”

    “你!”陆幼之气得脸色发白,指着许雅南的手指都在发颤,“我一定杀了你!今天就算……”

    不等陆幼之把话说完,从人群中走出来的骷髅先生已经开始“融化”了,自他体内流出那无穷无尽的能量聚成了血色的雾……

    当场中的气氛逐渐开始变得危险,变得令人愈发不安的时候。

    渐渐的。

    众人就在骷髅先生背后看见了一道模糊而庞大的身影。

    作为异常生命中的“王者”,来自阴市的敖寰自认国内没有任何一种异常生命能比得上自己的真身,但在此刻,他看见骷髅先生背后那道让人望而生畏的身影时……他竟然感觉自己有些害怕了!

    “他……他是怪物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