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篝火旁的冲突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四十七章 篝火旁的冲突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鲁裔生很不喜欢王怀瑾,这一点谁都能看出来。

    王怀瑾也很不喜欢鲁裔生,这一点也是谁都能看出来。

    他们之间的梁子。

    其实就是在上次的网络骂战中结下的。

    虽然那件事最终是以陈闲的“默默忍让”以及王怀瑾的“真诚道歉”结束,但明眼人都知道,那件事只是明面上结束了……从某个角度来说,其实那才是开始。

    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了结的恩怨在异人圈子里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和解,很多时候都只是无可奈何的忍让罢了,如果势必人强能够压人一头,谁又会随随便便的跟人和解?

    王怀瑾就是个例子。

    如果不是陈闲背后有守秘局这个庞然大物在撑腰,王怀瑾就是被家人打死也不可能认怂,更何况……如果陈闲不是守秘局的人,王家还真没必要管这件事。

    别看王家不在四大世家之列,他们家族的底蕴以及整体实力,其实并不比四大世家中的任何一家弱,所以就算陈闲他们的队伍里有西南李家跟东南许家的后生在,王家也没必要去认这个怂。

    说白了。

    除了守秘局跟阴市这两个庞然大物之外,他们王家还真的谁也不怵,更何况王怀瑾的队伍里一样有四大世家的后生,不仅如此,队长还是龙虎山的小天师……压李许两家一头不是很轻松的事吗?

    当然,想象是完美且惬意的,事实永远都是残酷无情的。

    不管王怀瑾心里有多大的怨恨,在陈闲面前他永远都得憋着,除非有一天守秘局倒台了他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但是……守秘局倒台这种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可能吧?

    “妈的,那个孙子!”

    王怀瑾默默地端着一杯酒坐在边上,并没有闲心去应付那些凑过来拉关系混脸熟的异人,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放在鲁裔生身上,那种怨恨的眼神令人有些不寒而栗……如果他的目光可以变成刀子,估计鲁裔生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了。

    “还在想那事?”郭祀仙手里夹着支烟走了过来,见王怀瑾还是那副郁闷得要死的样子,他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过了就过了,再钻牛角尖可没意思啊,毕竟势必人强……你还是能忍就忍吧。”

    “你说那小子嘚瑟什么呢?”王怀瑾看了郭祀仙一眼,言语间满是对鲁裔生的不屑,“如果不是背后有陈闲撑腰,那小子敢跟我唱对台戏吗?”

    闻言,郭祀仙也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在他们眼中,陈闲他们队伍里能够称得上是对手的人其实只有四个……一个是队长陈闲,一个是李家的李道生,一个是许家的许雅南,还有一个是那个不知根底的骷髅先生,至于鲁裔生……鲁家的人什么时候有资格进他们眼里了?

    “你别想了。”郭祀仙还是开口劝了一句,虽然他跟王怀瑾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他们之间的交情却也不能算浅,他很清楚王怀瑾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小子本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硬茬子,喝了酒之后更是了不得。

    郭祀仙看他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如果再让王怀瑾喝点酒,估计他真能不顾后果在这节骨眼上闹出点大事来。

    如果在比赛里遇见了陈闲他们的队伍,那么下狠手招呼他们这是合情合理的,就算是守秘局都挑不出毛病来,可是……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事,王怀瑾恐怕真要惹来一屁股的麻烦!

    “迟早弄死他。”

    王怀瑾面无表情地吐了一口酒气,虽然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给鲁裔生两个嘴巴子,但是他好歹还有几分理智,他知道自己这么做会引来多大的麻烦……所以,他决定忍了,不过他的忍耐力明显要比郭祀仙他们弱太多。

    在王怀瑾说出那句话之后,一瞬间他就看见鲁裔生突然回过了头来,好像是察觉到了自己直勾勾盯着他的目光……鲁裔生倒是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举动,他只是轻轻地动了动嘴皮子,无声无息的用唇语问候了王怀瑾一句。

    “看你爹干什么?”

    王怀瑾当时就忍不了了,在酒精的作用下,新仇旧恨更是顿时都涌上了心头。

    刹那间,王怀瑾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之前还勉强维持的理智在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他甚至都不做思考,几乎是本能的抄起地上酒瓶子照着鲁裔生就砸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玻璃爆裂的巨响,之前还人声鼎沸的场地顿时就安静了不少,许多人都循着声音看了过来,当他们见到青筋暴起的王怀瑾与那个满脸怒意的鲁裔生时,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场篝火晚宴可能要热闹起来了!

    在场的人基本都知道王怀瑾与陈闲他们有过冲突,也知道王怀瑾在私底下对陈闲他们的评价不高,甚至在那场闹剧结束后,他还跟人说过……一旦在比赛中遇见陈闲他们的队伍,那绝对要把他们往死了弄!

    陈闲算什么东西?

    如果没有守秘局在背后给他撑腰,我早就飞宁川去教育他了!

    “姓王的你找死是吧?”

    鲁裔生接过小不点递来的纸巾,有些狼狈地擦拭着酒瓶爆裂后洒在身上的酒水。

    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人砸了一酒瓶子。

    虽然那个瓶子中途被骷髅先生挡住了,但是……这种事鲁裔生是真的忍不了!

    “王怀瑾,我们是不是给你脸了?”

    李道生可不是那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吃亏的人,见鲁裔生被王怀瑾偷袭,他当即就站了出来,虎视眈眈地瞪着几十米外的王怀瑾。

    “明的不行就玩阴的,王家养了你二十来年就养出个你这种只会偷袭的废物?”

    在这个时候,晚宴场地中的气氛已经变得十分压抑了,战火仿佛随时都会被当事双方点燃,不少昆仑会的参赛队伍都开始悄无声息地退到了远处,打算来一次真正的坐山观虎斗……

    “哟,吵起来了,这不会要打吧?”

    戚平安跟他的那些师兄弟都坐在较远的位置,见王怀瑾莫名其妙的跟鲁裔生他们起了冲突,戚平安这和尚顿时就表现出了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对这场冲突接下来的发展抱有十万分的期待。

    如果可以的话,戚平安巴不得他们两个队伍在这里打起来,最好还是往死了打的那种……当然,他没有一点坐山观虎斗想要渔翁得利的心思,纯粹的就是喜欢看热闹罢了。

    此刻,坐在远处的西昆仑队伍也对这场冲突有不小的兴趣。

    顾仙棠看着出口成脏互相问候的当事双方,脸上满是一种讥讽又不屑的笑容,就像是在看一群猴子吵架。

    “有意思了。”顾仙棠跟身旁的赵脂儿说道,“他们两个队伍要是打起来绝对够热闹,就是不知道举办方会不会……”

    “打不起来的。”

    赵脂儿默默地望着战场之中的当事双方,她仔细找了一遍却依旧没找到那个让自己感兴趣的身影,所以到最后她也懒得去关注这场冲突了,回过头来继续用丝巾擦拭着自己随身佩带的法剑……

    “举办方不会让他们打起来的,更何况京城这里还是守秘局的地盘,王怀瑾他们不敢。”

    听见这话,顾仙棠也表示赞同。

    “是啊,在守秘局的地盘上王怀瑾他们又怎么敢。”

    与此同时,晚宴会场里的火药味已经越变越浓了,鲁裔生他们几乎是全员下场对线,王怀瑾他们的队伍也是如此,除了小天师皱着眉没开口之外,其他人都动了嘴。

    “李公子现在的口气可是越来越大了,看来跟着一个好老大还是有好处的嘛。”郭祀仙笑眯眯的,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关你屁事?”李道生跟郭祀仙本来就不对付,听见郭祀仙在这里装大.阴阳师跟自己阴阳怪气,他顿时就表示忍不住了,直接反唇相讥地怼了一句,“你们郭家不也帮你认了一个好老大?没他帮忙你能进三十二强吗?”

    “老郭进不了的话,你觉得你能进?”陆幼之直接开腔,一脸不屑地看着李道生,“没有陈闲给你们顶着,你们觉得自己能闯进三十二强吗?”

    “你闪一边去!”李道生都懒得搭理这个陆家的小丫头,“姓郭的你别站在娘们背后跟我阴阳怪气,有本事你过来咱们俩说道说道。”

    “你吓唬我啊?”

    郭祀仙从队伍里走了出来,不顾余念她们的阻拦,直勾勾的盯着李道生,似乎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李小六,你忘了当初我是怎么教育你的了?”

    听见这番话,李道生更是牙都要咬碎了,想起那回在阴沟里翻船的黑历史,他恨不得现在就上去一剑劈了郭祀仙这个混蛋……可还不等李道生有什么动作,站在一旁默默喝着果汁的骷髅先生突然向前走了一步,他闲着的右手也在这一刻握住了伞刀的木柄。

    望着慢慢走来的郭祀仙,骷髅先生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出现半点变化,只是目光渐渐变得阴冷起来,令人有些不寒而栗。

    “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杀了你。”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