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忠诚的仆人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四十五章 忠诚的仆人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苍白的怪物疯狂扇动着破败不堪的蝠翼,嘴里发出了令人胆寒的凄厉尖啸,那种高频的尖啸声非常古怪,不像是任何一种已知动物能够发出的叫声,反倒是……有点像是人类的尖叫。

    此刻陈闲就趴在怪物的头骨之上,之前也是多亏这只怪物及时俯冲下来接住了他,如若不然,陈大科长还真得变成字面意义上的碎馅肉饼。

    当然,陈闲也并非毫发无伤。

    在这种没有黑光寄生体作为保护层的情况下,他的肉身也只是比普通异人强悍一些,再加上这个怪物的头骨异常坚硬,砸在头骨上面可比砸在草地上恐怖多了,那一瞬间的冲击只让陈闲苦不堪言,更何况他是头朝地撞上去的……在短暂的眩晕过后,陈闲发现身上的骨骼有多处受损,尤其是颈椎骨这一块更是直接被撞得变了形,自己那口切金断玉的好牙也都纷纷脱离了牙龈掉得到处都是……

    什么叫做满地找牙?

    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不过陈闲也就只有最开始的时候能勉强看见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牙齿,又过了没几秒,高空中的大风一吹,那些承载了陈闲不少回忆的好牙也都纷纷被吹得四散没了踪影……

    “可惜了……”陈闲盘腿坐在地上,伸出手指摸了摸全是窟窿眼的牙龈,脸上满是悔不该当初,“这些牙都跟我这么多年了……现在一下子全没了……”

    在陈闲的个人实力出现“大.跃进”之前,他的主要战斗方式与压箱底的杀招都跟他的那些牙齿有关……他天生的能力就是能够食用异常,所以他不仅消化器官异于常人,连那一口小白牙都要比正常人的牙齿更为坚硬,甚至与锯肉刀那种诡兵器的锯齿相比也毫不逊色。

    就是因为如此,陈闲总对自己的牙齿关爱有加,他不仅给自己买的牙膏都是市面上最贵的,连平常使用的电动牙刷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后才入手的好物,那价格也是非一般的贵。

    如果人的牙齿可以抛光打蜡做保养的话,陈闲绝对会隔三差五给自己来一套,对他来说牙齿就是自己的武器之一,而且还是最珍爱的那种,所以现在牙掉了一地……可想而知他有多心疼。

    摸着慢慢鼓起的牙龈,陈闲的心疼稍微轻了一些,至少没之前那么难受了,还好在自愈力的作用下这些牙齿能重新长出来,如果长不出来的话他就得考虑去镶一口假牙了。

    “还好我命大……要不是体质特殊点……可能刚才就被摔死了吧……”

    陈闲摸着牙龈上迅速生长出来的新牙,脸上的表情也不禁变得轻松了一些,摔掉多少牙无所谓,只要能长出来就行了……不过这个家伙的反应倒是也挺快的!

    回想起之前的事,陈闲也不免有些诧异。

    这个怪物应该是拥有独立本我的意识,虽然它的身躯是寄生体构成的,但若是真的深究起来……它应该是基于寄生体而演化出的一种全新生物。

    当陈闲从高空中坠落时,他整个人都处在极度紧张的状态,所以根本就分不出神来去控制怪物,换言之……怪物前来搭救陈闲完全都是出自于自己的本意,而非陈闲主动去控制它来救自己。

    难道这个怪物跟寄生体一样也有护主的本能?

    此刻,这只苍白怪物安静的在夜空中高悬着,它背上的那对蝠翼扇动时发出的声音非常小,甚至陈闲都很难听清……不仅如此,陈闲还发现它扇动羽翼的频率非常“慢”,就像是慢动作再加上刻意慢放一般,每一次扇动都是慢慢抬起又慢慢落下……这样一双破败不堪的蝠翼到底是怎么将它支撑在万米高空的?

    “你是不是认识我?”

    陈闲将手掌放在地上,轻轻地摸了摸怪物的苍白头骨,虽然这个生物的长相格外丑陋甚至可以说是骇人,但还别说……它的头骨摸起来手感还不错,苍白的骨骼只是看起来有些粗糙罢了,真正用手去触碰便会发现……那是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温润,恍如玉石一般带着透着些许刺骨的阴寒。

    怪物嘶叫着。

    它发出了类似于人类的声音在夜空中尖啸不止。

    它像是在回应陈闲的问题,只可惜它所说的话陈闲听不懂。

    此刻陈闲也在回忆,当初自己做那些噩梦的时候……这个怪物好像没有在梦里出现过,在那片深海之下的古老广场上,他能够看见的生物只有那些勉强保持人形的狂信徒,并没有见过这个体型庞大如山的生命。

    它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它又是什么东西?

    在陈闲不动声色的意念控制下,怪物慢慢将“前爪”放在了头顶让陈闲走上去,之后又将前爪收回抬到了眼前……在这个咫尺之遥的距离,陈闲可以很清楚地观察到这个怪物身上的某些细节。

    当黑光寄生体构成这个怪物的躯壳后,它们似是从本质上出现了异变,哪怕双方的距离隔得再近,陈闲也无法从这个怪物的身躯上找出半点与寄生体相同的特征。

    没有金属的质感,没有金属的色泽,连那种暗沉压抑的黑色都变成了如月光一般的惨白……

    怪物的眼球与人类的眼球非常像,眼白上有零星的血丝,虹膜呈纯粹的黑色,与当代的亚洲人有几分相似。

    当陈闲默不作声地观察它时,这个怪物也在默默地注视着陈闲,那种人性化的眼神之中……有一丝敬仰,有一丝怀念,还有许多陈闲都难以理解的色彩。

    “你到底是认识我……还是认识我体内的那个东西……”陈闲将手掌放在了怪物的面庞上,轻轻抚摸着如玉石般温润的苍白骨骸,“我总感觉自己很久之前见过你……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听见这话,怪物的眼球猛地抖动了一下。

    它好像能听懂陈闲所说的后世语言,所以在此刻它显得分外激动,尤其是在感受到陈闲那种由衷的善意时……它就像是一条真正的犬科动物般伸出了舌头想要舔陈闲一口。

    看见那条宽约数米的恐怖长舌,陈闲当即就表示拒绝,他可以肯定那条舌头绝对是噩梦中才会出现的产物,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正常的生命还是异变后的异常生命……它们的舌头都不会像是这个怪物一样“邪恶”。

    毫不夸张的说,那条似是由腐肉堆砌出来的长舌光是让人看一眼就足以铭记终生……舌体上遍布流淌着黄绿色脓液的裂痕,舌.尖更是呈现出一种“杂草堆”的状态,如同蛇类的信子分叉一般,它的舌头前端也有分叉,只不过那是数以百计的分叉,就像是舌.尖上长出了一条条正在疯狂扭动着身躯的毒蛇。

    最让陈闲胆战心惊的,还是那些生长在舌体表面的骷髅人头。

    它们无序的分布在舌体之上,一眼看去足有好几百个,每一个人头都呈骷髅的状态,它们脸上没有半点剩肉,可眼眶中却与这个怪物一般拥有着极其“正常”的眼球。

    当怪物伸出这条流淌着腐臭脓液的长舌时,那些遍布在它舌头之上的人头也在瞬间发出了极其刺耳的尖啸,每一个人头都在死死盯着陈闲……在它们扭曲的眼神之中,陈闲看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恐惧。

    这些人头好像认得我。

    好像……

    也在害怕我。

    “你载着我飞一会试试……”

    在陈闲的命令下,怪物将他放回自己的头顶之上,破败腐朽的蝠翼也开始加速扇动,似是想让陈闲这个主人见识一下……他最忠诚的仆人究竟有何等恐怖的实力。

    只在一瞬间。

    怪物便载着陈闲从万米高空中消失了。

    在凄厉的风啸声中,陈闲的意识都变得模糊了几分,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坐飞机,若不是他及时拽住怪物头骨上凹陷下去的某些坑洞,或许在它加速的一瞬间,陈闲就会被甩飞出去……

    过了十秒左右。

    陈闲突然发现怪物停下下来了。

    而下方也不再是京城。

    那是一片令他无比熟悉的夜景……

    “这是……宁川?!”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