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李道栖的队伍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三十四章 李道栖的队伍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办理完参赛手续后,这些参赛队伍的队长也都陆续回到了休息区稍作歇息,然后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开始逐渐离场,前往距离总会场最近的那片别墅区……据说那片别墅区刚建好不久,还是由举办方特意出资为这些参赛队伍筹办的,虽然距离城区较远出行不便,但那地方绝对够隐秘也够安全,再加上随处可见的“安全卡点”,普通人就算想接近那里也没机会。

    陈闲走回自己那一桌时,只发现这里比自己离开时热闹了许多,有不少面生的年轻人都凑了过来,嘻嘻哈哈的跟鲁裔生他们聊着。

    “老大!我们都等你半天了!”

    “老大你去办个手续怎么这么慢啊!”

    “办手续不顺利吗?”

    听着耳旁叽叽喳喳的声音,陈闲抬起手揉了揉耳朵,说起话来也是一脸的无奈。

    “那边就只有一个登记台,我得排队呢,不过轮到我了办手续倒是挺快的,把身份证明的原件复印件一交,再填个表就没事了。”

    “顺利就行。”

    许雅南接过陈闲递来的手包,习惯性地帮他丢进了行李袋里,认识陈闲这么一段时间,她可是知道陈闲的不少癖好,就比如现在……你让他出门拿包就跟要杀了他一样,除了钥匙跟钱包手机之外,他几乎不会在外出的时候带任何东西。

    在这时候,李道生也凑到了陈闲身边,特别热切的给陈闲介绍起来。

    “老大,这是我妹妹,你当初在梅山应该见过她。”

    陈闲看了一眼站在李道生身旁显得有些内向的女孩,比起当初在梅山见到她时,李道栖少了几分盛气凌人,多了几分怯生生的柔弱。

    “记得,当初她还想拿剑劈我。”陈闲一边回忆着一边答道。

    “不该记的记那么清楚干什么……”李道生尴尬一笑,“当初不是误会么!老大你不会还记仇吧?”

    “我有那么无聊吗?”陈闲没好气地白了李道生一眼,心说我这叫记仇吗?这不是在跟你妹妹玩幽默拉近距离吗?没见小姑娘这么紧张吗?

    “陈闲哥你好……”李道栖特别小声地打了个招呼,那种内向害羞的样子还是李道生头一回见。

    “你好。”陈闲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主动伸出手与李道栖握了握,“在论坛上吵架的时候我看见你帮我了,谢谢你。”

    论坛上吵架?

    听见这话,李道栖先是一愣,随后就明白了陈闲说的吵架是指什么,应该就是王怀瑾那事。

    “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

    陈闲笑了笑,由衷地夸道:“你很不错,能闯进三十二强赛,没给你哥丢人。”

    “这个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李道栖害羞地看着陈闲,相比起上次在梅山相见,这一次她对陈闲的态度可要好得多,完全就是拿陈闲当偶像来看,所以听见陈闲夸她的时候,她比被李道生夸了还激动一百倍!

    随即李道栖也没了之前那么拘束,很主动地为陈闲介绍起了身边的人……不得不说李道栖这姑娘很会挑组队的对象,在他们这个队伍里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而且他们的身世背景放在“宗教圈”里都是能排得上号的。

    “这是我们队的队长易小安!”

    在李道栖的介绍下,站在一旁的年轻人走了过来,看他那表情似乎还挺激动的,黑白分明的眸子闪烁着别样的神采,仿佛对陈闲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好奇心,自始至终都将目光放在陈闲的身上,用一种审视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着陈闲。

    “陈哥你好!”

    易小安是个样貌很出众的年轻人,中长的碎发随意搭在额前,消瘦的脸上挂着一抹略显俏皮的笑容,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尤其大,算是最标准的那种娃娃脸。

    “你好。”陈闲点点头,很客气的笑着与他握了握手。

    这些人的资料陈闲都看过,所以就算没有李道栖的介绍,他也能一一认出来,毕竟他们这个队伍还是比较特殊的,有李道栖这个兄弟的老妹在,陈闲就算想不多关注也不行。

    队长易小安来自于黔省的林城,虽然他的家族比不得四大世家名声那么大,但在宗教圈子里绝对也是排得上号的……他的父亲名叫易林,外号易大喜神,世代家传的五门术法与国内的巫术法脉有很密切的联系,尤其是控制“尸”的手段更是无人能出其右,近些年来,守秘局更是在他们易家的帮助下侦破了不少特级异案,甚至有好几件案子都进了“教材”变成了典型案例,陈闲就看过相关的记录。

    这几年易小安也在圈子里闯出了不小的名气,在林城当地更是有不少人称他为“小喜神”。

    “陈闲哥你好,我叫沈青橙。”

    这时,一个看起来文文静静戴着细边框眼镜的女孩走了过来,与李道栖相比,她少了几分江湖儿女的风采,但又多了几分颇为知性的气质,从眼神就能看出来,这小姑娘绝对不简单,那种平静又柔和的神态……只让陈闲想起了一个在守秘局资料档案库里见过的男人。

    川蜀降门的扛把子。

    阎王爷沈世安。

    “不愧是沈阎王的女儿,你身上的气息……倒是少见得很啊。”陈闲笑道。

    沈世安这个降术师与阴市的联系颇为密切,尤其是与川蜀当地的阴市……那些阴市大多都与沈阎王有联系,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双方都有不少的往来。

    在陈闲面前,老骗子也有数次提到过沈阎王这人,甚至还对他赞不绝口直说他是当世降门的绝顶人物,在降术一门中简直是无人能出其右。

    沈青橙是沈家唯一的继承人,自然也继承了沈阎王的衣钵,从昆仑会海选赛的战斗录像就能看出来,这个小姑娘只是外表看着文静可爱,实则……她下手黑得要命!

    “陈闲哥!这是我的好兄弟!你叫他袁大头就行!”

    “你.大爷的!”

    被易小安从人堆里拽出来的小年轻名叫袁殊安,这个人陈闲也在资料上见过,与前两个队员的身世背景相比起来也不差,他是东北“洗怨门”的子弟。

    当代“洗怨门”的掌教袁长山便是他的父亲。

    洗怨一门不同于其他道家支流法脉,虽说他们源自于道家的清微派,是从清微派逐渐演化过来的民间法脉,但比起其他的道家大派来说,洗怨门也丝毫不弱,甚至在某些方面还犹有过之……他们门派最擅长的就是两个字。

    超度。

    无论是冤魂还是恶鬼,哪怕是诸多法派都无法超度的异常生命“十怨身”,他们都能顺利将其洗去一身罪孽然后送入轮回……

    之所以易小安叫他袁大头,这事的由来也在资料中有所记载,据说这孩子天生就头大,直到十四五岁的时候才逐渐变得正常一些,成年后他的脑袋才算是彻底归到普通人的水平。

    当然,有失必有得。

    老天爷为他关上了门,自然就为他打开了一扇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生头大的缘故,他的智商比起易小安他们都要高出不少,八岁那年就学完了家传的一切方术,十二岁便能将那些方术融会贯通然后出门接活办案,据说这孩子还有一个特别响亮的法号,貌似还是他爹亲自给取的……东三省之虎阿袁!

    “陈哥,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啊!”袁殊安也是天生自来熟的性子,扬起胳膊肘把易小安顶到一边,笑眯眯地凑到陈闲跟前,“以后有机会就来东北玩!弟弟我做东!”

    与此同时,李道栖也将队伍里的最后两个小年轻拽了上来。

    左边那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一副好欺负的样子,右边那个……恕陈闲视力不佳,确实一眼看不出那孩子的性别,虽然像是男人一般留着短发,但长得却比女人还要好看,细皮嫩肉的模样水灵灵的,似乎还特别内向,拽着左边的男孩连话都不敢说。

    “来!陈哥!我为你介绍!”

    袁殊安一手搂着一个,特别热情地对陈闲说道。

    “戴眼镜的这个是我兄弟,我们是打小一起长大的,他叫郑羡仙!”

    “陈闲哥你好……”戴眼镜的小男孩说话声音很轻,像是不好意思跟陌生人打招呼似的,脸有点红。

    “你好。”陈闲笑着与他打了个招呼。

    虽然四大世家名声在外,但在东北除了郭家之外,还有好几个世家也是靠着“仙堂”扬名立万,就譬如郑家……当代的郑家家主名叫郑小仙,在守秘局资料库里也是一个被“标红”的狠角色,别看他名字软绵绵的像是女人,那可是瞪一眼就能宰活人的主儿,虽然他们郑家的势力比不得郭家,但就算郭家在东北延续了这么多年向各大城市发展得如此迅速……到头来也依旧不敢动郑家。

    从这点就能看出来他们家族的底蕴究竟有多厚。

    “这个也是我兄弟!”

    袁殊安继续介绍道,拍了拍那个比女孩还好看的男孩子。

    “他叫昙小禅。”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