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各式各样的对手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三十章 各式各样的对手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他们的到来绝对算是万众瞩目,在场所有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对他们行了“注目礼”,有一部分人对守秘局的印象不错,自然对陈闲的印象也会不错,所以在与陈闲目光发生接触的时候,大多都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虽然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但像是陈闲这种有能力有担当的异人的确受得起他们的尊重。

    陈闲在带着众人向休息区走去的时候,这过程中他也在不动声色地观察那些坐在休息区里的对手……如果仅凭可以感知到的能量波动来看,在座的那些异人或是异常生命,有九成都迈入了守秘局特级成员的这个门槛。

    “不一般啊。”陈闲低声与身旁的鲁裔生说道,眼里不时闪过一丝惊讶,语气也十分诧异,“原来在我们这一辈还有这么多强人……我原来怎么没遇见呢……”

    “国土面积这么大,异人的基数又放在那里……”鲁裔生无奈地解释道,“你又不是那种喜欢在圈子里玩的,不认识这些人也很正常,而且有的异人本来就低调……”

    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陈闲带着队伍缓缓走过,直奔西北角那个唯一的空座走去。

    这一路上他见到了不少很有意思的异人。

    甚至有的异人在陈闲看来都是属于头一回见的那种。

    譬如一个年纪轻轻的短发寸头男,他身上没有任何进行过宗.教系统修行的痕迹,应该就是单纯的先天异人罢了……陈闲能从他的能量气息中感知到一种炙.热的存在,如同某种正在无声燃烧的火焰,那种恐怖的温度直接影响到了他身旁周遭的空间,从正面看去他身旁的空间就像是扭曲变形了似的,阵阵恐怖的热浪不断从他体内涌出,然后扩散开来……

    “如果没认错的话……他应该是鄂省参赛队火龙游的队长……”陈闲心中喃喃道,虽然他对那个异人很感兴趣,但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敢随意盯着别人看,毕竟这么做实在是太没礼貌了。

    再往前走,陈闲便闻见了一股死尸独有的气味。

    那种味道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几乎每一次办案都能闻见……虽然没有尸臭那么浓烈,但也是尸体腐.败之前必然会出现的气味,不过与以前闻见的那些气味相比……此刻出现的这种“异味”要淡一些,而且其中还掺杂着某种草药的味道,或是某种少见的香料。

    在这种奇怪的香气影响下,那种死尸散发出的独特气味好像也变了,至少除了陈闲之外没有人能闻出来,普通异人能够闻见的也就只是那种复杂的香味罢了。

    “老大,这些人看起来还挺特殊的啊。”

    从某队伍身旁走过之后,鲁裔生偷偷嘀咕了一句,表情说不出的怪异,因为在那个队伍中的每一个成员……他们给鲁裔生的感觉都是非常奇特的,如死人般冰冷却又拥有“呼吸”的能力,若抛去空气中弥漫的古怪气味再无视掉它们接近冰点的体温,或许真的跟正常人类没什么两样了。

    “我们不是研究过他们的资料吗?你忘了?”陈闲头也不回地说道,声音也放得很轻,毕竟当着别人的面细声讨论别人不是一件有礼貌的事,“他们是九僵楼的人。”

    九僵楼是一个经过守秘局“认证”的合法组织,虽然这个组织的性质与阴市有点相似,但他们却是独.立在阴市之外的,而且从近些年的发展趋势来看,这个组织跟阴市不大对付,互相之间几乎都没什么联系……这个组织从字面意义上就能看出来,他们内部的所有成员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僵”。

    不过在九僵楼的这些人看来,传统意义上的“僵”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像是灵智未开只懂得依照本能进食血肉的僵尸,它们都是最低端的生物,是没有资格进入九僵楼的,所以一直以来阴市都觉得九僵楼里的全是装逼犯,一个个泥腿子出身还端着中世纪贵族的架子,成天都喜欢玩那种“种族”歧视的把戏,真是怎么看怎么讨厌,而且平常说话也是捏腔拿调,论规矩论讲究都快赶上满清遗老了。

    如果不是九僵楼还算低调,再加上一直有守秘局出面平衡局面,估计早在十几年前他们就得让阴市给灭了……反正老骗子是怎么看他们都不顺眼,平常可没少跟陈闲说过他们的坏话。

    “那个就是陈闲?阴市的公子爷?”

    “没错,是他。”

    “玄老大,我觉得他看起来挺一般啊,体内的气给人的感觉非常微弱……他应该就是靠着那个黑色的东西才能闯进三十二强赛吧?”

    “别小看他了。”

    说话的年轻男子面若宣纸惨白得吓人,身上穿着的也是颇含古意的长衫,左手拿着两枚黑若玄铁的核桃把玩着,右手拇指上有一个凹刻着不知名图腾的碧玉扳指,若是他后脑勺上再绑一个小辫子,估计还真有几分清朝贝勒爷的风采。

    他便是这次九僵楼队伍的带队人,也是九僵楼年轻一辈中最为出彩的弟子,玄卿。

    “在他还没出名的时候,我父亲就跟我提过他的爷爷陈跋还有他的干爷爷葛慈……”玄卿目若幽潭,毫无生气的眸子中看不见半点活物该有的光彩,普通异常生命的死气都没他身上那么重,“那两位都不是一般人,尤其是他爷爷陈跋,当初可是差点砸了我们九僵楼的狠人啊……”

    就在这时,走在队伍最后的骷髅先生停顿了一下,似乎察觉到了玄卿那种奇怪的目光,好像还听见了什么……所以他停下脚步,回过头向九僵楼的这一桌看了过来。

    在“尸”这个范围内,当代能赶得上骷髅先生如此境界的异常生命几乎没有,而且如果是往大了说,骷髅先生的年龄都能给九僵楼的老祖宗当老祖宗了。

    所以在发现那一桌的队伍气息较为独特时,骷髅先生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同类。

    “那个瘦高个是叫骨楼吧……”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说道,似乎不愿意去直面骷髅先生的目光,忍不住低下了头,“他是个怪物吗……死气怎么会这么重……”

    “好像是我们的同类。”

    玄卿说着话的时候,也在默不作声地打量骷髅先生,在座的这群人里也只有他敢直面骷髅先生的目光。

    感受到那个名叫“骨楼”的瘦高男人散发出的死气,虽然玄卿表现得还算冷静,但心中早已巨浪滔天……那种气息简直是“僵”不能比的,犹如经受了尸山血海的浸染,每一丝气息都展露出了极强的侵略性。

    “我不喜欢他们。”

    骷髅先生转过身来,继续跟着陈闲向前走去,坐在他肩上的小不点也回头看了看。

    “他们的味道跟你很像,但没有你好闻。”小不点说道。

    “好像是这样。”骷髅先生点了点头,想着之前那个年轻男子与自己对视的一幕,他眼中也不禁闪过了一丝隐.晦的杀意,“他们刚才在盯着陈闲看……我能感觉到他们的敌意……跟其他人还不一样……我不喜欢他们……”

    “不喜欢也得先忍一下呀,等比赛开始之后,如果我们能遇见他们的队伍,到时候就把他们给全灭了不就行了。”

    “嗯,好。”

    如骷髅先生所说,九僵楼的人的确对陈闲有敌意,因为在他们看来陈闲不光是“朝廷鹰犬”那么简单,还有一层阴市的身份在里面,说他是阴市老爷最看重的后生也不为过……九僵楼一直跟阴市都不怎么对付,所以他们又怎么可能对陈闲有好感呢?

    说到阴市……阴市的队伍也早早到了这里,而且他们那一桌就在前方不远处,恰好是在陈闲他们所要经过的路线上,所以陈闲早就一眼看见了他们,并且还在走近的时候,难得一次非常友好地主动给他们打了个招呼,毕竟这是老骗子那边的人,就算不熟也得面子上过得去才行……

    不得不说那一桌坐的人确实算得上是千奇百怪,从人到妖再到鬼简直应有尽有,尤其是那个引人注目的大胖子,更是令鲁裔生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卧槽,兄弟你这吨位至少有四百斤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