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天降正义(1)_第九守秘局

第三十九章 天降正义(1)

2020-05-10更新

        骷髅先生用刀的方式永远是那么直接,使用这柄伞刀的时候只攻不守,他极少会用这把心爱的兵器去做抵挡防御,除了向敌人发起进攻之外,其他时候这把伞刀都是闲着的……仿佛这把刀对骷髅先生而言就是为了“杀”而生。

    在极短的距离内,骷髅先生想要使出威力巨大的“伏魔”已经不太现实了,因为施展那一招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而陈闲连着吃了几次亏之后已经有了经验,不可能再给骷髅先生施展伏魔的机会,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使出那一刀越光。

    由骷髅先生体内溢出的能量化为血色,如同深色且带着人体余温的血液那般,不声不响地附着在了伞刀之上,那种妖异却又带着些许美感的血色刀光仿佛拥有某种魔力……当陈闲看见的时候,伞刀已经划过了自己的脖子。

    望着刀刃上滴落的鲜血,骷髅先生怔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胜利来得这么容易……他不求别的,只求能在陈闲身上砍一刀,不过这么久以来他却从未如愿过。

    只有现在。

    那一刀挥出的瞬间,骷髅先生清晰地感受到了刀刃给他传递来的反馈,那绝对是击中目标了才对……但真有那么容易吗?

    脖颈对人类来说绝对算是一个要害,就算是陈闲也不例外,他的自愈力再强也不可能强大到瞬间把掉了的脑袋修补回来。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刀刃划去的角度再到抽刀的弧度,这一刀要么就砍不中陈闲,要么就是砍中陈闲直接把他的脑袋都给砍下来,而且在刀刃与肉身碰触的瞬间自己也接到了反馈,但现在的陈闲……

    怎么看都跟个没事人一样啊!

    “你下手这么狠啊?”

    陈闲用一种很无奈地表情看了骷髅先生一样,脖颈上已经被寄生体层层覆盖,但那状态却又与以往的金属铠甲不同,这些附着在陈闲脖颈上的寄生体只是薄薄一层,而且表面有许多细密短小的触手。

    之前被骷髅先生一刀劈中的时候,就是这些触手在紧要关头起了作用,若不是它们及时出现将刀刃推了出去,估计骷髅先生这一刀能直接把自己的颈椎给斩断。

    当然,陈闲说骷髅先生下手狠并不是在怪他,也不是在抱怨或是有所不满,相反他对骷髅先生的进步还是表示很欣慰的,只觉得这些天的模拟战没有白搞,看看骷髅先生就知道了,这实战经验积累得多快啊!

    以前他近身想拿刀切自己都困难,现在贴身一刀就能抹脖子,出手的时机以及速度力度都把握到了极致。

    这是什么?

    这就是在自己言传身教下出现的进步!

    所以又怎么可能怪他下手太狠呢?

    “这一刀劈得好,但是力度差了点,下次再努努力吧……”陈闲满脸欣慰地笑着,那种友爱和谐的眼神只让骷髅先生想起鸡皮疙瘩,因为他已经隐隐感觉到情况不妙了。

    陈闲在说话的同时,那些潜藏依附在他体内的寄生体已经倾巢而出,天空中被许雅南与李道生联手毁掉的巨型金属板,也在此刻转换出了一种奇妙的形态,那些因破损崩坏而脱离主体的金属碎片从天空中掉下来的时候,它们不声不响的就从固态变成了液态。

    就像是雨滴。

    但它们落地时却悄无声息。

    在众人各司其职只顾着对陈闲群起而攻之时,这些雨滴已经遍及了地下广场的每一个角落,它们落地之后又迅速与其他金属液体互相连接,一眼看去……这里就像是一处黑色的湖泊。

    刹那间,数不尽的金属丝条从湖泊中延伸而出,这些都是以陈闲百分百精神力去控制而出的产物,它们看似貌不惊人,但无论是密度还是韧性或是硬度,都是普通状态下金属寄生体的百倍以上,连李道生使用锈剑都得连劈两刀才能生生斩断,可想而知要破坏它们有多困难。

    在它们出现的一瞬间,众人就像是陷入了芦苇荡里,身旁周遭乃至于脚底都是这些奇怪的东西。

    “怎么又输了啊……”骷髅先生满脸的郁闷。

    “没事,一会要挨揍的不止你一个。”陈闲安慰道。

    此刻,黄巾力士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直接被层层捆住像是被打包好的死猪一样躺在了地上,而许雅南也是如此,在某条触手趁机打飞了她手中的“九符”之后,她想再对陈闲发起攻势或是想进行防御,这都是不可能办到的事了。

    李道生的身体素质确实强悍,以他绝佳的反应速度以及身体协调性来看,这些触手想捆住他并不是那么容易,但看着他四处闪转腾挪以巧妙的身法躲避着那些触手的袭击……陈闲只想笑。

    因为李道生从一开始就判断错了,那些从地上冒出来的触手并不是杀招,真正能让他输的重点,都在地上的这些黑色液体里……

    此时此刻,李道生只感觉自己厉害得令人发指,在六人小分队里实力最强的是队长陈闲,但排第二的看来也只有自己了……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能在这时候凭借走位躲过老大一波又一波的袭击?!

    这是什么?

    这他么就是实力!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