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被吞噬的九灵山_第九守秘局

第十六章 被吞噬的九灵山

2020-04-27更新

        不得不说守秘局工作人员都有极高的职业素养,虽然近些日子九灵山万分平静足以麻痹任何人的神经,在这里待久了也会习以为常认为这里是安全地带,但是在那个中年观察员喊出那一声“快跑”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一个字。

    跑!

    曾经陈闲也好奇地问过霍胖子,为什么调查异案线索的工作要交给那些实力不是很强的调查员,如果案件的危险程度较高,调查员是非常容易牺牲的……难道守秘局上层就没有考虑过这些吗?

    霍胖子给出的答案非常简单,就是四个字,人手不够。

    办案与调查线索完全是两个概念,俗话说隔行如隔山,陈闲不了解其中那些繁杂的工作也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为了保证调查部门员工的安全,每年总部都会轮番召集各地调查员去京城集训。

    他们集训的内容也很直白,就是一句话可以概况。

    《论跑路的艺术》

    守秘局的这帮调查员别的不敢说,单说跑路这一项技能绝对是行业内领先的,虽然他们大多都是普通人类并非异人,但他们的临场反应能力也绝对不会比异人差太多。

    就譬如现在。

    留守在九灵山日复一日进行巡山工作的调查员们,在听见那个拿着望远镜四处观察的中年男人喊出“跑”字的时候,他们嗖的一下就溜了出去,整个过程中他们没有半点迟疑,直接将逃跑的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一点看起来简单,似是稀松平常任何人都能办到,但实际上想在临场做出如此快速的反应是非常难的,甚至连鲁裔生他们这些异人都不一定能做到,因为这种事最需要克服的就是好奇心……

    只要有人喊跑那就一定跑,绝对不会去寻找让他们跑的原因,也不会去寻找危险来自于何处。

    所以直到他们跑出九灵山来到山脚下的暂居地,到这时候他们才得空去问那个中年男人为什么要让他们跑,因为从山脚往上看去什么异常都看不见,整个九灵山都平静得一如往常。

    “跑啥子东西嘛?”一个年轻男人正擦拭着自己的眼镜,之前跑得太急眼镜都给跑掉了三次,要不是队友靠谱每次都帮他及时捡起来,估计跑完这一趟他就得回城里配眼镜去。

    “是啊浩叔,你刚才到底发现什么东西了?”有人也在一旁气喘吁吁地发出了疑问,“不会又出现异常现象了吧?”

    “水……”

    被他们称为浩叔的观察员此刻都还在颤抖,似乎还没有从之前的恐惧里缓过神来,苍白的脸上满是细密的汗珠,也分不清是因为跑得太累还是被吓出来的……总而言之,他现在看起来怕极了,任谁都能看出他眼中那种似是从灵魂深处流露出来的恐惧。

    “洪水……山顶上发洪水了……不对……是虫子……好大一只变形虫……”

    洪水?

    变形虫?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又回过身向山上看了看,只觉得这个观察员是不是疯了?山里一片平静祥和胜似仙境的景象哪里来的洪水?还有那什么变形虫?哪里有?

    就在这时,九灵山突然毫无预兆地震了一下,那种感觉与传统的地震截然不同,与其说是震动是从地底深处传来……那还不如说是感觉有个隐形的巨人踹了九灵山一脚。

    震颤的幅度很大,但也仅有那么一下。

    不过就这一下也足以吓得这些调查员们脸色惨白了。

    “怎么回事?!刚才是地震了吗?!”

    “好像不是地面动了……是九灵山在动……”

    “浩叔!咱们现在怎么办?!是撤了还是在这里等分局的人来支援我们?!”

    就在众人慌作一团的时候,突然间,那个拿着本子的记录员高声喊了起来,语调已经变得与浩叔一样惊恐。

    “山上有东西!!你们快看!!!”

    听见这话,众人忙不迭地抬头望去,只见山顶上出现了一条极其纤细的“黑线”,就像是头发丝一般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那条黑线的两端,一头连接着山中的未知区域,一头则垂直向上……仿佛与天空连接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之前那些被观察员看见的“洪水”,此刻也终于冲破山林由九灵山的山腰处向山下席卷而来,滔天的黑色金属洪流如同冲破禁锢的野兽般,疯狂吞噬着山岭中的一切,悬崖中的那个黑色湖泊既是它们的源头……

    它们的速度很快。

    短短数秒就将大半个九灵山淹没在了自己庞大的身躯之下。

    无论是生长在山岭中的植物还是生存在这里的动物,乃至于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土壤岩石,一切的一切都被它们吞噬殆尽,这里鸟语花香胜似仙境的景象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闪烁着金属光泽犹如噩梦般的画面。

    “撤!!快撤!!”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赶紧上报分局啊!”

    在这种恐怖的景象下,调查员们不敢犹豫,几乎第一时间就离开了位于九灵山脚下的暂居地,唯有记录员还比较“冷静”,咬着牙用摄像机拍摄了一段山岭中那些骇人的画面。

    可是当众人慌忙逃出了数百米的距离时,在九灵山中肆虐的黑色洪流却又毫无预兆地停下了,而且恰好就停在了山脚……停在了那条九灵山与外界的交界线上!

    感受到那种从身后传来的冰冷气息,调查员们不敢停下脚步,甚至连头都不敢回,又继续跑出了两百米左右,直到这时才有人发现山中的黑色洪流停下了。

    在他的惊呼声中,其他调查员这才跟着停下来纷纷回身看去。

    那是一种恐怖诡异却又流露着一丝异态美感的画面。

    九灵山上覆盖的黑色液体几近凝固成胶质物,在太阳下闪烁着金属独有的光泽,犹如半干的沥青或是岩浆,它们不再继续向山下侵袭而是停歇下来细细蠕动着……这团巨大的胶质物应该是一个整体,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它在笼罩了九灵山后便抬起了数百只庞大的触须向天空中伸去,仿佛想将天空都给一并拉扯下来!

    那些触须的状态很像是地球上软体生物的触手,每一只触手都有近五十米长,根部较粗前端较细,呈一种流线型的变化,最粗的部位直径也在十米左右……

    若是只看见这些庞大的触手,或许人们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那些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北海巨妖,因为不可否认,那些隐藏在深海中的巨型章鱼海怪的触手与它们很相似,但若是连上它本体的身躯来看……这个将九灵山吞噬的怪物,更像是一只阿米巴变形虫。

    它的本体自始至终都处在不定型的状态,除了那些恐怖显眼的触手之外,它的身体表层还延伸出了许多形状变化不定的伪足,与此同时,山林中还渐渐响起了一种诡异的笛声。

    那种古怪的笛声比众人熟知的乐器吹出的还要高昂,并且音量也在越变越大,直至最后,笛声仿佛也变成了一种高频的怪异尖嚎,远离九灵山的众人听见这些声音时只感到了极其强烈的不适,还有一种仿佛是深刻在基因中,几乎可称之为生物本能的厌恶。

    将九灵山吞噬的怪物依旧在无声地蠕动着,身体表层那密集的裂缝中似是有液体流过,那其中好像还藏着某种奇怪的东西,或许是怪物的眼睛?

    这个猜测来得莫名其妙,但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这么去想,好像人类的第六感正在告诉他们答案…….这个怪物正在以一种可憎甚至邪恶的目光注视着他们,而这些令人不安的目光来源,便在怪物那数以百万计的眼睛之中。

    此刻,在这万里晴空的烈日之下,似乎连阳光都开始变得冰冷刺骨,凉爽的空气也开始被一种不祥的气息侵蚀……在这些工作人员看来,所谓末日之景或许也不过如此了。

    就在众人恐惧的情绪即将击溃各自理智的时候,在山巅的黑色洪流之中,那些庞大的触手围绕之下……

    一个拥有人类轮廓的巨人慢慢站了起来。

    它来自于这些诡异的黑色物质,整个身躯都是由它们所化,从头到脚的高度至少也在百米左右!

    在这个人形生物站起身的第一时间,众人不仅感受到了它周身散出的恐怖气息,也感受到那种如山崩海啸般扩散开来的能量涌动,仿佛连天地都被它那令人绝望的气息感染,处处皆是一副末日即将到来的光景。

    到此刻,众人的理智已经走向了濒临崩溃的边缘。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