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阴阳眼_葬鬼经

第十八章 阴阳眼

2017-07-03更新

在许多人看来,所谓的阴阳眼,大多都单指能够看见鬼魅的眼睛。

  然而现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行里,阴阳眼是“异眼”的统称。

  什么是“异眼”?

  能够看见鬼魅的阴阳眼,算是异眼之一,那些可以凭借着肉眼观测“气”的,自然也能算在其中。

  总体来说,只要能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无论是鬼或是气,都能算作阴阳眼。

  曾经我也听老爷子说过,最基础的阴阳眼,便是那些能够看见鬼魅的眼睛。

  但那些拥有基础阴阳眼的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根本分辨不出活人跟冤孽。

  因为在他们眼里,活人跟冤孽的样子是差不多的,除非冤孽断手断脚,或是有比较明显的身体特征…….

  在这个时候,我能不能看见鬼,确实是说不准,但我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却彻底的变了个模样。

  灰色,只有灰色。

  我所能看见的一切,似都变成了黑白电影中的场景,无论是人是物,在其表面都盖着一层灰色。

  老爷子就站在床边,又是担心又是期待的看着我问:“有啥感觉吗??”

  “没看见鬼,但其他东西变了。”我说着,抬起手来,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看啥都是黑白的,分不出颜色了。”

  “咋会这样呢?!”老爷子表情顿时就变了,着急忙慌的把我扶起来:“去找个鬼看看!要是你能看见鬼这也就成了!咋会分不出颜色呢…….”

  看见老爷子这么着急,我心里也不由得虚了。

  这……这是超出老爷子的预料了??算是出岔子了吗?!

  “爷你可别吓我啊,我这人胆小…….”我颤抖着说道,在老爷子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站在了地板上,顺着他的指引走到窗边。

  往窗户外面一看,路上的行人依旧零零散散,跟以往老街的情况差不多,哪怕是到了下午时分,来往的行人还是在少数。

  但很快,我就发现了某个不对劲的地方。

  在街口的炸洋芋摊那,有个小女孩蹲在旁边,与普通的那些行人不同,它小腿上似乎是有黑雾缠绕着,看着很是模糊…….

  “爷,那姑娘咋了?是不是让脏东西缠上了?”我很激动的问道,只觉得自己是开了天眼有了神通,兴奋得不能自已。

  老爷子听见这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问我:“哪个姑娘?”

  “在炸洋芋摊子旁边啊!”我忙不迭的说着,抬起手还指了指:“就是那个十一二岁的姑娘!穿着裙子的那个!”

  闻言,老爷子往前凑了凑,顺着我所指的方向,很认真的看了一会。

  “没有啊。”

  老爷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说到这里,他表情猛地变了,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又向着我所指的方向看去,彻底兴奋了起来:“你个瓜娃子是不是见鬼了?!”

  在老爷子跟我说这话的瞬间,站在摊子旁边的小姑娘,也猛地抬起了头,似乎是发现我跟老爷子在看她,那种极其阴冷的目光瞬间就投了过来。

  我倒是不怕它,老爷子则是看不见她,所以在那时候,我们齐刷刷的都把这姑娘无视了,压根就不拿它当盘菜啊。

  “爷!!我好像能分出人鬼啊!!”我兴致勃勃的说:“身上有黑雾的就是冤孽,没有黑雾的就是活人!”

  “你这种情况我也没听说过……所以我也说不准…….”老爷子想了想,又提醒我:“要是你有拿不准的时候,就叫上七宝他们,如果他们看不见,只有你能看见,那么这人肯定就是冤孽了。”

  “沈爷爷!你们忙完了吗?”

  这时候,门外响起来了陈秋雁敲门的声音。

  老爷子见状,便回了一句:“忙完了!叫上七宝他们准备一下!咱们出去吃饭!”

  话音一落,他往我身上扫了一眼,很尴尬的说:“刚才有点着急了……都忘记给你拔针了…….”

  老爷子不说我还没反应过来,此时我的两只手腕和两条小腿上,都还插着那四只活畜。

  也不知道它们的生命力是有多么的顽强,被银针穿透了肉身不说,都过了好几个小时了,它们依旧保持着最初的状态,时不时的还会动两下!

  估计是被这情况吓着了,看见癞蛤蟆紧贴我手腕活动的时候,我身上瞬间就起了层鸡皮疙瘩,脑子也晕乎了起来,跟喝醉酒了似的,脚下都轻飘飘的。

  “幺儿,你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就没事了…..”

  老爷子扶着我走到床边,之后又将我小心翼翼的扶了上去,不停安慰着我:“炼成了落阴身,你体内就带上肉身蛊了,蛊气刚开始窜窍,可能会给你带来点并发症……”

  “什么并发症?”我有气无力的问。

  “头晕,头疼,甚至是昏迷。”老爷子笑道:“但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好好歇一天就行了。”

  我嗯了一声,忍不住闭上眼睛,有了种即将要睡着的感觉。

  在那时,我能很模糊的感觉到老爷子在帮我拔银针。

  “它们咋办?”我问:“应该都还活着吧?”

  “放心,我只是借了点它们的气,对于它们本体的伤害并不大。”老爷子笑道:“这次它们助你成了落阴身,算是有功之臣,我得拿去放生才行。”

  老爷子一边嘀咕着,一边把那些活物往箱子里塞。

  “等晚点送你们出郊区……帮你们找个落脚点……这就当是积阴德了…….”

  我的困意很重,听着老爷子嘀咕,也只听到了前面的话。

  至于后面说的什么话,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我全都不知道。

  等我睡了一觉,迷迷糊糊睁开眼想找水喝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黑了,应该是到了夜里。

  七宝跟常龙象就坐在旁边打着扑克,似乎是害怕影响我休息,他们俩都是用眼神交流的,我看见他们的时候,七宝还在给常龙象打手势。

  “你干啥呢?”我不动声色的问了句。

  “我说他不会打牌!胖子实在是……哎你醒了?!”

  七宝这才反应过来,兴冲冲的跑到床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问我感觉咋样。

  “还行吧……”我点点头。

  此时,灯芯草给我带来的阴阳眼已经消失了,我所能看见的一切,又恢复到了彩色的那个水平。

  不得不说,比起那个死气沉沉的黑白世界,我更喜欢这个彩色的世界。

  熟悉感真的太重要了。

  “沈爷爷都跟我们说了,他说在你身子里种了肉身蛊!”常龙象满脸好奇的看着我,问道:“哥,你身子里是不是有蛊了?是活蛊还是药蛊啊?”

  “说不上来。”我挠了挠头:“有点像是单纯的蛊气,没有具体的形状,按照老爷子的说法,它是顺着我四肢百骸流通运行的,跟血液差不多吧?”

  “这么牛逼?!”七宝眼睛都亮了,忙不迭的问我:“你现在有啥特异功能了?!赶紧施展几个给我们开开眼啊!”

  “目前来说,我只能见鬼跟避鬼,其他的特异功能我还没悟出来。”

  说着,我打了个哈欠,往桌上看了一眼,只见那堆扑克牌下面,压着一堆翻开的线装古书。

  “还在复习?”我问。

  “可不么,也就是前几分钟才休息一下。”七宝笑着耸了耸肩:“都是自家兄弟,总不能给你拖后腿啊,对不?”

  “别熬了,早点休息吧。”我说着,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我得下楼弄点吃的,咋感觉饿得慌呢……”

  在我起身的那一瞬间,七宝跟常龙象的表情都僵住了,很明显都是一脸害怕。

  “老沈!!你的肉去哪儿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