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三个队伍(2)_第九守秘局

第十章 三个队伍(2)

2020-04-25更新

    “西昆仑炼气士……”王怀瑾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喃喃道,“那帮人可不是善茬,确实不能小看他们啊……”

    “队长,阴市的队伍跟西昆仑的队伍你都说了,那还有一个队伍呢?”余念好奇地问道,“你不是一共担心的有三个队伍吗?”

    “第三个队伍……”

    张图南皱了皱眉,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毕竟那个人已经消失了近十五年……自从他十五年前带着师弟随师父入藏之后就再也没有返回过中土,这些年来他们也是如人间蒸发一般,没有从藏区传出任何消息,甚至张图南都怀疑过他们是不是遇见什么意外死了?

    但是。

    就在几个小时前,张图南的手机上突然接收到一条信息,那是由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而那个号码的归属地……正是藏区。

    “我回来了,昆仑会见。”

    屏幕上简简单单的八个字,顿时就勾起了张图南久远的回忆。

    在张图南的记忆中,那个人……

    不是一个好人。

    也不是一个好和尚。

    当初若不是自己父亲与他的师父及时出面制止,或许在十几年前双方都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早已在龙虎山下分出了生死。

    “队长,你说的第三个队伍到底都有谁啊?”王怀瑾见张图南的表情万分凝重,顿时就更好奇答案了,急切地追问道,“除了阴市跟守秘局之外,还有哪家的队伍值得咱们这么重视?”

    “那个队伍里都是和尚,应该都是……我认识他们队长。”

    张图南低声说道,眼中的凝重更甚。

    比起守秘局的陈闲。

    他似乎更重视那个很久没有在自己记忆里出现过的人。

    “他们队长是谁?哪家的子弟?”王怀瑾好奇地追问道。

    “不是哪家的,只是一个游方僧人的徒弟而已……”张图南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他叫戚平安。”

    此时。

    在冈仁波齐山之下,六个披着袈裟的僧人正在缓步前行,他们似乎就准备这么徒步穿过平原,前往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座城市。

    夜色已深。

    可这些和尚却仿佛不知疲惫为何物。

    他们白日刚从佛教传说中的“须弥山”走下,中途未曾有半点停歇,步履安详似是行走在另一个世界,无论日出还是日落,无论白昼或是黑夜,他们永远都保持着相同的步调,如同坐定入禅般眼观鼻鼻观心不看前路,自始至终都在低声诵念着经文。

    走在最前方的是队伍中年纪最小的和尚,比起其他僧人而言似乎没那么死板,在诵念经文的过程中也会忙里偷闲,不时的左看看右看看,但嘴里也不敢停住诵经的声音,好像生怕让自己的师兄们发现自己在偷懒,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小顽童机灵鬼的模样。

    跟在他身后的四个和尚似乎是四胞胎,他们的身材样貌几乎完全一致,唯有身上的某些文身可以将他们区分开。

    他们身上都文有“目犍连像”。

    这位在佛家传说中神通第一的佛陀弟子,在文身中展露的姿态不一。

    有的怒睁双目瞪向前方。

    有的以手附耳似在侧耳倾听。

    有的打坐入定闭目参禅。

    有的则抬起右腿大笑不止。

    而在这四位僧人之后,就在队伍的最后方……紧随其后地跟着一个看似僧人却又不像是僧人的年轻男子。

    这个年轻男子与其他几位僧人不同,他似乎并未受过剃度,留着干净利落的寸头,双耳挂着一种造型古怪的吊坠,白皙的肌肤上密密麻麻地文满了黑色的梵文……

    他的年纪与小天师张图南相仿,一身白白净净的皮囊也是万分出众,但奇怪的是,就算他穿着一身袈裟时常口诵佛经,但他身上也依旧找不出半点僧人该有的佛性。

    用某些行内老前辈的话来说。

    这个和尚,魔气盎然。

    他叫戚平安。

    而除了这个名字外,在某些人眼中他还有另外一个称号。

    佛之恶相。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