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狂热的崇拜(1)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零二章 狂热的崇拜(1)

2020-04-19更新

        或许这里也只能是一个噩梦,因为在现实世界……陈闲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世上会出现这种诡异到极点的事物,它们就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而来的梦魇。

    鲜血与骨肉,残肢与碎骸。

    无数个不死的头颅正在玻璃屏障上虔诚祷告,它们那种呢喃细语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有成千上万的恶魔正在暗中低语,虽然它们虔诚狂热的态度很是“动人”,但还是不能否认这一切看起来都太诡异了。

    那种不详的气息犹如一种怨毒的诅咒。

    无时无刻,无处不在。

    陈闲能从它们的祷告声中听出狂热,自然也能渐渐听出那一抹隐藏在狂热之下的怨念,虽然他不知道这些怪人究竟经历了些什么,可是那种怨念却是一种很直观的信息体现……它们应该是在憎恨某个人,也可能是某件事。

    或是某个生命。

    “你们要干什么……”

    陈闲不停地左右张望着,虽然他很清楚地知道这里是梦境之中,一切都是虚幻的假象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就算遇见了再恐怖的事也不会对自己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不知为何,越是听这些怪人虔诚的祷告,陈闲心里就越是慌张,似乎他敏锐的第六感已经在为他发出警报了…..

    这里很危险。

    这些怪人很危险。

    如果可以的话……快逃!

    就在陈闲渐渐感到毛骨悚然的时候,一瞬间,那些怪人的祷告声又变了。

    变得更加清晰。

    如同千万人在布道场一起向神祷告。

    “拿图那索克……迪亚伐坦祀……咿呀……咿呀……莫提纳…..”

    怪人们口中低语着一种似人类腔调发出的语言,但陈闲仔细认真地听了一会也没能听出这是哪个国家的方言,不过就在他满头雾水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间他感觉大脑毫无预兆地剧痛起来,像是有千万只虫子正在他的脑组织里肆意钻行。

    随着这阵突兀而来的痛楚,陈闲的听觉仿佛受到了一种未知能量的影响。

    就像是突然掉进水里,耳道里有了一种被液体灌满的不适感,所以哪怕这里的祷告声再大,传入他耳中也终究会变成一种模糊的声响。

    但陈闲很快就发现这种异常现象只是起始,它只是另一个异常现象的开端…..

    越是听不清这些怪人的祷告声,陈闲“心里的声音”就会变得越大。

    那种奇妙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具体的形容,如果用比喻的话……就像是陈闲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能够同步翻译那些怪人语言的声音。

    怪人的每一句祷告,都在瞬间被他心里的声音翻译成了汉语,并且最终翻译出来的信息不是让陈闲听见,而是直接灌入他的大脑之中……那种几乎强制性的信息传输方式,只让陈闲想起了当初在梅山向自己传递信息的锯肉刀。

    它跟锯肉刀没什么两样,甚至比锯肉刀还要暴力,根本就不顾陈闲能不能在一瞬间消化理解那么多的信息,一点都不害怕会把陈闲的头给撑爆了……它就是不停的在复制粘贴,陈闲也只能被动接受这些被强行灌输的信息。

    “您既是一……亦是万……”

    “您是刹那……亦是永恒……”

    “您是一切的因……亦是万物的果……”

    这些怪人们的祷告声越发尖锐,就像是正在变成一群在深渊里嚎叫的怪物,但它们的虔诚却始终未变,那种让人难以理解的狂热,在它们身上愈演愈烈。

    “古老的教典被我们珍藏……在那段奇妙的时间阴影里……我们见证了您留在教典中的那些话……真既是假……所谓的真实只不过是宇宙秩序的一个巨大骗局…….我们都被欺骗了……所以我们这些愚蠢的信徒自当长眠于万古中……不过您说过死亡也是一个谎言……所以我们在这个世界得到了永生……”

    “姆的意志永生不死……您自当永存于过去未来……刹那以及永恒……死亡在您眼中变成了宇宙秩序的遮.羞布……我们相信您终有一日会回来……您将带领我们这些忠诚的追随者虔诚的信徒……带领我们享受现世的荣光……”

    “教典第四十一条……我们要摒弃虚伪的面具……要面对自己的罪恶……也要随着故乡姆一起堕入这黑暗的深渊……”

    “我们做到了……”

    “如您所愿……我们将追随您至时间的尽头……我们跟您一样已经得到了永生!”

    在祷告至此时,成千上万的怪人都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

    “赞美我们唯一的主!!!”

    它们的欢呼声简直比恶魔的尖嚎还要可怕得多,那种锐利如针的声音仿佛都能对陈闲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瞬间便将陈闲的耳膜戳得千疮百孔……在这种剧烈的痛苦之下,陈闲的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

    他看见天空中降下了数百条类似植物根茎的诡异.物体。

    他看见那些被融入屏障的人头开始不断地掉落。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