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宋截的恐惧(1)_第九守秘局

第五十七章 宋截的恐惧(1)

2020-03-27更新

        宋截是个复杂的人。

    这一点他自己从未意识到,但现在却清楚的意识到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自己真他妈善变,原来自己这么有当内奸的天赋!

    若是寻常人绑住了宋截,譬如霍胖子他们。

    就算绑住他的是守秘局的人,并且也利用死亡来威胁他办事,那么宋截绝对不会吃这一套,因为在他加入全知会的那天开始,脑袋就别在裤腰带上了,压根不拿生死当一回事,绝对是标准的那种亡命徒……但这并不是说宋截不会害怕,他也有自己恐惧的事。

    当然,曾经的宋截一点都不认为这世上还有值得自己害怕的事,只有在见到陈闲并且跟他“友好”攀谈过后,宋截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

    没错。

    他害怕陈闲。

    虽然陈闲在外人眼里并不是一个应该害怕的对象,但宋截却清楚地知道……陈闲真实的那一面。

    吃人的异常生命,宋截见过。

    吃人的异人,宋截也见过。

    但那些生命都不会让宋截害怕到这种地步。

    陈闲体内有一种奇怪的东西,宋截也无法判断那东西是什么,但在陈闲说话的字里行间那东西就出现了……在宋截眼里,陈闲也随着那“东西”出现而变成了一个异样的存在,好像无声无息中就站到了生命阶梯的最上层,仿佛说话的人都不是陈闲,而是一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猎食者。

    对,陈闲就是那个缄默的猎食者。

    宋截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种从生命本源乃至灵魂深处传来的压迫力,就像是见到了猫的老鼠,那种从生物天性中被定格的捕食与被捕食的关系,并不是单用天敌两个字就能轻易描述的……

    在陈闲面前,宋截经常会有一种感觉。

    自己仿佛生来就是他的捕食对象之一,而他也是以此为食借此生存。

    这种奇怪的感觉经常会让宋截不寒而栗。

    宋截自始至终都不认为陈闲是异人,甚至连人类也称不上,但他又与那些奇怪的异常生命有巨大的差别……陈闲就是陈闲,是一个诡谲未知而真实存在的生命。

    与陈闲相处的时间不长,可宋截敏锐的第六感却察觉到了许多细节,或许这也跟陈闲暴怒后情绪不稳有关,他体内的某些东西不经意地流露了出来。

    在陈闲身上,宋截看出了许多奇怪甚至用语言也难以形容的东西,望着陈闲万分平静也极少有情绪变化的那张脸,就如同看见了一条隐藏在幽暗深海之下的可怖深渊,而自己则变成了那个直视深渊却又被深渊凝视的人。

    那种无法言说也不可名状的怪诞,只让宋截心中满是恐惧,仿佛陈闲躯体便是这世间一切邪恶的汇聚之处……他不是人类甚至都不属于任何一种这个世界的已知生命。

    “你成为了叛徒,对吗?”

    杰森议员似乎没有察觉到陈闲情绪上那些许的变化,虽说陈闲展现出的实力足以令他重视,但这也并不能让他有所畏惧,毕竟他是全知会出来的人,在他这个拥有极大权限的位置上,他见过了太多令人恐惧心生敬畏的存在,陈闲与那部分人相比……似乎还差了不少。

    所以在此刻,杰森议员的注意力很多都放在了二五仔宋截身上,他能从默不作声的宋截身上感受到那种对敌人不该有的谄媚……

    杰森讨厌欺骗,讨厌背叛,对待叛徒更是恨不得让对方不得好死。

    此刻的宋截,就是杰森议员怒火的源头。

    “叛徒……”宋截说着,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两步,尽可能想将自己隐藏在工厂的阴影之中,眼神闪烁一副紧张的样子,“我应该不算吧……您不是让我带着陈闲找过来吗……”

    “你身上有欺骗的味道,有谎言的味道。”杰森议员默默地看着宋截,难掩眼底中涌现出来的杀意,“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叛徒,你也应该清楚,我们全知会对待叛徒都用的是什么手段……”

    “知道,当然知道,所以我不会成为叛徒,您大可放心……”宋截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依旧保持着普通成员在议员面前需要有的谦卑,但言语间明显透着一种警惕的感觉,似乎他已经猜到杰森议员接下来想要怎么做了,相比起对自己暂时没有威胁性的陈闲,他更要警惕杰森议员的突然袭杀。

    这时,杰森议员突然注意到宋截身旁站立的蛾人有些不对劲,毫无生气的身体有大部分处在残缺状态,肢体缺失的现象尤为严重。

    “你的蛾人怎么了?”

    听见这个问题,宋截突然打了个冷颤,那种恐惧的表现是无法装出来的。

    “被…..被陈科长吃了。”

    陈科长?

    从宋截嘴里听见这个不该由他说出的称呼,杰森议员眉头紧皱,有点想不明白宋截与陈闲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了……不就是吃了你的蛾人吗?至于这么害怕吗?陈闲的代号本来就是食异者,能食用异常生命有什么值得害怕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