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久远的回忆(1)_第九守秘局

第四十二章 久远的回忆(1)

2020-03-19更新

        雨夜里,陈家老宅无声无息地燃烧着。

    那些被雨点不断浇灭然后又死灰复燃的火焰,就像是一种暴.露在空气里却又难以除去的病毒,它们感染了这座藏满回忆的老宅子,无声无息地摧毁着那些对它们来说毫无价值的一切。

    虽然陈闲已经蜕去了肉体凡胎,整个身躯都已经异变到了“超人”的地步,但不可否认高温火焰依旧能灼伤他的毛发。

    也许是察觉到那些火焰可能会伤害到宿主。

    潜藏在陈闲体内的那些黑光寄生体纷纷涌了出来,如同水流般的屏障不断为陈闲挡开了扑来的火光。

    陈家老宅是一栋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老屋,从建好的那天开始便再也没有受到过任何大规模的破坏,在这些年来,陈闲记忆中的老宅子虽说也是毛病不断,或许是这里漏了雨,或许是那里的墙皮老化脱落,一直都在修了又修。

    爷爷还在世时是爷爷去修,爷爷走了就是自己去修。

    别人看来他是在修房子,但在他自己看来……他每一次拼命修补的都是自己的记忆。

    或许除了那仅有的几人之外,没有人会意识到这座老宅对他有多重要。

    这里藏着陈闲童年的回忆。

    这里藏着有关于那位至亲的回忆。

    虽然他已经慢慢习惯了在分局与大家一起生活,但无法否认的是,在他心中唯一的避风港永远都是这座老宅,就像是小时候……

    陈闲目光呆滞地站在被火光笼罩的院子里,看着那棵几近被烧成黑炭的老槐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许多年前在这棵树下的一幕。

    那是在陈闲小学五年级放寒假的时候,学校给他发了十三张奖状,什么三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十佳少年优秀学生干部……那些统统被他拿了个遍,毕竟以他“非人”的智商去进行人类最简单的学习工作简直不要太轻松,所以那时候拿奖状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每个学期都是这样。

    就因为如此,陈闲的年纪虽然很小,却还是养成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态。

    当然,这只是局限在外人面前。

    那时候的他每次期末拿着奖状回家,心里总是会忍不住地兴奋,倒不是因为拿了奖状才那样……他只是单纯的喜欢爷爷夸自己罢了。

    一进院子,陈闲就见到了坐在槐树下看报纸的爷爷。

    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陈跋每次读书看报都得戴着一副金丝老花镜,手里还得拿着一个每天都要换样的烟斗。

    陈跋的爱好有许多,收藏各种名贵烟斗就是其中之一。

    也许他今天用的是从大不列颠买来的19世纪海泡石烟斗,也许明天就会用从某朋友手里高价手来的镶银玉流丝石楠根烟斗……这些在陈跋眼里都是难以割舍的挚爱,但在那时候小小的陈闲眼里,这些都是一堆只会散发恶臭烟气的木头根子。

    看见陈闲回来,爷爷自然是眉开眼笑地迎上去,又是帮小陈闲拿书包,又是一阵肉麻麻的嘘寒问暖,生怕这乖孙在外面受了委屈饿着冻着。

    当陈闲拿出那一堆奖状时,爷爷陈跋笑得就更开心了。

    “这次考得不错啊小闲闲!”

    陈跋在外人眼里是个极其严肃的人,因为他长相就是那样,就算不说话也会莫名流露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但在陈闲面前什么严肃都没了,简直就是一个宠孙子无微不至到超级肉麻的老小孩。

    “还行。”陈闲就像是大人一样平静,话依旧很少。

    “看样子咱们得腾间屋子出来给你贴奖状了,一个学期就拿十几张,不愧是我陈跋的乖乖孙啊!”爷爷陈跋大笑着,也不顾陈闲满脸的嫌弃,硬着凑上去就用满是烟味的嘴在陈闲粉.嫩嫩的脸上亲了一口。

    “肉麻。”陈闲对此是这么评价的。

    “哎你说我们把隔壁家宅子买下来怎么样?到那时候就把那些屋子全部推平!给我的宝贝孙子建个奖状博物馆,你从小到大的那些奖状我都留着呢!”陈跋一点都不改自己老土豪的本色,为陈闲建个奖状博物馆都是轻的。

    只要乖孙子陈闲愿意,哪怕一百个他也出得起这钱。

    “不要。”陈闲断然拒绝。

    “哎呀你不要对你爷爷这么冷淡嘛!来!笑一个!”陈跋似乎早就习惯了陈闲那种冷冰冰的表现,蹲下.身将陈闲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拉着陈闲的两侧嘴角,哈哈大笑着让他露出了一个“我真的很开心”的笑容。

    陈闲的性情好像一直都是那么冷淡,尤其是因为性格原因在学校里被孤立之后,他愿意说话的情况越来越少,唯一能让他多说几句话的也就只有陈跋了。

    若是换个人与陈闲生活,或许早就崩溃了吧?

    他就像是一个有重度障碍的心理疾病患者,无论外人对他有多么火.热,他都会下意识的将自己封.锁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生怕外人对他造成一点伤害……

    缄默,冷淡。

    仿佛情感也有所缺失。

    陈闲自幼就是这样,一直到成年,一直到读大学。

    在外人眼里。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