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工厂夜话(1)_第九守秘局

第二十六章 工厂夜话(1)

2020-03-11更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许雅南在陈闲眼中变坏了,实际上许雅南自己也意识到了这点,但她并无悔过之心反而变本加厉…….因为她发现欺负陈闲这种性子平淡若水的高冷“老大”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就像现在。

    看着气急败坏恨不得一口咬死自己的陈闲,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以前陈闲喜欢逗弄自己…….

    “你们咋了?”

    鲁裔生他们拿菜回来的时候,只看见陈闲一直在凶巴巴地瞪着许雅南,就像是许雅南招惹他了似的一副要咬人的模样,但许雅南在陈闲满是威胁的目光下却表现得很反常,貌似根本就不在乎陈闲想干什么,也不像原来那样害怕陈闲会打击报复自己,依旧笑嘻嘻的与他对视着。

    “许姐,你惹我老大了?”鲁裔生更好奇了,坐下之后就直接问道。

    “我哪敢惹他啊。”许雅南笑道,“他不欺负我都算好了。”

    “老大,那你这是……”鲁裔生欲言又止,见陈闲那副表情就不敢说话,但憋着又难受因为他实在是好奇。

    “别问,问就是你想死。”陈闲咬牙切齿地说道。

    “……”

    饭桌上的气氛异常和谐,至少在许雅南看来是这样。

    除了闷不吭声也不动筷子还在气呼呼的陈闲之外,其它人都显得很开心,毕竟今天才有人接到心心念念的礼物,说不开心那绝对是假的。

    一旁的鲁裔生与李道生自始至终都在细声嘀咕着什么,他们不时喝两口酒,然后偷看陈闲一眼又急忙别过头去,看起来偷偷摸摸的不像是干好事……

    另外一边,许雅南与木禾正在享受食堂大厨做出来的美味佳肴,在许雅南面前木禾更像是个孩子,时不时还被她的雅南姐姐喂几口饭,这种待遇在陈闲那儿都没享受过……毕竟陈闲的教育标准是自立自强,喂饭像个什么样子!

    所以说在这时候,唯一感觉到孤独的就是陈闲。

    当然,也是因为这种孤独感,他看谁都不顺眼,见谁都想说几句。

    “喝酒别吧唧嘴。”陈闲瞪了一眼鲁裔生。

    “我没……”鲁裔生一脸无辜。

    “还有你!”陈闲又瞪了一眼李道生。

    这次李道生连一个字的辩解都说不出来,因为陈闲刚说完他,下一秒就把严肃的目光转向木禾与许雅南。

    “多大的人了,要学会自己吃饭!”陈闲严肃地递过去一双筷子。

    “但是我喜欢用勺子啊……”木禾可怜巴巴地看着陈闲,又看了看自己手里万分可爱的定制卡通勺,一脸求助地看着许雅南,示意让她帮自己说几句。

    陈闲也顺着木禾的目光看去,表情更严肃了。

    “你,不许喂她,让她自己吃。”

    “喂!你别这么凶好不好啊!”许雅南哼了一声,话里有话地看着陈闲,眼中满是一种玩味的神色,“要不要我去买点口香糖给你吃?”

    “你这么欠收拾……一定小时候没被揍过……”陈闲恶狠狠地说道。

    “我看你才是吧?”许雅南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你看看你,出去办个案回来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跟谁招你了似的。”

    “就是你招的!”陈闲鲁裔生李道生心里齐齐大喊,但谁也没说出口。

    就在这时,鲁裔生灵光一闪,突然开口岔开了话题。

    “老大,你今天去办的是什么案子啊?跟我们说说呗!”

    “…….”

    鲁裔生这一八卦,恰好就八卦到了陈闲要爆炸的点上,不过思来想去一直隐瞒也不是个事啊,而且他们也没招自己,一直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好像有点过分。

    “是省府路那边出的事……”

    陈闲喝了一口水,慢慢跟在座的人聊了起来,不过其中也是有删减的地方,譬如他最后是怎么处理掉那个源头。

    听完陈闲的讲述,在座众人都不禁啧啧称奇,因为像是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案子,他们一辈子也碰不上一回,尤其是编制外的李道生与许雅南,他们这种世家异人处理的异常案件大多与鬼神有关,而不是像这种…….就像科幻恐怖片里的内容变成了现实,如果真让他们去处理,十有八九都会栽在那条阴沟里。

    “这么说这起案子跟全知会有关?”鲁裔生的表情显得有些凝重,虽然他在内部的权限不比陈闲那么高,但带过他的那些师父前辈也曾经在私底下聊过“全知会”的事,所以鲁裔生对他们那种诡异莫测也毫无底线的行事风格有所耳闻。

    一旦跟全知会沾上边,任何案件都会变得极其复杂。

    “有一定关系,但关系不大,这种病毒应该不是用在这里,在普通民众聚集的地方搞这种事……没理由。”陈闲摇了摇头,也在分析这事,“我怀疑他们是想往某个地方带毒,但只是在半路意外掉下来了……”

    “你觉得他们会往哪儿带毒?”许雅南好奇地问道。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