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在哪儿(1)_第九守秘局

第九章 你在哪儿(1)

2020-03-03更新

苏楠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一直以来,许雅南在她眼中都是乖巧无比的女儿角色,任凭自己这个当妈的说什么她都会照做,从来不会有忤逆的情况出现,但是现在……许雅南竟然敢在电话里这么跟她说话,这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更何况在这种时候还冒出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你要抽我?”苏楠说话的语气满是不可置信,似乎怀疑自己之前是听错了,“你是不是说要过来抽我?”

“是。”陈闲默默地蹲在落地窗前,看着抽抽搭搭但就是不出声的许雅南,突然觉得有些心疼她,“你要庆幸现在是隔着电话跟我说话,如果你在我面前,我现在就把你的牙都给敲下来。”

许雅南是那种个性要强的女人,比起可可爱爱的小木禾而言,她似乎更不需要别人为她担心,好像她什么事都能办好,独立的性格在陈闲看来,简直就像是自己的翻版……但当陈闲看见她哭的时候,又像是第一次认识她,或许这才是她真实的那一面也说不定。

她那坚强的性子就像是一层虚伪的外壳,藏在那层外壳之下的许雅南与普通女人没什么两样,被欺负了会伤心,被骂了会难过,委屈了也会哭鼻子。

“你知道我是谁吗?”电话那边的苏楠语气变得冰冷起来,一言一语间都透着一种威胁的味道,“你知道这么跟我说话的后果吗?”

陈闲想了一下,然后问了一句:“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苏楠冷笑了一下,似乎并没有将电话那边的人当回事。

“我叫陈闲,现在人就在宁川,你在哪儿?”陈闲不动声色地问道,心里也开始盘算如果电话那边的人在外地,那么大晚上的机票好不好买?不好买的话要不直接飞过去算了?

此刻,电话那边的人已经沉默了。

陈闲?

哪个陈闲?

难道是宁川那个?

“你是宁川分局的陈闲?”苏楠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似乎还有点不相信,毕竟在她看来陈闲与许家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和睦,再说了……他与许雅南还发生过一些矛盾,两个人怎么可能凑在一起?

“是我。”陈闲答道,锲而不舍地问道,“你在哪儿?”

“…….”

电话那边的苏楠沉默了。

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陈闲那种坚持不懈想上门送温暖的小小心愿。

见电话那边的女人不说话,陈闲便将手机拿开,看了许雅南一眼,轻声细语地问道。

“她是谁?”

许雅南可怜巴巴地看着陈闲没说话,以往的坚强在她脸上找不出半点,或许这也是她第一次认清了自己,毕竟坚强太久了也是会累的。

以前的她找不到任何倾诉对象,哪怕是到了最疼爱自己的爷爷那里,最后也只是会说那个女人几句,再之后……自己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永远活得像是一个属于许家的工具,如同提线木偶那般随意被人摆布。

但是现在,许雅南看见身边竟然有人会主动为自己出头,而且为自己出头的人竟然是天天欺负自己的那个死直男陈闲…….

“她是我妈。”许雅南低下了头,整个人都在落地窗前蜷缩成一团,说话的声音都在隐隐颤抖着,声若蚊蝇仿佛不想让电话那边的人听见,“我不喜欢她。”

听见这话,陈闲只是怔了一下,点点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你不觉得意外?”许雅南偷偷看了陈闲一眼。

“不觉得。”陈闲说道,然后重新拿起手机,客气地问了一句,“伯母,你人在哪儿?”

“…….”

许雅南从陈闲手里拿过手机,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抱着手机蹲在一旁,整个脸都埋在了膝盖上。

木禾一早就发现了许雅南好像在跟别人吵架,但看见许雅南被气哭之后,她也不敢随意靠过来,偷偷躲在门边向这边探头探脑地望着,似乎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身边的人哭,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仿佛能令人感同身受的悲伤,虽然不知道在许雅南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她也一样很难受……直到看见电话被挂断,许雅南也蹲在一旁不再言语,木禾这才敢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雅南姐姐?”

见许雅南不说话,木禾更是胆战心惊,特别小心地将小手放在许雅南背上,轻轻帮她拍着顺气。

“不哭不哭噢,谁欺负你了?我们帮你打死他好不好?”

“她妈欺负她。”陈闲说道。

“她的妈妈?”木禾怔了怔,然后也跟陈闲一样表现得很淡定,继续安慰着许雅南,“你妈妈在哪里呀?我们帮你去打死她好不好?”

“…….”

事实证明,陈闲与木禾是同一类人。

父母这个概念在他们脑海中极其模糊,特别是木禾……她得知的父母概念都是在电视上看来的,对她来说父母跟一般人没什么两样,只是对自己好一点罢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血脉的联系?

无法磨灭的亲情?

这些在木禾看来都是无法理解的东西,陈闲亦是如此。

被爷爷陈跋一手带大的他,根本就理解不了父母是何种存在,虽然在懂事后也了解到了一些有关于“父母亲情”的概念,但同时他也了解到了许多以往想象不到的事。

譬如父母不一定对孩子很好。

譬如有的父母根本不配为人父母。

这些事都太多。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