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漩涡(1)_第九守秘局

第九十五章 漩涡(1)

2020-02-11更新

  血色的重生之池仿佛迎来了某种“新生”,当螺旋状的水涡在水池中心出现后,整个水池承装的液体都逐渐变了颜色。

  猩红的血色逐渐淡去,幽暗如墨的黑色逐渐占了上风。

  如同被极黑的墨汁浸染。

  短短数秒光景,散发着浓重血腥味的猩红之池便化为一口黑水潭,而水涡出现的位置及时这口深潭的中心…….伴随着水面波涛汹涌,水涡之上竟无风而动生出了一道骇人的水龙卷!

  那道漆黑如墨的水龙卷初出现时不过数十米高,随着被其卷入的池水愈多,龙卷的规模也越来越大,甚至众人都有了一种强台风来袭的错觉,那阵呼啸的风声尖鸣犹如地狱中万鬼嚎哭,连梅山神都被惊得失了言语。

  趁此机会,许雅南悄无声息的不断靠近着血池,最终在距离血池五米左右的位置停下了脚。

  见梅山神的注意力都被那道水龙卷给转移走了,许雅南不敢耽误,直接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件似麻绳的法器……

  这件法器名为“绊鬼绳”,又称绊鬼神,是东南许家代代相传的一种秘制旁门法器,与道家正统的法器不同,这条绳子是以某巫家民间法脉的方术炼制,可用来束缚魑魅魍魉精怪妖邪,寻常在与异常生命的战斗中也可起到不小的作用,但在这个被剥夺能力的世界里,这条绊鬼绳也沦为了普通麻绳。

  许雅南迅速在麻绳一头系了个活结,然后轻轻甩动了几下绳索,就像是西部牛仔套马似的,绳圈摇晃了几下便被她甩了出去,不偏不倚地套中了站在血池之中的木禾……

  虽然能力被剥夺,身体机能也被这个世界压制到了普通人的水准,但比起真正的普通女人而言,许雅南的力气绝对算是大的,更何况是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不等梅山神反应过来,瘦瘦弱弱的木禾直接就被许雅南从水池里拽了出来,三下五除二地拖到岸上,扛上肩就往巷道的方向跑!

  “你们这些低贱的生命……竟然敢逃!!”

  梅山神愤怒至极的咆哮声突然许雅南身后传来,与此同时,鲁裔生与李道生也赶忙跑去接应许雅南,虽然不知道水池里出现的异象代表什么,但不可否认……他们对梅山神的恐惧感降低了许多,哪怕梅山神已经是一副急了眼要吃人的模样,他们也照样敢当着梅山神的面去救人。

  起初梅山神是想从血池里走出来,以绝对的雷霆手段去拍死这几个烦人的臭虫,但令它恐惧的是……它已经出不了水池了!

  那个古怪的漩涡是一个极端恐怖的存在,其吸力之大连远在几十米外的梅山神都会受其影响,整个身躯都不受控制地开始向漩涡的方向偏移,双脚更是如同被粘在了池底一般,想移动分毫都极其艰难。

  此时,鲁裔生与李道生成功接应了许雅南他们。

  一边帮她们打着掩护,一边向巷道的方向跑去。

  “你没事吧?脚疼不疼啊?”

  许雅南心里都快急死了,脸上的泪痕都还没干。

  之前目睹陈闲身死的惨状,她是众人里最先哭出来的一个,也是将个人情绪控制得最好的一个,自始至终都是咬着牙只流泪不出声,虽然她与陈闲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和睦,至少在外人看起来是这样……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陈闲死的时候她究竟有多难过。

  这么多年以来,她从未有过朋友,也不曾知晓有真正的朋友是什么样的感觉,直到她遇见了陈闲他们…….陈闲,木禾,鲁裔生,骷髅先生,这一个个奇奇怪怪的人都涌入了她的生活里,也让她如同工具人一般的人生多了些不一样的色彩。

  鲁裔生与骷髅先生给她的感觉应该是朋友。

  而木禾给她的感觉则像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妹妹。

  至于陈闲……她也不知道自己对陈闲是什么样的感情。

  像是朋友。

  像是仇人。

  看他顺眼的时候,只觉得这世上的男人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比不上他,既长得好看又会照顾人,身为异人还有极其恐怖的实力,责任感强烈得令人发指,似乎这世上没有人会比他更可靠了,但是看他不顺眼的时候……恨不得一口咬死他!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臭直男?!跟我斗嘴的时候不会让一让我吗?!你可是个男人诶!!

  你可是个男人…….

  当陈闲为了保护众人而死,活生生被梅山神打得失去了人形,见陈闲这个经常被自己骂的死直男真的死了……许雅南人生第一次尝到了悲痛到无以复加的滋味,仿佛一瞬间自己的心都被撕扯得支离破碎,也是到了这时候她才明白陈闲在自己心里有多重要。

  就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依靠,结果又戏剧般的化为泡影,仿佛这一切都是老天爷故意布置编排好的喜剧……而自己就是那个惹人发笑的喜剧演员,没有朋友,没有依靠,什么都没有……因为陈闲不见了。

  如果不是身边有许多人在,或许许雅南连反抗梅山神的欲望都不会有,那种每时每刻都只想失声痛哭的冲动是她从未有过的。

  不,曾经有过。

  因为许雅南的父母觉得她玩物丧志,所以在她十岁的时候就将她所有的玩具都付之一炬,也断绝了任何一种可能影响到她修行的爱好。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