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想得到的答案(1)_第九守秘局

第二十四章 想得到的答案(1)

2020-02-03更新

  虽然不知道老骗子对自己的信任由何而来,但陈闲还是本能地选择相信他,因为陈闲很清楚老骗子就算再怎么喜欢骗自己,也不可能拿这种有风险的事来骗,或许那种说法有点肉麻,但陈闲真的能感觉到,老骗子是拿自己当孙子看。

  要说陈闲糊涂不经世事,说他情商低不懂人情世故,这些都是事实,甚至在两个月前陈闲还是那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像是刻意将自己从社会里抽离出来,变成了一个令他自己极有安全感的边缘人,但这些并不影响他对情感的感知能力,特别是当木禾出现在他孤寂如同独狼一般的生活中…….

  自从陈闲的爷爷陈跋离世后,陈闲其实并没有很好的习惯一个人生活,纵然他的生命层次远比普通人更高,但他对这个看似熟悉的世界,依旧怀有很深的不安,对他而言这个世界就像是一场未知的迷雾,连自己的爷爷都能突然离世……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在这种迷雾般的世界里生活,陈闲每一日都过得如履薄冰,必须小心翼翼地将自己“圈禁”在老宅里,尽可能避免与外人接触,直到木禾出现……就像是迷雾中突然从天空上洒落的一缕阳光。

  很朦胧,很不真实。

  但却能让陈闲感受到久违的温暖。

  就像是寒冬腊月一个人掉进了冰凉刺骨的河水里,在几乎放弃一切希望就打算顺其自然往下沉沦的时候,突然有人伸手拽了你一把……在与木禾生活了一段时间后,陈闲也渐渐地学会了对外人敞开心扉,至少不会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变得不像是原来那么内向,不会再刻意逃避外人对自己的“感情”,所以当他面对老骗子的时候,自然也察觉到了许多以往被自己无视的细节,更深刻的体会到了在日常生活中老骗子对自己究竟有多好。

  所以说,老骗子点头同意的私活,陈闲不可能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权当是老骗子给自己发的福利了。

  “这活我接了。”陈闲看着老蛤蟆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看你。”老蛤蟆笑道,见陈闲答应下来,它似乎松了口气,“那边不着急,看陈小哥你的时间安排吧。”

  陈闲想了一会,说道:“三天之后吧,这两天我想歇歇。”

  “行!”老蛤蟆点头道,“我先回滇省,等陈小哥你准备好了,到时候我们再联系。”

  话音一落,老蛤蟆一蹦一跳的去到老骗子身边,凑在他耳旁细声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陈闲只能看出老骗子脸上那股兴奋劲,那种老奸巨猾的笑容……只让他想起了每次老骗子成功坑人的画面。

  “老爷,陈小哥,我先告辞了。”老蛤蟆笑道,规规矩矩地给老骗子行了礼,“这次的事多谢您老给小阐牵线搭桥,这笔恩情我记住了。”

  “走吧走吧。”老骗子摆了摆手,笑呵呵地说,“我就是个中介,举手之劳谈不上什么恩情。”

  寒暄几句过后,老蛤蟆便离开了杂货铺,中途还叮嘱陈闲准备好了一定要事先打电话给它,以免去了滇省也没人接应他们。

  老骗子是个好奇心非常旺盛的人,等老蛤蟆一走他立马就原形毕露,开始问陈闲他们去交易会都买了些什么东西。

  听陈闲说出那两件被他们买到手的邪器,老骗子也不禁点头感叹,直说他们这些后生的眼光不错,没去买那些溢价的玩意儿,倒是把性价比最高的那几件邪器买了下来。

  “那把伞其实没其他物件那么邪乎,比起邪器它更像是一种副作用较大的冷兵器,最大的特点就是无坚不摧,连钛合金球都能当苹果削……”老骗子笑眯眯地喝着茶,似乎很喜欢跟这些年轻人聊天,主动跟他们介绍起来,“至于小鲁买的那件太平牌,除了能护身保魂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作用,但是里面藏着的那滴秽血倒是挺诱人的。”

  “葛爷爷,那滴血有办法取出来吗?”鲁裔生也学着陈闲的口吻叫爷爷,言语间也没有过分殷勤的热切,很像是在跟前辈讨论学术上的问题,表情难得正经起来,“用物理手段砸开牌子是不是也取不出来?”

  “如果那么容易就能取出来,这牌子也不可能卖这么低的价。”老骗子笑了笑,脸上是一副奸商的嘴脸,“能取的话我不就早取了,哪还轮得到你。”

  听见这话鲁裔生显得有些失落,毕竟在他眼里老骗子已经是当世顶了天的异人,连他这位阴市主人都取不出太平牌里的黄巾力士秽血…..他一个后生又怎么可能取出来?

  “这块牌子砸不开?”陈闲狐疑地问道,因为他曾经近距离观察过那件邪器,无论是制作邪器的原材料还是铸师的工艺都是很普通的水准,以老骗子的手段不该打不开才对。

  “不是砸不开,是砸开了那滴血也就毁了。”老骗子无奈道,“我曾经找人用仪器检测过,从检测结果来看,那滴血应该就藏在牌子的中心位置,但是吧…..那滴血可能还没有小米大,如果用外力强行破拆太平牌,那滴血十有八九也会被毁掉。”

  “卧槽这不是坑人吗……”

  鲁裔生喃喃道,见老骗子的目光转到自己身上,他又急忙解释一句:“不是说你啊大爷!我是说那个把血封在牌子里的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