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情(2)_第九守秘局

第四章 人情(2)

2020-02-02更新

  这次饭局的时间不算短,也就一个小时不到的样子,桌上的热菜吃完了就继续上,等到所有人都吃饱喝足,那二百五十斤肉也都消灭得干干净净。

  “老大!你这手艺真不是盖的!”鲁裔生一脸满足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就像是一个怀胎十月的孕妇,说话的时候还在不停地打嗝,“下次咱们也别去食堂吃了,来你这儿就行,伙食费我交!”

  “手艺是挺不错的,上辈子是厨子吧?”许雅南笑着端起陈闲刚递来的隔夜茶,默默喝了一口又默默放下,脸上的表情难以描述。

  “其实我可以自己吃掉这么一桌……”骷髅先生可怜巴巴地望着陈闲,完全没想到做熟的肉类能这么好吃。

  木禾拿着一瓶酸酸乳喝着,目不转睛地看着许雅南,继续盯——

  在这个时候,其实鲁裔生与许雅南都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而这些令他们感到疑惑的点……都在陈闲身上。

  昨夜的陈闲与现在的陈闲好像是两个人。

  虽然大部分时候还是那副冷冰冰看似不近人情的样子,但言语之中好像有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好像没那么多的疏离感了,完完全全看不出他昨夜那种一副“你们居然怕我我他妈很受伤”的样子。

  陈闲到底怎么了?

  鲁裔生与许雅南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但却谁都想不出答案。

  唯一知道答案却又没有感觉到自己变化的人,恰好只有陈闲自己。

  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情感很单纯的人,或是说,一个情感单纯的生命,在察觉到自己与身边人有所疏离,似乎连这个世界都在排斥自己的时候,他自然会感到情绪低落。

  可当陈闲一觉睡醒,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像是原来那样孤身一人,家里还有木禾,还有那个“危险程度暂时未知”的骷髅先生……他一瞬间就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昨天那种类似死心眼钻牛角尖的自卑感也消失了大半。

  仔细想想,鲁裔生他们害怕自己也很正常,毕竟那时候展现出的状态连自己都会觉得害怕,更何况是其他人?

  “老大,霍局他们对那个大天坑挺感兴趣的,后来还问我们是怎么回事。”鲁裔生倒是没喝出隔夜茶的味道,抱着茶杯咕嘟嘟地灌了几口满脸畅快,“我们说那个坑是异常媒介弄出来的,都没说你,你自己可千万别说漏嘴了。”

  听见这话,陈闲突然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丝奇怪的光。

  差点忘了还有这事!

  按照守秘局的办事风格,昨夜自己在九灵山上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不可能不去详细调查,一旦查到自己身上……势必会有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出现。

  “谢了。”

  陈闲说话的声音很轻,但在座的人都能听出他声音里那种认真的味道。

  在没有陈闲特意叮嘱的情况下,鲁裔生能想到这点并做到这点……这足以让陈闲发自肺腑的对他说一声谢谢。

  守秘局不是其他的杂牌异人组织,内部对于成员的管理及其严格,特别在案件信息采集这方面更是严格得令人发指,一旦发现内部成员隐瞒有关案件的真实信息,那么后果通常都会非常严重。

  如果陈闲是在未涉及异案的情况下“爆发”,那么鲁裔生将这事秘而不宣是完全没问题的,可问题就在陈闲与这起案件息息相关,一旦牵扯到这种归档记录的异常案件,事情通常都会变得复杂与麻烦……

  “对了,我还得谢谢你。”

  陈闲突然看向坐在一旁的许雅南,表情也难得的郑重起来,言语中的一字一句都显出了他态度的诚恳。

  “木禾的事我都记着,我欠你一个人情。”

  一听这话,许雅南也能想到陈闲所说的那件事是什么,其实自始至终她都没将那件事放在心上,因为在她看来,在战斗时保护我方成员那都是分内的事,也是作为异人该有的一种本能反应。

  “就欠一个人情?”许雅南难得对陈闲有一副好脸,开玩笑似的问道,“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抠门?”

  “我的人情很重的,而且我从来没欠过别人这么大的人情,这是第一次。”

  陈闲皱了皱眉,没有与她开玩笑的意思,眼神很是认真。

  “我一向不喜欢欠人情债,所以你以后可以随时让我还这个人情。”

  闻言,许雅南也不禁认真起来,清澈的眸子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真的?我可以随时让你还人情?”

  陈闲点点头,仿佛在做出某种承诺,平静的脸上是一种认真的表情。

  “真的,不骗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