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拜祖师_葬鬼经

第十一章 拜祖师

2017-04-29更新

过了几分钟,我稍微缓过来点劲,老爷子便端来了一盆热水,让我赶紧用毛巾擦个脸,一会去大厅还有事要办呢。

等我换了身衣服,清清爽爽的赶到大厅时,老爷子已经在墙上挂了一幅画。

“过来拜祖师!”老爷子催促道。

我没敢怠慢,忙不迭的跑过去,抬头一看,只见那幅画里什么都有,除开道家的三清四御之外,还有佛教的世尊如来,以及十八罗汉、诸位菩萨。

最顶上彩绘的那八个神像,穿着打扮与其他神明不同,看着都像是披了一身袍,头发长得就跟野人差不多。

听老爷子说,那几位都是巫教的祖师爷,各代表风雨雷电乾坤阴阳。

“这画上咋这么多人?”我有些纳闷的问道。

“这还算多?”老爷子笑道:“要是把所有祖师爷都画出来,这面墙都装不下啊!”

“佛教的,道教的,巫教的”我挠了挠头:“三个宗教的祖师爷咱们都得拜啊?”

“你个瓜娃子!废话咋这么多?!”老爷子皱着眉头,不耐烦的说道:“老子让你拜就拜!赶紧跪下!叩谢祖师爷传法!”

被老爷子这么一吼,我也不敢磨蹭,扑通一声,直接冲着画像跪了下去。

“只要我一挥手,你就磕一个头,明白吗?”老爷子问我。

我点点头:“明白!”

老爷子拿出一炷贡香,点燃之后,恭恭敬敬的冲画像拜了拜,然后将其一把插进了香炉里。

“沈家子弟沈世安,恭听祖师爷赐法传道。”

话音刚落,老爷子就猛地挥手,我没敢犹豫,直接一头就磕了下去。

待我磕完头,他又点了炷香,面朝画像站着不动,嘴里念念有词的絮叨了起来。

“诸位祖师来厅堂,口言佛道法无常。”

“道尊灵光高万丈,佛家普度人茫茫。”

“弟子磕头拜门下,祖师有话对我讲”

念到这里,老爷子又是一挥手,我也随之磕了个响头。

“一拜天地人神鬼。”

老爷子挥手,我磕头。

“二拜祖师好心肠。”

老爷子再次挥手,我继续往下磕头。

“三拜真法透阴阳。”

念到这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被老爷子插进香炉里的那柱贡香,其燃烧速度很突兀的变快了。

就像是有人对着贡香吹气一样,那种变化任谁都能一眼看出来。

“四拜风雨雷电养四方。”

每念完一句,我都是一个响头。

这时,老爷子缓缓转过了身,握着那柱贡香,绕着我的脑袋转悠了起来。

“巫点灵慧,道化三光,佛法无量,祸福自当。”

“度人解难,莫黑心肠,钱财易得,贪必遭殃。”

“人做善事,树结善果,人若为恶,恶报还身。”

“弟子谨记,祖师真言,修法一日,自见众生。”

等老爷子念完这一大段咒词,插在香炉里的那柱贡香,也彻底的燃烧殆尽了。

见此情景,老爷子冲我使了个眼神,低声说:“连着磕三个头,要响!”

说完,他就将手里的那柱贡香插进了香炉里,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一听老爷子说要“响”,我也不敢偷工减料,咬着牙就磕了三个响头,脑门都给我磕紫了一片,疼得我直抽冷气。

听见那种极其悦耳的响动,老爷子欣慰的笑了,但他那种表情,我越看越觉得他是在幸灾乐祸。

“沈家后辈沈世安,拜请祖师赐仙丹,一口仙丹落下肚,五方福气自来攀。”

老爷子神神道道的又念了几句,之后就从兜里摸出来了一颗黑乎乎的东西,说是沈家的密制“丹药”,吃了就能引来五方的福气。

我也没多想,接过来张嘴一口就给吞了。

虽然这丹药的造型略微有些奇特,不是浑圆的那种,像是卷着的皮,但不得不说啊,口感还是相当好的,只是酸酸甜甜的有点像是那个

“爷,这是啥子仙丹嘛?”我一脸好奇的问了句。

听我这么问,老爷子顿时就翻了个白眼:“憨批,那是果丹皮。”

得到这个答案,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了,一愣一愣的问:“你不是说仙丹吗?!”

“意思一下就行了,要啥子仙丹嘛?老子从身上搓点泥给你当仙丹你要不?”老爷子说着,特别嫌弃的看了我一眼。

我不说话了,很无奈的看着老爷子,只觉得这老头儿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你现在算是沈家的子弟了,有的事你也够资格掺和进来了。”老爷子说着,缓步走上楼,头也不回的说道:“一会你帮我去外面挂个灯笼。”

“挂灯笼?”我一愣:“啥子灯笼?”

老爷子没给我回答就消失了,过了两分钟,才从楼上走下来,手里提着一个足有暖壶那么大的红灯笼。

灯笼罩不像是纸做的,有点像是动物的皮革,凑近看还能看见毛孔,只不过是红色的罢了。

在那上面,还有不少用黑墨勾画出来的图案,兽形图案占了大多数,正面写着一个大大的“沈”字。

灯笼下悬吊着一串铜铃,凑近了看才发现,那些铜铃都是人头雕像,足有十八个。

这些铜铃雕像看着很是传神,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刻画得惟妙惟肖,男女老少都有,样貌各不相同,但表情却是统一的。

所有雕像的脸上,都写满了痛苦两个字,眼睛瞪大不说,嘴也大大的张着,仿佛是在跟我们求救那般,越看越瘆人。

“这灯笼看着有点邪性啊”我皱了皱眉。

“这是沈家的灯笼,也是沈家的招牌。”老爷子说着,随手将灯笼递给我:“人活一口气,门前一盏灯,只要沈家的人没死绝,这灯笼就能挂。”

“挂这灯笼有啥子说法嘛?”我好奇的问:“总不能是挂着玩的吧?”

“这是叫人的。”老爷子笑道:“你去挂上就知道有啥子用了。”

闻言,我也没再多问,提着灯笼就出了屋。

刚开始我还在琢磨,这灯笼挂哪儿比较合适?

结果我一出门,抬头就看见了门框侧面的那个大铁钩子,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抬手就把红灯笼给挂了上去。

在这时候,夜风恰巧刮了起来,那十八个吊在灯笼下的铜铃,也随之连连作响。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铜铃响起来的时候,我并没有听见任何能跟铃响联系在一起的声音。

我所能听见的,只有那阵隐隐约约,飘忽不定的笑声。

真的。

那笑声不是一两个人能够发出来的,而是一群人在笑。

“爷!”我忙不迭的跑回屋,喊了一声:“那铃铛不响啊!!”

“笑了吗?”老爷子问我。

我下意识的回了句:“笑了。”

“那就行。”老爷子点了支烟抽着,表情很是淡定:“笑了就证明灯笼没坏,安生等着吧,过不了多久,那帮后生就得来跟我打招呼了。”

“那帮后生?”我霎时就反应了过来,问:“你说的是那帮来老街找书的降师?”

“是啊。”老爷子笑道:“我不是答应老陈了吗?我得把那帮后生打发走啊!”

“要是那帮人不听你打发呢?”我试探着问了句。

老爷子抽了口烟,似乎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很淡定的说。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那就没有不听我打发的人。”

说着,老爷子的表情也渐渐冰冷了起来,往大门的方向看了一眼,说。

“老街不大,但也容不得他们放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