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杀(1)_第九守秘局

第四十七章 杀(1)

2020-02-02更新

  近几天沪市都是阴雨绵绵的天气,昨夜才下过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地面上淤积的雨水都还没来得及干,此刻却似乎又要开始了,阴冷的雨点不断拍打着落地窗的玻璃,发出一阵细密又让人心焦的声响。

  宋落金很讨厌下雨,或许是讨厌那种湿冷的空气,每一个雨天他的心情都很差,这点在论坛公司里并不是什么秘密,这次雨天亦是如此。

  宋落金有些坐立不安,像是屁股下面硌着一块石头,怎么坐都感觉别扭。

  “杀我?”宋落金的目光游离不定,不时会看一眼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虽然心里对周抟的恐惧已经到了极点,但他还是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凭什么?”

  “老局长杀你还需要凭什么?”严庆很奇怪地看着宋落金,“杀你还需要解释吗?”

  听见这话,宋落金不禁愣了一秒,因为近几年守秘局给他的印象都很“不错”,虽然他们是在异人圈内的暴力机构,但不可否认他们还是很讲道理的。

  讲道理?

  宋落金小心翼翼地看着周抟,心里也有些摸不准他的想法了。

  “我记得你在沪市省局登记过。”周抟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侧过头看了看窗外的绵绵阴雨,满是褶皱的脸上有一抹回忆的神色,“从你的个人档案看,当时你登记的等级是高级异人,出身于终南山一脉,算是正统的道家子弟。”

  “对。”宋落金点头,“这些与你要杀我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倒是不大,但是我仔细查了查,发现你的档案有许多漏洞。”周抟摸了摸手腕上的镯子,脸上依旧是那副慈眉善目的笑容,“按照档案记载,你离开终南山是在1995年的2月,但经过调查部的再一次核查,他们发现你离开终南山的时间应该是在1989年的6月左右,从那之后你就再没回过终南山。”

  宋落金沉默着,一言不发地看着周抟,眼里隐约闪过一丝慌乱。

  “那几年你干什么去了?”周抟好奇地问道。

  “可能是我登记的时候没记清时间……”宋落金不露声色地说道,“我一直都在各地云游修行,后来跟着几个徒弟学了点商业上的东西,然后……”

  “你见过他们了。”周抟突然说道,打断了宋落金的话。

  宋落金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双眼死死地盯着周抟。

  “你不用觉得我在诈你,我今天就是为了杀你来的,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会杀你。”周抟笑道。

  听见这话,宋落金便开口问道:“杀我还需要您老亲自来?您手下尽是奇人异士,随便叫来一个部长都能……”

  “他们杀不了你。”周抟喝了口茶,说道。

  在周抟说出这话的瞬间,严庆与宋落金都不约而同地变了脸色,互相面面相觑地看了看对方,前者的眼神有些诧异,后者则是一种掩饰都很勉强的慌乱。

  “我杀不了他?”严庆不敢相信地问周抟,眼神里满是怀疑,“就他这实力,我一个能打他十个。”

  宋落金默不作声地看着周抟,似乎也在等待周抟给的答复。

  “他跟你一样。”周抟说道,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你是特级异人,他也是,只是没人见他动过手罢了。”

  宋落金心中一紧,但还未曾等他反驳,只听严庆冷不丁地开了口问:“局长,我试试?”

  周抟笑了笑:“不信就试呗。”

  只在瞬间,严庆贴着宋落金的脖颈就挥出了手中的长刀,仿佛连这里的空气都被他一刀切成了两半,发出了一声极其刺耳的尖啸——

  当长刀停下时,沙发的真皮靠背让其一分为二,而严庆想要杀掉的目标宋落金,则已经毫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落地窗旁,仿佛从一开始他就站在那里。

  看见这一幕,严庆都不禁愣了好一会。

  “你们真想杀我?!”宋落金咬牙切齿地问道,虽然语气听着挺硬,但从他煞白的脸色便能看出来,他现在是真的害怕,害怕得都快尿裤子了。

  如果这次来处理他的人只有严庆,那么宋落金便不会这么紧张,因为严庆的实力对他而言算不上压制,正面搏杀他也有五成胜算,如果存心要逃跑的话,他也几乎有百分百的把握能从严庆手里跑出去。

  但现实却不是那么简单。

  他无法忽视那个坐在屋子里慢慢品茶的老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