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三阳灯(1)_第九守秘局

第三十六章 三阳灯(1)

2020-02-02更新

  木禾并不知道这些虫子的危险性有多高,在她眼里,这些只是一堆会嗡嗡嗡的小飞虫罢了,看起来还挺憨态可掬的,短胖圆球般的身子只靠两个黑白色交叉的小翅膀支撑,飞起来那叫一个滑稽。

  “虫虫,好多。”木禾一蹦一跳来到陈闲身边,眼睛睁得大大的,看那些乌殂虫的眼神就像是小女孩见到了萤火虫,又是兴奋又是好奇,“我们抓一些回去吧?”

  “…….”

  陈闲为了拖住这些乌殂虫已经快累掉半条命了,满头大汗地维持着那些金属粒子的稳定,此刻他更是将这堵黑墙当做了重型盾牌不断移动托举着,竭尽全力去挡住那些在空中飞舞盘旋的乌殂虫。

  这时候他已经快累得半死了,结果再一听木禾的话。

  我们抓一些回去?

  陈闲从来没有骂过脏话,但在这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姑奶奶您可真够敢想的!您特么是我亲祖宗啊!

  “你过来。”陈闲强忍着想骂人的冲动,瞪了木禾一眼,“快点!”

  木禾虽然不知道陈闲想做什么,但一看他表情似乎要生气,木禾便不敢多问急忙跑了过去,特别乖巧地站在了陈闲身边。

  只要陈闲侧过头看她,她便会在瞬间露出一个天真可爱的笑容,无辜的大眼睛似乎在说我可没有做坏事哦。

  陈闲没有说话,默默地将她瘦弱的身子揽在怀里,紧紧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木禾经常会有意无意地抱着陈闲,主动跳进他怀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被陈闲主动揽在怀里之后竟觉得有些奇怪,似乎这也是她第一次被陈闲如此强硬的拉到怀里。

  “陈闲?”木禾仰着头看着他,呆呆的脸上似乎有些迷糊,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粉嫩的小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烫了。

  “有事一会再说,我先带你出去。”陈闲下意识地说道,随后便紧紧地抱住木禾,猛然甩手之间抽走了这堵黑墙。

  如巨型盾牌般屹立在魏然卧室中的黑墙,只在瞬间便化作了铺天盖地的金属粒子,而陈闲就是那块吸引金属粒子的特殊磁石。

  只见那些黑光金属粒子如沙尘暴般,迅速将陈闲包裹在其中并不停地飞速旋转,直至化为亲肤性极高的液态金属,缓缓将陈闲与木禾的身子保护在其中。

  陈闲依旧是那副身披乌黑铠甲的模样,但木禾却没他那么幸运,毕竟她不是寄生体的主人,所以陈闲再怎么努力去控制金属粒子的状态,也只能勉强像包粽子一样严严实实把木禾裹在里面,只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小脑袋。

  “不舒服。”木禾靠着陈闲的右肩,看着陈闲一直嘟囔着,“我可以,自己跑。”

  “你速度没我快,别浪费时间了。”陈闲平静地说道。

  在将黑光金属粒子的状态稳定住后,陈闲的身影也瞬间从卧室里消失,伴随轰然一声巨响,地面留下了两个深陷数十厘米的脚印凹坑,而陈闲也带着木禾出现在了阳台处,纵身一跃便从阳台跳了下去。

  这过程中,陈闲也在细心地控制金属粒子,让它们慢慢松开些许,别给木禾造成太大的压力,毕竟她小小软软的就像是个精致的洋娃娃,仿佛抱她的力气大一点她都会疼,当然这也只是陈闲的想象,如果是鲁裔生来看他一定会认为木禾是铁打的暴力萝莉,属于一拳能把别人头打飞的那种。

  落地之后,陈闲便迅速融入了这片黑暗的迷雾里。

  这片迷雾的能见度极低,如果不是鲁裔生他早有准备在下面开了三阳灯,可能陈闲第一时间也难以找到他们。

  三阳灯算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法器,由于近代制作方式遗失,所以几乎很难在国内见到这种特殊器具,它原先出自于西蜀地区的茅山教,后由流入十八门法脉之中。

  其整体由灯盏与符杆组成,灯盏不过拳头大小内含八条通道,以纯粹的阳气粒子作为燃料,符杆的结构则是与现代的三角架相似,每一根杆子都必须由西山铁木铸造,并且还得刻上茅山教的引阳秘咒。

  它的运转方式非常简单,只需要将三根符杆接触到地面,那些刻在铁木杆上的引阳咒便会开始作用,不断抽取地下的阳气作为燃料,直至点亮那盏赤红色的三阳灯。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