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饶我一刀(1)_第九守秘局

第三十章 饶我一刀(1)

2020-02-02更新

  陈闲不会所谓的刀法,但他就算会也不顶用,毕竟他手里的这柄兵器造型奇诡,与传统意义上的刀相差很大,传统的刀法用在它身上并不好使。

  他使用这把锯肉刀的方法很简单也很直接,只要在躲避攻击的同时保证自己每一次出刀都能使上十分力就够了,不需要任何花里胡哨的动作,每一刀的目的都非常直观,不是用来招架防守就是用来主动攻击,从某个角度来说……这种几乎是战斗本能的作战方式,已经超出了所谓刀法的界限。

  血腥狰狞的锯肉刀就像是陈闲延伸出来的手臂,而那些寄生在陈闲体内的黑光金属粒子则就是它们之间连接的神经血管,厚厚一层液态金属直接将陈闲的右手与锯肉刀彻底裹在一起。

  在陈闲落刀的刹那,大厅中轰然一声巨响!

  仿佛这一刀直接劈开了空气的屏障,连刀身经过的那片区域都变得诡谲万分,看起来就如火焰上方被加热的空气,光线不同程度折射后造成的那种无序歪曲现象,整个空间似乎都变得虚幻扭曲。

  诡异老人看见这一刀冲自己脖子砍来,下意识便想往一旁躲避,但它万万没想到陈闲还有后招。

  虽然陈闲握持锯肉刀用的是双手,并没有多余闲出来的手,可是在诡异老人有躲闪的动作时,从他右肩出迅速钻出一只漆黑如墨的“手臂”。

  这条手臂粗壮如海碗,手掌更是失去了部分人类的形态,看起来更像是某种近似于人类的怪物所拥有的手,五个指尖都呈锋利的圆锥状,在碰触到诡异老人的一瞬间,指尖瞬间穿破了老人的皮肤组织,几乎都抓住了它的骨骼。

  “砰!!!”

  一瞬间,别墅仿佛都紧随着震颤起来,飘浮在空气中的赤色烟尘也像是受到了强烈的冲击,那些大面积的片状烟雾更是直接被吹散,腐臭的锯肉刀与诡异老人脖颈碰撞时发出的声音更是近乎于爆炸般的巨响。

  陈闲只感觉这一刀砍中的不是诡异老人,而是一块坚硬无比的巨石,在砍中目标的瞬间便被震得双手发麻,只感觉手臂的骨关节都在咔咔作响,似乎已经承受到了极限。

  比起陈闲,诡异老人明显要狼狈得多。

  虽然砍中它的反馈不是那么好受,但这一刀确确实实是砍进去了,从脖颈处一直劈到胸腔才止住,它整个脑袋都随着破碎的胸腔歪在一边,看陈闲的眼神更是从未有过的惊恐。

  “这都不死?”陈闲皱着眉看着它。

  老人一脸的问号,完全不知道陈闲失落个什么鬼,像是它这种等级的异常生命,随手便能捏碎许家雷法召出的九炁雷,想要破开它的肉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是重型热武压制或是那些老一辈异人出手…….

  “再饶我一刀。”

  陈闲就像是与卖菜的摊贩一样讨价还价,但他明显是不讲道理的那一方,不等诡异老人给出任何反应,陈闲手中的锯肉刀便再次举起,刀身之上血雾升腾,浓烈到几乎都要凝结成实质的邪气更是在这瞬间冲天而起!

  砰!!

  陈闲抬手又是一刀,不偏不倚地砍入了之前劈开的伤口里,这一刀的力气明显要比上一刀大得多,从胸腔划下直接将老人给劈成了两半残尸,骇人的相互作用力给陈闲带来的疼痛也比上次要剧烈数倍,甚至连许雅南都听见了他手臂骨碎裂的声响。

  待陈闲抽回锯肉刀横刀立马地站在大厅之中,弥漫在四周的赤色烟尘也因第二次冲击激荡得无影无踪,精致奢靡镶满了钻石的吊灯也随之落在地上摔了个粉身碎骨,氤氲的黑暗如猛卷袭来的海啸般彻底将大厅吞没。

  在这片令人不安的黑暗中,陈闲握持着血腥狰狞的锯肉刀,不断在大厅中穿梭突袭,杀死了一个又一个不知来历的异常生命,他那消瘦的背影看着就如同一个重回人间的恶魔,那双平静的眸子似乎能在黑暗中隐隐发光——

  许雅南呆滞地看着场中不断快速移动的那道身影,表情就如做梦一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在她眼中仿佛这世界上什么都不剩了,她唯一能看见的,只有陈闲那双平静如海底幽渊的眼睛。

  那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眼睛。

  眼白隐约亮着白色的柔光,黑色的虹膜则要比这片黑暗更加纯粹。

  仿佛他本来就来自于黑暗,在这片如迷雾般蔓延的黑暗区域,陈闲似乎比那些异常生命更加自在,如鱼得水地享受着这种令人不安的氛围。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