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故事(2)_第九守秘局

第十八章 故事(2)

2020-02-02更新

  一个月前,宁川大学的四个女学生结伴出游,她们在距离市区一百六十公里外的九灵山中游玩了整整一天,在这过程中并没有发生任何奇怪的事情,直到她们回到学校,重新投入学习生活…….

  “大概在六天前的深夜十一点左右,这四个学生都遇见了一件怪事。”

  “怪事?”陈闲眼里有些好奇。

  “她们都听见了一个声音。”宋决明说着,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才补充道,“当时她们在外面的一个餐厅里吃饭,声音出现的时候很清晰,就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在她们耳边用钢笔在纸上写字,一边写还一边说话。”

  “说什么了?”陈闲问道。

  “一个故事。”宋决明拿起手里的记录本,大概扫了几眼,照着记录内容与陈闲他们念道,“宁川是个轻松自由的城市,不像我以前去过的那些大都市,这里很少有资本家压榨生命的味道,我也可以闲下来了……今天我想起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她叫李婉儿。”

  听着宋决明像是复读机一样的讲述,陈闲也颇感好奇,就像是旁观的听众一样,显得有些兴致勃勃。

  “她美得像是一朵茉莉花,光滑的皮肤像是奶油,腰下还有一颗红红的痣,我很喜欢,它也喜欢,所以它盯上了这个美丽的女孩,即使她很快就会变得丑陋。”

  “在一个雨夜,女孩听见了陌生的敲门声,外面传来了男友的声音,所以她很放心的去开了门,但开门之后却看见了它,那个飘在空气里晃晃悠悠,滑稽得像是在跳舞的人头。”

  “这个雨夜很凉,像是土堆里埋着的棺材一样凉。”

  “她被它剥下了皮,那个残忍的畜生,她被它挖空了内脏,那个残忍的畜生。”

  “我不喜欢这个故事,因为我亲眼看见了她腐烂的身躯,变得像是发绿的烂猪肉一样令人作呕,美好又一次变得丑陋,希望下次可以……可以是另外一个有趣的结局。”

  话音一落,宋决明便止住了声音,点点头表示这个故事说完了。

  陈闲有些茫然,鲁裔生也是如此。

  他们俩都表示这故事听着很奇怪,就像是一个网络上手法拙劣的惊悚故事,没头没尾完全不明所以啊。

  “这个故事……跟这起案件有关吗?”鲁裔生小心翼翼地问道。

  “故事中的李婉儿是现实存在的。”宋决明说道,轻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当时在餐厅里吃饭的四个女学生之中,有一个女学生的名字恰好就是李婉儿,而且跟这个故事里的细节能对应上,她有男朋友,而且她这个地方……也有一颗红痣。”

  见宋决明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自己的臀部,陈闲跟鲁裔生不禁面面相觑了一阵,表情都变得有些错愕。

  “这个故事是谁说的?”鲁裔生又问。

  “不是跟你说了么,是一个看不见的人。”宋决明抽了口烟,开始分析道,“说不准是个灵体。”

  “宋科长,如果现实中的李婉儿就是这个故事里的女主人公,而且细节都能对应上,那么这个故事是不是……”陈闲想到了一种有些不可思议的可能,但没敢随便说出口,只能抱着一种试探的口吻,点到即止地问了一句。

  宋决明似乎知道陈闲在想什么,直接点点头说是。

  “现实中的李婉儿已经死了。”宋决明递过来几张令人不敢多看的彩色照片,表情变得有些沉重,“死亡的时间以及当夜的气候,死亡的方式还有过程……几乎都与故事一致。”

  “有人故意顺着这个故事来作案?”鲁裔生一愣。

  “不一定是人。”

  陈闲说着,面不改色地开始翻阅那几张尸检照片,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哪怕让他仔细观看那些令人作呕的照片,他也没有感到半点不适,像是早已司空见惯了。

  照片上是一具被四分五裂的女性尸骸,皮肤组织呈大面积缺失的状态,内脏也有严重缺失的现象,胸腔至腹腔有一条被剖开的伤口,似乎那些内脏就是从这里掏出去的。

  “剩下的两个死者也是这么死的?”陈闲问道。

  “不是。”

  宋决明摇摇头,将手中的资料记录翻页,头也不抬地说。

  “他们也有自己的故事。”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