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生命金(1)_第九守秘局

第六章 生命金(1)

2020-02-02更新

        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不单是压抑那么简单,还有种若有若无的莫名而来的危险感。

        常三思能感觉到陈闲情绪的些许波动,但这种波动非常细微,导致他也很难判断陈闲心理活动是什么样的,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陈闲不想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这其中肯定有某种隐情。

        “不能说吗?”常三思皱紧了眉头显得有些失落,他的这种反应也从侧面印证了科研部成员与其他部门成员的差异,他们这些科研出身的成员普遍情商都很低,哪怕有些时候明摆着追问是不礼貌的事,他们也依旧会问出来。

        “我不是已经说了吗?”陈闲笑道。

        “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们的谈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我是真的很好奇你就当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呗!”常三思忍不住说道。

        陈闲只是笑了笑,并未作答。

        “真的不能说?”常三思又问。

        陈闲想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嘴。

        “口香糖挺甜的,谢谢。”

        常三思嘴角抽搐了几下,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了三个字。

        “不客气。”

        半小时前的对话,半小时后又再度出现,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说话的双方角色对调,双方的情绪也与之前不同,反正从表情来看常三思挺失落的。

        也许是看出来陈闲是打心底里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常三思哪怕再不甘心也只能放弃追问,顺手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密码箱打开。

        里面依旧是一个小册子,但与赠送给鲁裔生的册子不同,这个册子是黑色的,表面像是有一层亚光的金属镀膜,背面有守秘局的铜印以及守秘局独有的那个图腾,而正面则是银色的八个大字。

        守秘局特级成员证。

        “以你的本事,其实不靠这次的异案,最多再过一年也能晋级。”常三思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到旁边的垃圾篓里,顺手将证件递给陈闲,“恭喜了。”

        接过让无数异人朝思暮想的特级成员证明,陈闲的心情却还是如往常一般平静,接过证件也只是轻声道谢,并没有半点激动或是兴奋的反应。

        这种现象让常三思很是蛋疼。

        你特么有没有好好看清楚上面的“特级”两个大字??

        都晋升成特级成员了还不能够让你激动吗??

        能晋升到这一步的异人,就算加上你,全国满打满算也才六十六个,十几亿人里才六十六个这种特殊性还不足以让你自豪?!不足以让你激动??拿到这个证件之后能有多大的特权你难道不知道吗??

        “你是不是有病?”常三思冷不丁地问道。

        陈闲愣了一下,满脸写满了问号。

        似乎是意识到这句话的不妥,常三思急忙又补充一句“我的意思是心理疾病。”

        “没有。”陈闲皱着眉说。

        “我怎么感觉你的情绪像是缺失了一样”常三思很怀疑地看着陈闲,“那些老前辈拿到这证件的时候还欢天喜地的,最次也是笑得看不见眼睛,你这反应让我有点失望啊。”

        “早晚都能拿到的东西,提前拿到了也没什么。”陈闲笑了笑,不管常三思如何想,陈闲还是说了一句实话,“而且我也不在乎这个。”

        “严庆他们调查过你,说你是个怪人。”常三思说道,似乎不想去看陈闲那副平静到气人的表情,直接把头别开了去看窗外的风景,“他们想拉你转正进侦破部的时候,底下人给了不少关于你的线索,说你不爱权财也没什么野心,是个很难对付的怪人,看样子还真没说错”

        “其实我很喜欢钱。”陈闲突然说道。

        听见这话,常三思急忙回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头到脚仔细审视着陈闲。

        “你喜欢钱??”

        “曾经很喜欢,因为我一直都很缺钱,生活压力太大了,你没穷过你是不会知道的,柴米油盐都是大开销啊”陈闲长叹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心酸。

        当然,这番话常三思耳中几乎等同于放屁。

        柴米油盐?

        生活压力?

        就你那些年当临时工从守秘局手里赚的钱,只要不胡乱花也不去做生意,绝对足够让你过富足的一生了吧?还跟我在这儿扯淡呢?

        “算了不说这个。”常三思摆摆手,表示不想再跟陈闲过多交流,指着右手边一个加大号的密码箱说道,“这是总部对你的嘉奖,但说实话,我很不想给你,因为这东西我研究了差不多十年,最近才得出来样品当奖品送给你,我真有点舍不得。”

        “研究了十年?”陈闲眼里突然亮了起来,这也是第一次在常三思面前露出这种好奇又期待的表情,“这是什么?”

        见陈闲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常三思也忍不住高兴起来,心里也难免得意了几分,但同时他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这高兴个屁!

        我贱么!

        “你应该有19式黑光手枪吧?”常三思问道。

        “有,刚入职的时候局长给我发了。”陈闲如实回答。

        常三思点了点头,像是在回忆着什么,语气与眼神都变得有些悠远,他轻轻在密码箱上抚摸了几下,表情里有几分不舍“黑光这个名字,最初是为了它起的,其他武器也只是沾了它的光,按照我的想法,其实配得上黑光这两个字的只有它。”

        陈闲安静地听着并未插话,同时眼里的好奇也越发浓重。

        “大概是在十五年前,兰州那边掉了一颗陨石,被送到我们科研部的时候,它已经开始自我解体了,粒子错乱互相排斥,变成了很多粉末状的东西”常三思说道,“我们收集了很多粉末,经过研究,我们发现那些粉末其实是一种拥有活性的金属,”

        “拥有活性?”陈闲一愣,表情很诧异,“那些金属是活物?”

        “从某个角度来看,可以这么说。”常三思点了点头,“我们当时将它命名为生命金,并且发现它对于地球的阴阳粒子有很强的吸附性,所以后来我就想办法将它们的粒子排列重组,利用宗教学的某种自然规则,把它们固定到了相应的状态。”

        说到这里,常三思便点到即止,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当然,就算他说下去陈闲也不一定敢听,因为从他话里的那些内容来看这些金属的来历很不同寻常,关于它们的信息应该也是保密的才对,像是这种被保密的信息,听过之后总是会多出一些麻烦事。

        “按照我们科研部的定义,它算是一种特殊的寄生体,但在你们眼里,它应该算是一种防具。”常三思说道,仿佛是在介绍自己的孩子,眼里有种说不出的自豪,“在宿主身上完成寄生程序后,它会潜伏在皮肤组织之下,只有在必要时刻或是在宿主主动激活的时候,它们才会出现,大概的形状像是一件全覆式的战服吧。”

        “防御力很强?”陈闲忍不住问道,双眼冒着兴奋的光芒,因为他之前在守密人p的商城里逛过,很清楚防御器具的珍贵性。

        在同档次的器具下,武器的价格绝对比不过防具,这就是现实。

        所以一听要送给自己的奖品是防具,陈闲别提有多高兴了!

        “它的防御力当然很强,但它真正强大的地方不是物理防御力。”常三思说道,语气也有些得意,“它可以主动隔绝空气里的辐射、光、热、电、酸、甚至是一切我们已知的粒子能量说句不夸张的,它可以让你处在一个绝对安全的状态里,只要你被它寄生成功,你想死都难。”

        “这这么厉害??”陈闲万分错愕地看着那个密码箱。

        “厉害的地方有很多,你自己慢慢发掘吧,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这也是我们总部把它奖励给你的唯一条件。”常三思说着,慢慢坐直了身子,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说话的节奏变得慢了许多,每一个字都想让陈闲尽可能的听清楚,“如果你接受这份奖励,那就代表你下半辈子都得留在我们守秘局工作,不能以任何方式离职,一旦你离职,我们有权利要求你归还这个奖励。”

        “行。”陈闲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自己暂时还没有脱离守秘局的想法,就算以后不想干了想辞职,该归还的奖励就还,这个倒是没必要贪。

        “可能你不清楚,这个东西一旦寄生成功,想要从你身上剥离很难。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