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常部长的好奇心(2)_第九守秘局

第五章 常部长的好奇心(2)

2020-02-02更新

        鲁裔生顿时就反应过来了。

        这特么是要给我升职啊!!

        “根据你的履历,总部已经确认你有晋升为高级成员的资格,所以”常三思说着,抬手将证件递给了鲁裔生,脸上笑呵呵的,“你升级了,小兄弟。”

        “卧我的天呐!”鲁裔生脏话都要到嘴边了,但一看霍胖子横眉怒目的样子,急忙又给咽了回去,“谢谢常部长!!”

        “谢我干什么,先谢谢国家!”常三思说到这里,见鲁裔生兴奋得跟个孩子一样,他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次特级异案的危险等级很高,你们既然办成了总部自然会给你们嘉奖,该有的都会有的。”

        “那个那个我们有奖金嘛?”鲁裔生一只手拿着黑光手枪把玩着,另外一只手则紧紧攥着自己朝思暮想的高级成员证件,看着常三思的时候双眼都在冒星星,“我记得特级异案的悬赏金都挺高的吧?”

        “这个当然有了。”常三思一笑,“今天早上财物那边已经对接过账了,估计夜里会把钱打到你们账户上,具体数额有多少你们到时候自己看吧。”

        话音一落,常三思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来一颗口香糖,剥开丢进嘴里慢慢嚼着。

        “霍局长,你先带人出去,我有些话想跟陈闲单独聊聊。”

        常三思的要求非常突兀,霍胖子压根就没想到常三思会要求与陈闲单聊,按照以往总部嘉奖成员的流程来看单独聊是几个意思?难不成是想仔细问问案件细节?如果是那样的话也没必要把所有人都支开啊。

        霍胖子很郁闷也很好奇,但可惜的是常三思身份特殊,根本不给他半点多问的机会。

        “行,那我们先出去了。”

        从陈闲身边走过时,霍胖子不动声色地给他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注意点。

        “你们也出去。”常三思看了一眼身后的人。

        “部长,我们”那个脸上长痦子的男人开了口,表情很纠结,“把您一个人留在这儿不太好啊。”

        “没事,出去吧。”常三思摆摆手。

        见常三思执意要清场,那几个保镖面面相觑了一阵,虽然他们脸上的表情很纠结,能看出来他们不想让常三思与陈闲独处,但在常三思的强烈要求下

        很快,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了常三思与陈闲。

        气氛有些压抑,因为他们谁也没说话,都在默默地看着彼此,好像都打算从对方眼里找出些什么,安静了很长时间。

        最后还是常三思耐不住寂寞,似乎觉得自己主动开口有点丢人,说话的时候眉头都皱得很紧“你的话一直都这么少吗?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好奇我为什么把你留下来?”

        “您想跟我聊什么?”陈闲很有礼貌地问道。

        “这三个箱子里装的都是奖励你的东西,但在拿它们给你之前,我有些事想问问你,当然你也可以不回答,东西照样给你,我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常三思突然露出了一个好奇的笑容,目不转睛地盯着陈闲。

        “我在来宁川之前曾经研究过你的档案,也看过你办的那些异案卷宗,按照那些卷宗里的记录,我发现你对付那些异常生命的手段很特殊啊,好像是用吃的?”

        陈闲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说是。

        “不怕消化不良吗?”常三思好奇地问道,因为这个问题在卷宗上没有答案,陈闲也从未给外界透露过相关的信息。

        “我是异人,又不是普通人,怕什么消化不良?”陈闲笑了一下。

        “我也是异人,让我吃那些东西,我照样怕消化不良肠穿肚烂。”常三思轻轻嚼动着口香糖,眼里也愈发好奇,“你的消化系统异变了?”

        “难道这还不够明显吗?”陈闲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常三思,似乎不明白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问这么蠢的问题。

        “嘿嘿,确定就好,我只是好奇。”常三思笑道,“根据资料记载,我发现你能够食用消化的不止是异常生命,其实你什么都能吃对吗?”

        陈闲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沉默下去思索了好一阵,最后才点点头“就目前我遇见的东西或者说物质,我都能吃。”

        “异常生命,异常病毒,各种类型的媒介,我发现你吃的东西很杂啊”常三思咂了咂嘴,眼里闪烁着好奇的目光,“吃的够杂不挑食,只有这样身体才好,你说是不是这道理?”

        陈闲沉默了下去,看向常三思的目光变得有些疑惑,因为他完全不明白常三思要跟自己说些什么,总感觉这个科研部长话里有话。

        言多必失。

        这种时候还是不开口比较好。

        “嘿,你看你又不说话了。”常三思笑着摇摇头,从兜里拿出口香糖递给陈闲,“我从总部带的,可甜了。”

        陈闲皱了皱眉,但还是接过并道了一声谢。

        “根据那些案卷记载,经你的手办下的案子危险程度都很高,甚至有十几起异案都踩到了特级异案的边上,中间有几次你跟其他成员结队作战,他们说你办案其实没那么轻松,有些时候也会身处险境”常三思说话的声音很轻,带着某种寻求答案的味道,“他们看见你被拽进过火海,掉进过硫酸池,那些几乎都是必死的局面,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陈闲心跳快了半拍,但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你是想问我怎么熬过来的,还是想问我为什么这都没死?”陈闲问道。

        “都有。”常三思说着,肯定地点点头,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心,重复道,“都有。”

        陈闲目不转睛地看着常三思的眼睛,安静得让人感觉很是不安,但常三思却没有躲避陈闲的目光,笑呵呵地与他对视着。

        过了大概半分钟的光景,陈闲拆开口香糖的包装纸,丢进嘴里慢慢嚼了起来。

        “我说我命大,你信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