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即将到来的嘉奖(1)_第九守秘局

第三章 即将到来的嘉奖(1)

2020-02-02更新

        陈闲也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只发现自己还拿着手机,跟咸鱼似的半靠在床头,保持着之前上网刷帖子的姿势,而怀里也多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陈闲无奈地看着木禾,抬起手轻轻在她头发上揉了两下,“不好好休息养伤,大半夜的过来干什么?”

        木禾似乎还在生陈闲的气,将头紧紧埋在陈闲的胸前,不抬起头来也不说话,嘴里哼哼个不停,活像是一只受了气的猪。

        想到这点,陈闲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看着眼前气呼呼的小女孩,他没好意思笑出来。

        “你昨天你为什么不陪我”

        “昨天?”陈闲回忆了一下,答道,“我回来的时候看你都睡着了,怕吵醒你就没去陪你。”

        听见陈闲的回答,木禾突然仰起头,气鼓鼓地盯着陈闲。

        “白天!”

        “白天?”陈闲想了想,突然意识到木禾说的是刚回到分局的时候,那个时间段自己确实是去忙其他事了,将她带回起居室之后就没再陪她,“那时候有点忙,所以”

        没等陈闲把话说完,木禾突然又把头埋了下去,很用力的在陈闲胸前蹭了蹭,像是在给主人撒娇的小猫,陈闲并不能看见她的眼神,但从她说话的语气里,陈闲隐约能听出来一种害怕的情绪。

        “我不喜欢一个人我不生你气了”木禾声音还是软糯糯的,但能听出来她情绪不高,这是她第一次在陈闲面前这样说话,仿佛真的被陈闲抛弃了一样,那种可怜兮兮的声音让人说不出的心疼,“我害怕一个人”

        陈闲本还想像是哄小孩那样哄她几句,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见木禾小心翼翼地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心里就像是被堵了块石头一样难受,像是突然间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看见了那个被无数孩子孤立的自己。

        记得当初的自己也跟现在的木禾一样,生活中一切都得小心翼翼,甚至有时还要过分考虑对方的感受,还会想方设法的讨好对方,生怕好不容易得来的朋友又随着其他人那样孤立自己,如果真是那样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孤独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啊。

        虽然这些年来陈闲早已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了,但不可否认,他也一直在刻意规避甚至是选择性遗忘小时候的那些事。

        不过在此刻,他看见木禾却又不由自主地回忆了起来,想起了那段对他而言黑暗又无助的岁月,如果没有爷爷陈跋一直陪着他可能陈闲的性格会比现在还要孤僻,甚至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也说不定。

        “你对这个世界感到陌生吗?”陈闲突然问道。

        木禾似乎没有听懂,只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自己最后的依靠,依旧紧紧地抱着陈闲不愿意松开。

        “我曾经感觉很陌生,跟你一样”陈闲仿佛在自言自语,声音很低,“在外面的时候我也很害怕一个人。”

        木禾微微抬起头,透过散落在额头间的发丝间隙,她看见了一个有些陌生的陈闲。

        自卑,怯懦,恐惧,痛苦

        这些看似与陈闲毫不沾边的词汇,却都很突然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或许是因为看见了这样的陈闲,木禾一时间都忘了难受,她有些迷茫抬起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摸了摸陈闲的脸,像是在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陈闲。

        木禾很快就从那略显温暖的触感得到了答案,还是他,只不过这个陈闲好像要比以往的陈闲更加真实,可能这才是他内心深处的那一面。

        陈闲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有点失态,脸上的表情渐渐被他收了回去,像是突然间又变回了平常的样子。

        “以后不会丢下你了。”

        陈闲轻声说道,笑容或许不是那么灿烂,但眼里却始终有一丝抹不掉的温柔,就像是春天里那若有若无的阳光,看似朦朦胧胧的不真切却又有一种真实的温暖。

        木禾不知想说些什么,嘴里嘟囔了几句陈闲听不清的话,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先帮你洗脸刷牙,然后带你去吃饭。”

        “嗯嗯!”

        在卫生间里,陈闲让木禾坐在一张小椅子上,自己则半弯着腰帮她洗漱,一本正经的表情只让人觉得他是在进行某种科研工作,

        木禾似乎很享受这一切,她很喜欢陈闲这样照顾她,所以在陈闲帮她刷牙的时候,木禾脸上也笑嘻嘻的,两只白皙的小脚丫在椅子边晃悠着,清澈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放在陈闲身上舍不得移开。

        就在陈闲准备去拿毛巾给木禾洗脸的时候,起居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敲响了,咚咚咚的声音听着很是焦急。

        走去开门,陈闲看见了门外一脸兴奋的鲁裔生。

        不等陈闲来得及询问,鲁裔生就一把抱住了陈闲,疯狂地摇晃着。

        “卧槽老大出大事了!!总部来人了啊啊!!”

        “”

        “听局长说是要来特地嘉奖咱们俩的!!咱们俩发了啊啊!!”

        “”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特么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老大你怎么不说话??”

        鲁裔生哼唱到一半,这才发现陈闲的表情又僵硬又尴尬。

        说话?

        陈闲想杀他的心都有了。

        虽然陈闲他们这一层寻常来往的人都不多,但在这个时间点上,正是楼下员工上来递交资料送报告的时候,所以一眼看去楼道里至少有十几名各科的员工,还有两个打扫卫生的阿姨。

        此刻,他们的目光都在放在陈闲跟鲁裔生身上,看他们的眼神就跟看见了两个傻x一样。

        “进进来再说”

        陈闲表情僵硬得像是一个死人,几乎是拽着鲁裔生窜回了自己的起居室。

        关上大门,鲁裔生就像脱了缰的疯狗一样又蹦又跳,完全是一副兴奋剂嗑多的样子。

        “哎哟卧槽!老大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对不对!那你肯定不知道总部的嘉奖对于一个成员意味着什么!这特么是荣耀啊!”

        “荣耀?”陈闲愣了一下,似乎并不能很好的体会到这个词。

        “不说那些虚的,单说他们给的奖励”鲁裔生一副财迷的样子,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不停搓动着大拇指跟食指,“总部对于咱们这些员工还是很大方的,每一次嘉奖都是大数目,不知道这次他们准备给咱俩多少。”

        陈闲好奇地问道“总部嘉奖都只给钱?不给别的东西?”

        “东西有,但是据我所知,很少有那种情况。”鲁裔生挠了挠头,“送东西的话也是送一些特殊的装备吧,譬如法器武器什么的。”

        陈闲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看样子他并没有鲁裔生想象中的那么兴奋。

        这时,陈闲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霍胖子打来的电话。

        “喂?小陈你睡醒了吗??”

        从电话里听来,霍胖子的语气好像很高兴,说话的语调都是翘着的,隐隐约约透露出一种得意又欣慰的感觉。

        “醒了。”陈闲答道。

        “你现在抓紧时间去洗漱一下,早饭先别吃了,顺便去把小鲁找来,一会总部的人要见你们。”霍胖子语气变得认真了几分,也像是长辈在给晚辈的叮嘱,“你们都给我打扮得精神点,好好展露一下咱们宁川分局的风采!”

        “好。”陈闲答道。

        电话就这么挂断了,陈闲收起手机,看着一脸期待的鲁裔生说“霍局让你去换个衣服打扮得精神点,让你好好展露咱们的风采。”

        鲁裔生忙不迭地点头,也觉得自己的嘻哈装扮有点潮过头了,在正式场合那必须是穿西装打领带啊!

        “那你呢?”鲁裔生问陈闲。

        “我又没带衣服来,想换也没地方换啊,一会去洗把脸就行了”陈闲说着,长长地打了个哈欠。

        就在鲁裔生准备回去换衣服的时候,陈闲突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问他“地方论坛上的那个扌鲁大师是你吧?”

        “啊?”鲁裔生一愣,没想到陈闲会问这个,下意识点点头,“是我啊,怎么了?”

        “没怎么。”陈闲重新审视了一下鲁裔生,不禁叹道,“我才发现你口才挺好的,昨天晚上我还看你舌战群儒。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