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没什么难的_第九守秘局

第四十九章 没什么难的

2020-02-02更新

  房区上空的红云已经彻底消散,夜空也再度变得清澈起来,似乎明天是个好天气,透过稀薄零散的云层能看见许多亮着微光的繁星,陈闲便是踏着这夜色而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紧不慢地走出了房区。

  见只有陈闲一人从房区里走出来,霍胖子等人心里都是一沉,顿时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难不成鲁裔生死在里面了??

  “小陈!!里面情况怎么样??”霍胖子急忙带人迎了上去,甩开步子跑得飞快,脸上的肥肉跑起来也是一颤一颤的,“小鲁呢??”

  陈闲接过赵嵩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上恶臭的血污,轻声答道:“小鲁没事,他在里面休息呢。”

  “他是不是受伤了?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霍胖子急切地问道,表情很是焦急。

  虽说鲁裔生只是守秘局的中级成员,放在总部那边也只是很普通的角色,但到分局这边可就不一样了,除了鲁裔生之外也就两个中级成员,绝对的死一个少一个,更何况那两个也不是擅长战斗的异人,如果鲁裔生伤得太重甚至就这么挂了…….霍胖子能心疼死!

  再退一万步说,鲁裔生跟霍胖子之间也是有感情的,除了上下级的关系外,还有一种长辈晚辈之间的情分在里面,所以他之所以这么担心鲁裔生的安危,也是因为有这么一定的情分在里面。

  “他确实受伤了。”陈闲如实答道,不待霍胖子着急地追问,他又补充了一句,“但他受的都是轻伤,没什么大碍,你们不用太担心。”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霍胖子长舒一口气。

  “你是陈闲?”

  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进了陈闲耳中,他回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大衣的中年男人,看着挺面生的,以前应该没有见过。

  “我是。”陈闲点点头,话也不多。

  “我叫金不唤,是守秘局省分局的局长。”金不唤冲陈闲伸出了手,脸上挂着友好又好奇的笑容,“闻名不如见面,这一次我可算见着正主了。”

  “金局长好。”陈闲礼貌的跟他握了握手,也没有多话,转过脸看着霍胖子说,“里面的情况有点复杂,可能需要后勤科跟武装科的协助。”

  “那些纸人还在里面吧?”霍胖子一皱眉,“他娘的,看来还真得让省局的人帮忙把这里炸平了……”

  虽说陈闲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也带来了鲁裔生没事的好消息。

  但不可否认,在场绝大部分的人都觉得陈闲只是逃出来了,而并不是把异案解决之后才出来,他们可不是霍胖子这种跟陈闲打过交道的人,对于陈闲的信心并没有那么足,哪怕他们知道陈闲高级成员的身份,也不会认为他有能力可以解决掉这次的异案。

  在不久前,总部已经将这起案件的危害程度由高级提升到了特级,是标准的红头标注特级异案。

  什么算特级异案?

  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

  想要解决掉特级异案,那么至少要出动一个排的武装部成员,并且还必须出动科研部特制的大规模杀伤性热武,如果不让武装部出面,而是让侦破部出面破案的话,那么两到三个特级成员是必备的条件。

  甚至两到三个特级成员还不够,有的案件还需要七八个,甚至是数十个特级成员联手才能处理掉。

  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负责处理这起异案的就两个人。

  一个是刚入职的高级成员陈闲。

  一个是老油条却又只混到中级成员的鲁裔生。

  他们俩想搞定这起异案?就算把命豁出去拼也不够啊!

  所以说霍胖子对陈闲有信心,但这个信心也有一定的限度,霍胖子虽然很愿意相信陈闲能搞定这起案子,但他的理智却在不停地提醒他。

  这案子跟以前陈闲处理过的异案全然不同,不光是危险程度与办案难度不同,这起案件之中掺杂的因素也复杂得可怕,传染性极强的粒子病毒,未知未明的宗教咒术,还有那朵出现得极其诡异的红云……据调查科科长宋决明分析,这次的案子几乎算是最特别的异案之一了。

  就陈闲一个人,怎么可能搞得定?

  “纸人?”陈闲看了霍胖子一眼,又缓缓低下头,继续用毛巾擦拭着手臂上的血污,头也不抬地说道,“它们都死了。”

  “死了??”霍胖子一愣,忙不迭地问道,“你确定都死了?这事可不敢乱开玩笑啊!”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开玩笑。”陈闲说道。

  如他所言,房区中的那些能够传染粒子病毒的纸人已经全数“死亡”,这一点他在走出房区的时候,一路上都有很认真地验证过。

  所有纸人的死状都是相同的,像是被猛然被化学制品脱水的肉块,又像是被外力揉皱的纸团,都蜷缩在地上变成了碗口大小的“团子”,这些团子上遍布赤红色的脉络,像是纸张燃烧后没有彻底熄灭而留下的一丝丝红线。

  它们带着些许的温度,如同之前从天空中飘落下来的余烬。

  “都是你弄死的?”金不唤突然开口问道。

  陈闲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从某个角度来说,它们算是被我弄死的吧。”

  之前还有些喧嚣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陈闲,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相信三个大字。

  卧槽??

  几千号纸人你说弄死就弄死??

  你开玩笑呢??

  吹牛也不是这么吹的啊!!

  陈闲并不在乎别人看待自己的目光,也懒得去解释什么,擦干净脸之后把毛巾叠好,还给了站在一旁的赵嵩并道谢。

  “屠科长,你还记不记得之前你说的,都不知道那些纸人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你们越杀纸人就越多。”

  闻言,屠森点了点头,说记得。

  “其实不是纸人的数量多,它们一开始的数量就是固定的,但在每次死亡后,它们都能自我分裂重生,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陈闲叹道,抬手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胳膊,“一切常规的物理手段都无法杀死这些目标,你们就算用火力覆盖,用热武大规模轰炸,也都是没用的。”

  听见这话,在场众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特别是武装科的那些战士。

  “你是怎么弄死它们的?”金不唤兴致勃勃地问道,对于陈闲的态度好的不得了,简直比霍胖子的态度都好。

  “跟我们之前分析的一样,它们应该是一种咒术的衍生物,类似于道家驭鬼的方术,它们都有源头这个概念,只要把源头掐死,它们自然也就死了。”陈闲说道,似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对金不唤露齿一笑,“就是最开始没找到源头的时候,想消灭它们还挺麻烦的。”

  “没找到源头你是怎么弄死它们的?”金不唤显得非常好奇,将手下递来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转手递给了陈闲,“之前你说它们能免疫一切的常规物理手段,那是不是可以认为它们能被那些宗教学的手段消灭掉?”

  “不一定。”陈闲摇摇头,“我不会宗教学的东西,所以我不敢断言,但小鲁是鲁班门的子弟,据他说,他用的那些术法好像对这些纸人也没什么用,根本扼制不了它们自我分裂重生的能力,杀了之后没一会就会重生复活。”

  “那你是怎么消灭它们的?”金不唤更好奇了,“我听说你好像是宗教学的绝缘体,既然你不会那些东西,而且这些生物也能免疫一切常规的物理手段,那么……”

  “我把它们的头给吃了。”陈闲突然开口说道。

  一时间,安静的人群变得更加安静,几乎落针可闻。

  金不唤等人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陈闲,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给出这样的答案。

  “吃…..吃了?”

  “对。”陈闲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语气也郑重无比,活像是科研部搞研究的那些学者,“它们的分裂重生都是从头部开始,我怀疑这跟它们的脑组织有关,只要我及时吃掉它们的脑袋,那些纸人就无法分裂重生了。”

  话音一落,陈闲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他也难免有些不自然,毕竟他的性格算是比较内向的,所以他本能地摸了摸鼻子,把目光放在自己手里的锯肉刀上,与其他人断开了眼神接触,这才让他稍微轻松了些。

  “其实说起来挺难,做起来也挺简单的。”

  陈闲露出了一个有些内向的笑容,唇红齿白的笑脸倒是比夜色还要爽朗几分。

  “只要吃了就好,没什么难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