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醒来_第九守秘局

第四十八章 醒来

2020-02-02更新

  鲁裔生朋友有很多,但真正能理解他的朋友却没有一个,所以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的人。

  但他不知道的是,陈闲比他更惨。

  在遇见木禾之前陈闲就没有一个朋友,哪怕遇见了木禾,他也并不认为木禾是自己的朋友。

  如果真要说起来,她应该算是一种变相的家人。

  “生命体征稳定……应该只是晕过去了…….”陈闲细心检查着木禾的伤势,确定她没有生命危险后,这才松了口气。

  鲁裔生站在一旁,远远看着水池边那具黄巾力士的残躯,似乎也不敢随意靠近,生怕那个怪物再诈尸活过来。

  “老大,你下手可够狠的,直接给它剁成肉泥了……”鲁裔生咂了咂嘴忍不住感慨道。

  “它那是活该。”陈闲说话的声音很轻,鲁裔生如果不仔细听的话,很难听清他说了些什么,“我都舍不得欺负她,它凭什么?”

  不等鲁裔生感慨这口狗粮来得真特么突然,只听陈闲突然说道:“你留在这里看着她,我出去看看。”

  “咱们不一起出去?”鲁裔生一愣。

  “我一个人就行了,外面没什么危险。”陈闲摇摇头,说话的声音有些沉重,“现在她的状态很差,虽然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她右臂的骨头已经全碎了,身上还有好几处骨折的地方,所以我们不能随便移动她,必须让分局的人进来增援把地窟通道炸开。”

  听见这话,鲁裔生想了想,忍不住问道:“老大,你准备怎么跟局长交代?”

  “交代什么?”陈闲反问道,然后突然意识到木禾的问题,皱了皱眉说,“我就说她想进来找我结果迷路了,被你意外.遇见救下来,在这种危险的地方受伤也很合理吧?”

  “这倒是……但就不知道他们信不信……”鲁裔生嘀咕道。

  “不管他们信不信,我们信了就行。”陈闲笑道,在鲁裔生肩上拍了一把,“如果想要编造一个谎言,那么就要让自己先相信这个谎言,连自己都骗不过还怎么骗别人?”

  鲁裔生双眼冒着星星不停地点头,对于他来说,陈闲认真的每一句话都是富含哲理的金玉良言,可以学习的地方太多了……这就是学海无涯啊!

  这时,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木禾突然哼唧了一声,似乎她是真的迷糊了,完全不记得自己身处什么地方,也不记得自己遇见了什么事,或许她还以为自己在家里睡觉。

  跟往常睡醒的时候一样,她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本能般地伸出纤细白皙的小手四处乱摸,想要把睡在身边陈闲拉过去…….

  陈闲默默地看着在自己胸前乱摸的那只手,忍不住皱了一下眉,抬起手指轻轻在木禾头上弹了一下。

  “醒过来。”

  “唔…..唔??”

  或许是因为陈闲的声音刺激到了木禾的记忆,一瞬间她就清醒过来睁开了眼。

  看见这张熟悉的脸,木禾抬起手摸了摸,又掐着陈闲脸上的肉扯了扯,她好像是怀疑自己在做梦,迷迷糊糊的表情之中透着一丝怀疑。

  “你再掐我,今天就吃素。”陈闲不动声色地说道。

  木禾嗖的一下把手收了回去,动作之娴熟仿佛早已练习过千百次,脸上还如同生物本能般的堆出了一种谄媚得可爱的笑容。

  “你……你死了……”木禾突然又想起之前的事,表情很突然的变得悲伤起来,眼睛也随之红了几分,楚楚可怜地看着陈闲说道,“你被…..大怪物一拳……锤死了。”

  闻言,陈闲摇摇头,如同哄小孩一般,轻轻揉着她顺滑的头发。

  “我是不会死的。”陈闲轻声细语地说道,“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真…..真的不会死?”木禾仰起头看着陈闲,悲伤的表情渐渐退去,脸上也慢慢有了一种开心的笑容,“你……你好像真的没……没死……”

  话音一落,木禾突然瘪起了嘴,眼睛又瞬间红了起来,可怜兮兮地看着陈闲说。

  “疼。”

  “疼是正常的,骨折了能不疼吗?”陈闲一脸平静地说道,但在这份平静的神态下,却始终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心疼,“安生歇着,躺在地上别乱动,动了会更疼。”

  木禾似乎觉得陈闲很不关心自己,顿时就不满意了,硬是忍着疼把右手举高高杵在了陈闲的眼睛上。

  “疼!”木禾眼睛大大地瞪着,似乎害怕陈闲听不见,又特别大声的补充一句,“好疼!超级疼!”

  陈闲:“…….”

  下一秒,陈闲无视木禾,慢慢站起了身。

  “小鲁,你陪木禾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啊…..好的老大!”

  当鲁裔生双眼冒着星星目送陈闲离去的时候,他心里还在不停地尖叫。

  卧槽!!

  老大叫我小鲁了!!

  他不叫你了!!

  这特么绝对是老大对于我这个头号兄弟的爱称啊!!

  “哼哼哼……”鲁裔生盘着腿坐在地上,双手托腮望着陈闲离去的方向,哼哼唧唧地唱着不知名的歌。

  旁边的木头人站着看了一会,最终还是别过头不忍再看,只觉得自己明珠暗投这辈子算是毁了,跟着这个二傻子……前途无望啊!

  与此同时。

  在城南房区之外,霍胖子等各大领.导开会的帐篷中,气氛尤为压抑。

  “你的人已经进去快两个小时了。”金不唤坐在帐篷一角的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翻看着自己的指甲,“我得等你们到什么时候?”

  “催命啊?”霍胖子很不耐烦地回道,完全没有要尊重上级领.导的样子,一脸沉重地抽着烟,眼里满是担忧,“小陈这个人嘛…..该怎么说呢,对!高深莫测!”

  “…….”金不唤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他这个人连总局的上级领.导都看不透,更何况是你我呢?”霍胖子抖了抖烟灰,开始跟金不唤胡扯,完全是一副明摆着要拖延时间的样子,“你要相信他嘛,他可是咱们局里的好同志,本事那是大大的有,就算搞不定这次的案子,至少也能保证全身而退,你说对吧?”

  “他的名字我听过。”金不唤难得点点头,表示赞同霍胖子的说法,“我承认他的实力很强,但现在不是实力强弱的问题,如果再等一个小时他还不出来,我就让武装部的人把他跟房区一块给炸了。”

  “你别乱来。”坐在一旁的宋决明头也不抬地说道,双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着,房区地图以及许多看不清字符的代码不断从显示屏上闪过,“按照规章流程,就算上级同意你的做法,至少也还需要十二个小时。”

  听见这话,金不唤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觉得自己这个领.导当得很失败。

  “我怎么觉得你们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呢……”

  “都是刺儿头呗。”屠森闷闷地插了一句,瞥了金不唤一眼,然后继续闭目养神。

  金不唤又叹了口气,觉得这辈子叹的气都在今天给叹完了。

  霍甲子,屠森,宋决明,赵嵩,他们都是在守秘局总部能叫得上号的人,论资历不比自己少,只是仕.途不顺职位低了一些,凑巧又被总部调来宁川这种小地方守水塘罢了,要他们像本地出身的那些干部一样对自己毕恭毕敬……这着实难了点。

  之前刚见面的时候倒是挺配合,说话也挺客气的,但现在看来,他们应该就跟那些妖怪一样都现原形了。

  “局长!!有情况!!”

  这时,一个分局调查科的员工突然闯了进来,着急忙慌地喊着:“房区上出现的那朵红云消失了!!”

  “什么??!”霍胖子一惊,不敢多想急忙带帐篷里的人跑了出去。

  房区上的情形正如那个员工所说,之前还悬浮在空中的诡异红云,此刻的确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据目击者称,那朵红云似乎是突然间凭空消失的,并没有人看清楚它消失过程的具体细节。

  “难道他们成了?”宋决明嘀咕道。

  “成了好,成了好……”霍胖子搓着手,又期待又焦虑地往房区那边望着,“但他们进去这么久也没个信,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咱们也不知道。”

  “要不我带人进去看看?”屠森问道,这已经是他第七次提出这个要求,前六次都被霍胖子一口否决,理由是里面太危险,而且陈闲临走之前也嘱咐过别让其他人进去。

  霍胖子犹豫着,虽说红云消失了算是一件好事,但不管怎么说,现在也不能随便确定里面没有其他威胁,之前武装科的人能逃出来都是侥幸,如果运气不好……他们栽在里面了怎么办?

  就在霍胖子犹豫不决的时候,眼尖的赵嵩突然推了他一把,语气很兴奋。

  “老霍!有人出来了!你看那是不是小陈??”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