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命门_第九守秘局

第四十六章 命门

2020-02-02更新

  生气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陈闲对此深有体会。

  在遇见木禾之前陈闲很少会生气,用旁人的话来说他就是标准的佛系青年,心境平和得令人发指,似乎遇见什么事都不会动怒,直到木禾出现……

  看见木禾用手抓饭吃,陈闲会生气。

  看见木禾把好不容易洗干净的衣服弄脏,陈闲也会生气。

  看见木禾不听话非得跟自己挤在一张床上睡,陈闲还会生气。

  陈闲觉得自己变得经常生气,但他却从来没有因为这些事骂过木禾,最多也只是说她几句消消气罢了,自己偷偷郁闷一会这股气也就散了,直到陈闲看见了自己怀里遍体鳞伤的木禾,他这才知道那些都不是生气,哪怕以前被那些异常生命逼入绝境,那些所谓的怒火也只是情绪肤浅的一种变化罢了。

  真正的生气。

  真正的怒。

  应该是现在这样。

  陈闲面无表情地慢慢抬起头,看着那个泰山压顶般向自己砸来的巨拳,他不闪不躲反而猛地一步上前,几乎瞬间就移动到了黄巾力士的攻击范围死角,也不等暴怒的黄巾力士来得及抵挡,他张大嘴如同失去了理智的野兽一般,双眼通红地一口咬在了黄巾力士的腿上,硬生生撕扯下了足有半米长的一块腐肉。

  “啊啊啊!!”

  在黄巾力士凄厉的惨叫声中,陈闲已经抱着木禾从它身旁跑了出去,短短一瞬间就来到了几十米开外的鲁裔生面前。

  “老……老大……你没事吧?”鲁裔生说话都不利索了。

  陈闲不光没死还出来力挽狂澜,这一点确实很让鲁裔生激动,也让他有了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但此刻的陈闲却让他感觉有些陌生,甚至是害怕。

  虽然陈闲那双遍布血丝的眼睛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但鲁裔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陈闲散发出的那种极端危险的气息,他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陈闲,而是一个恨不得将眼前一切都撕成碎片的怪物!

  “帮我看着她。”陈闲说话的语气很温和,与他危险的气息很不相符,像是另外一个人在说话,“她右臂骨折了,尽量不要动她,让她躺在这里就好。”

  “啊…..好!”鲁裔生忙不迭地点头,说话也显得小心翼翼,“老大……你没事吧?”

  陈闲并未作声,只是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你安生歇着,我去宰了它。”

  此刻,鲁裔生也发现了陈闲的变化。

  如果说每一个异人都是可以自主吸引阴阳二气的漩涡,那么此刻的陈闲就是鲁裔生见过的那些“漩涡”里最为夸张的一个,数不清的阴阳二气被他引得从空气中剥离,正如洪流般在涌入他的身体……若是之前的陈闲只是一个可以让阴阳二气缓缓流入的湖泊,那么现在的他便是一片看不见底的深海。

  鲁裔生发现这点的时候心中更是惊骇莫名,只觉得现在的陈闲跟之前相比完全是变了一个人,那种不由自主散发出的气息更是强大得让人心生恐惧,就算是守秘局的特级成员,或者是那些宗教法脉中的得道高人……跟现在的老大相比也不过如此吧??

  在陈闲转身离去时,鲁裔生也注意到了另外一件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水池空了。

  没错,空了。

  之前水池里那些不详的黑色液体尽数消失殆尽,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连半点痕迹都未曾留下,就如同一口干涸枯竭了多年的水池所见之处满是沙尘,当有风吹过,水池中更是会升起一片尘埃……

  那些黑水呢??

  难道从之前出现的那个漩涡里流走了???

  鲁裔生想不明白,但他也没精力去想,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他去注意。

  “现在的你……不如你的主子……”陈闲明晃晃的从黄巾力士眼前走过,去捡起了那柄不断震颤的锯肉刀,然后用袖子擦了擦刀背上不断溢出的鲜血,“我还以为你能瞬间把自己的手长回来……看来是我想多了…….”

  回到主人手中,锯肉刀疯狂震颤的现象也逐渐停歇,但刀背上流出的血液却不曾止住,反而发生了某种连陈闲都想不明白的变化。

  那些血变黑了。

  如同腐败了多年的变质血液,恶臭的气味不断在地底洞窟里蔓延着,而这种变化更是如同传染病一般,将那些之前就流到地面的血也感染跟着变了颜色。

  它们就如同这个世界上最污秽的存在,粘稠滑腻的“躯体”散发着不详的恶臭,将这片区域都变成了真正的污浊之地,而陈闲这就是这片污浊之地的主人。

  “这才是你本来的面目吧……”陈闲喃喃道,如同与多年未见的老友重逢,用袖口轻轻擦拭着刀身,“以前没把你用好……现在再试试……”

  话音一落,陈闲的身影瞬间就从黄巾力士的视线中消失,当他再一次出现时已到了黄巾力士身前。

  只见陈闲握持锯肉刀一跃而起,从黄巾力士的胸腔处起刀劈下,如同经验丰富的主刀医生那般,从胸腔至腹腔垂直向下,在黄巾力士的身上拉出了一条极致完美的手术线。

  一瞬间伤口崩裂,那些腐烂的内脏争先恐后的从黄巾力士体内涌出,如同在地窟里下起了一场血腥的暴雨,无数腥臭刺鼻的脏器接连不断地落在地面上,发出了富有节奏并蕴含着某种奇特旋律的声音。

  这本应该令人遍体生寒的画面,此刻竟透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美感。

  站在这场血腥“暴雨”之中的陈闲就像是一个忘记带伞的落魄绅士,他略显急切的从暴雨中出,漫天腥臭的血滴打在他身上,将他身影都遮掩得朦朦胧胧,看着如同画中人那般不真实。

  他之所以在走出去的时候会显得有些焦急,那是因为他预知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在凄厉的惨嚎之中,黄巾力士看似无坚不摧的身躯轰然倒塌,如果陈闲没有及时从它身下走出去,那么他十有八九会被黄巾力士压在身子下,甚至有可能被挤入那条开了口的腹腔里。

  黄巾力士的力气很大,哪怕是现在的陈闲也不如它。

  但陈闲很聪明,他根本不给黄巾力士发挥的机会,也并不打算给它临死反扑的机会。

  当黄巾力士倒地之后,陈闲瞬间就闪到了它的后背上。

  “你应该跟那些普通的异常生命不一样……我之前就应该想到了……那个被你主子抛出去的泥人……那是法器也是媒介吧?”陈闲喃喃自语道,抬手一刀劈开了黄巾力士的后脑,然后将手臂伸了进去慢慢掏着,“你是用媒介聚集能量才具现化的生物……所以你有自愈的能力…….”

  如陈闲所说,黄巾力士拥有不弱于老人的自愈力,但在老人被陈闲消灭后,这种自愈力也就被减弱了几分,至少不会在瞬息间就止住生命力的流逝,受伤之后的恢复速度也不比之前。

  当然,这并不是说黄巾力士失去了自愈力,它的自愈力只是被减弱而并没有消失,给它一定的时间它便可以自我修复得完好如初。

  陈闲不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

  就像是打丧失理智的疯狗一样,既然要打那就一定要抓住机会打死,不然迟早会被它反咬一口。

  伴随着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咕噜声,陈闲慢慢从黄巾力士的脑组织里抽出手臂,而手里也攥住了一个沾满了粘液的泥人。

  不等黄巾力士开始反抗,陈闲如同打棒球一般将泥人高高抛起,然后双手握住锯肉刀猛地一砸,直接将其砸成了粉碎。

  黄巾力士慌了。

  哪怕它没有太多智商,它也知道那个泥人是它的命门。

  “自愈力消失了吧?”陈闲好奇地问道,眼中的血丝愈发明显,说话时那种平静的语气更是让人心生畏惧,“消失了就该我了。”

  话音一落,陈闲便扬起了手中的锯肉刀,完全将它当成锤子来使用,一下接着一下不断往黄巾力士的头部猛砸着。

  “嘭!!”

  陈闲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安静得让人害怕,而他对于黄巾力士那种彻骨的恨意,更是在血肉横飞的之中被他宣泄得淋漓尽致。

  “嘭!!”

  “嘭!!”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