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长刀破空(1)_第九守秘局

第四十五章 长刀破空(1)

2020-02-02更新

  在漆黑幽暗的黑水之下,陈闲如同一个飘浮在虚空中的幽灵,整个人都奇异地悬浮在了漩涡的中心区域,任凭水面下暗流涌动,他的身躯也依旧保持着某种微妙的平衡,既不浮不沉,也没有随波逐流,仿佛变成了一个与这片空间隔绝的存在。

  他的意识涣散如同一片混沌,似是进入了某种昏迷……不,应该是某种让他感觉异常舒适的深度睡眠,这种感觉上一次出现是在精神病院的营养舱里,那短暂的“睡眠”让他无比满足亦充满回味。

  毫不夸张的说,他很愿意这样安稳地睡上一辈子。

  在并不算广阔的水池中,陈闲就像是最大的那个漩涡,无数的黑色液体往他所在的方向疯狂汇聚,在接触到他的瞬间,又会被他的皮肤吸收进入他的体内,仿佛是新生的血液般不断在他体内流淌循环——

  若是他处在清醒的状态,此刻他必然会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进行某种变化,或是说…..进化,如同饥饿了多年的四肢百骸正在不断鲸吞这些黑色液体,体内的亿万细胞也在进行一种无法形容的蜕变,那种奇异的变化,仿佛正在让他变成另外一种生命。

  “看不见人啊……”鲁裔生站在距离水池较远的位置向漩涡处望着,眼中的神色既紧张又不安。

  鲁裔生最初以为陈闲要从水下出来了,但等了十几秒也未曾看见陈闲的影子,只看见那个漩涡在越变越大,水池中的黑色液体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水位线下降的速度让他只觉得有人打开了水池的排水阀门。

  几乎每一秒水池中的水位线都在下降,甚至有时会在一秒内下降数厘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鲁裔生百思不得其解,虽然搞不清这突然出现的异象是危险还是安全,但他心中那种无法抑制的不安感却愈演愈烈。

  那是万物生命天生自带的能力,算是预知危险的某种本能。

  鲁裔生是异人,这种本能比普通人更加强烈,所以他的第六感给他的反馈,让他渐渐有了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虽然这一池黑水屏蔽了所有水下的事物,让人一眼看不见底,但鲁裔生能感觉到,水底下应该潜藏着某个极度危险的存在。

  如同神话传说里的魔,或是某种更可怕的未知生命体……

  那种强大到无法用语言具体描述的生命力,正不断从水池下清晰的传出来。

  在鲁裔生眼里,此刻的黑色水池已经变得如同海底的幽暗深渊,极度的阴冷压抑却又一眼望不到底,只能模糊感觉到那个居住在深渊里的存在。

  那是老大吗?

  鲁裔生心里非常矛盾,他本能的觉得那个生命体不是陈闲,因为他现实跟陈闲见过许多次面,他知道陈闲强大,却也绝不可能强大到这个地步……虽然他这么想,他的理智也在告诉他水下的生物不会是陈闲,但不可否认,他心里还是怀揣着许多希望。

  如果水下的那个未知存在不是陈闲而是其他东西,现实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因为从那种恐怖的生命力来看,它的威胁程度绝对不会比这个巨型腐尸弱,甚至更强!

  此刻木禾已经从乱石堆里爬了出来,她浑身都是土砾沙尘,灰头土脸的模样看着狼狈到了极点,可是她身上竟然没有半点伤痕,根本看不出她之前才被黄巾力士砸飞出去过。

  当然,这并不能说明木禾的身体机能足以与黄巾力士抗衡。

  之前将她砸飞的那一拳并没有真的砸中她,将她击飞出去的主要元凶是拳头在落地后引出的冲击波,如果那一拳真的砸实了……木禾很可能会步陈闲的后尘。

  “快跑!!别跟它打了!!”鲁裔生见木禾从乱石堆里爬出来后没有逃跑,反而还在不知死活的向黄巾力士走去,急忙喊道,“咱们不是它的对手!!先撤退!!”

  木禾听不见鲁裔生的话,或许也听见了,只是她听不进去。

  她能听进去的只有陈闲的话。

  这应该是陈闲在她眼前第二次受伤。

  第一次是许三寒来到家里“杀死”陈闲的那次,她看见了陈闲的“尸体”。

  至今她也忘不了当时她心里的那种感觉。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仿佛心脏被人活生生地揉碎,又像是好不容易拼凑完整的灵魂再度被撕开,那种鲜血淋漓的疼痛感让她不敢再去回忆那天的画面,她只能尽可能的去选择性遗忘,将那一夜发生的事埋藏在记忆的最深处。

  这段时间以来,有陈闲的陪伴她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哪怕陈闲经常训她凶她说她,她也依旧觉得陈闲是个大好人。

  对吧,大好人?

  电视里都是这么说的。

  离开精神病院之后,她在陈闲的陪伴下进入了这个世界,虽然这个世界对她而言非常陌生,让她有种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的疏离感,但有陈闲的陪伴……她觉得很安心。

  木禾并不像是陈闲想象的那样对世界充满好奇。

  她只对有陈闲存在的世界而感到好奇。

  当陈闲离开她视线的时候,她经常会下意识地寻找他,直到再一次看见陈闲的身影,她才会安心并好奇的去探索这个陌生的世界。

  陈闲每一次提出将她留下独处的要求,她都像是一个懂事却又不敢表露自己真实想法的孩子,哪怕再不愿意接受也会乖乖的照着“家长”的要求去做,自己一个人默不作声地承受那份对这个未知世界的恐惧。

  如果可以,木禾恨不得每分每秒都粘着陈闲,只有陈闲在她身边,她才会觉得安全,才会觉得自己的世界是完整的。

  哪怕她还不能彻底理解“世界”的涵义。

  木禾确实很蠢,如果陈闲还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觉得她智商还有待提高。

  从许三寒的事就能看出来,陈闲是不可能死的,至少是很难死,但木禾却想不到那么多…….此刻的她只是一个被绝望情绪控制的人形暴走机器。

  她什么都想不到。

  她只想让这个怪物去死。

  “别冲动!!快回来!!!”

  在鲁裔生焦急万分地大喊声中,木禾灵巧地躲过了黄巾力士的双拳,以天赋般的战斗本能抓住了机会,在黄巾力士抬手准备再度攻击的瞬间,她成功的绕到了黄巾力士身后并高高跃起,一记重拳砸在了黄巾力士的脑后。

  嘭!!!

  一声震撼的巨响,如战鼓交捶。

  在木禾指骨略微变形的同时,黄巾力士的后脑也随之凹陷下去了一个大坑,黄绿色的不知名液体如开闸泄洪般不断从这个伤口疯狂涌出,甚至与这些液体一起流逝的还有黄巾力士的生命力……

  但这个伤口看似可怖,却不足以杀死黄巾力士,因为它在受伤之后展现出的战斗力比之前更甚,也更加让人绝望。

  伴随着黄巾力士凄厉骇人的怒吼咆哮,那双粗壮可怖的手臂也变成了攻城用的长臂摆锤,不断疯狂地挥舞起来,似是恨不得将那个偷袭自己的人锤成肉泥!

  木禾也有本能般地闪躲动作,但她终究不是超人,身体机能也勉强只是与陈闲持平,想要完全躲开黄巾力士的攻击……确实不可能。

  在竭尽全力的闪躲后,黄巾力士的拳头还是擦着木禾的右臂锤击了过去,那阵劲风如同看不见的攻城巨锤,直接席卷木禾将她远远抛了出去,让她落在了地窟角落闪烁着幽绿色光芒的萤石堆里。

  落地之后,木禾便再也站不起来。

  那阵劲风几乎在瞬间就击断了她的右臂骨骼,导致她的右臂也因为骨折而显得过分扭曲变形。

  木禾每一次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她的手臂内都会传出骨骼碎裂特有的摩擦声,仿佛肌肉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劲风撕裂,整条手臂都变得肿胀不堪,让人看着都毛骨悚然。

  “陈闲……”木禾嘴角有一抹猩红刺眼的血迹,但她似乎感觉不到疼一般,眼里的执着与那种绝望都不曾消退,眼睛红红的喃喃着,“回家……我……想回家……我们一起……”

  此时,黄巾力士如同一只陷入暴怒的巨兽,极尽疯狂地向木禾的方向跑来,而鲁裔生也不管不顾的往这边跑着,他连恐惧的情绪都顾不上了,只想在黄巾力士赶到前救下木禾。

  但事实却异常残酷。

  黄巾力士的移动速度绝对与它的体型不成正比,几乎在瞬息之间它就移动到了木禾身前,然后伸出满是腐肉的巨手,如同抓住一个破掉的布娃娃,它握住遍体鳞伤的木禾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住手!!”

  鲁裔生睚眦欲裂地咆哮道,在奔跑的同时他也飞快从腰间抽出手枪,疯狂的向黄巾力士的头部倾泄着子弹,希望借此引开黄巾力士的注意力,但却没想到黄巾力士对于“敌人”的专注远超他的想象。

  黄巾力士似乎饿了,而眼前的木禾就是它的食物。

  “不要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