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金不唤(1)_第九守秘局

第四十章 金不唤(1)

2020-02-02更新

        城南房区,由分局搭建的临时帐篷外停着几辆外地牌照的黑色吉普车,其中领头停放在路边的那辆吉普车牌照更是引人注目,以四个“1”结尾,可见乘坐这辆车而来的人身份非同一般。

        在帐篷里的折叠会议桌上,霍胖子正抽着烟默然不语,旁边坐着同样处于沉默的赵嵩与宋决明,屠森则坐在较远的阴影里抽着烟一言不发。

        “如果这件事你们解决不了,那就由我们省局出面来解决。”一个穿着大衣的男人坐在主位上,手里翻动着资料,说话时头也不抬,语气轻松得令人发指,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件案子放在心上,也没有把在座的人放在眼里,“早就知道总部成立分局是多余的举动,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这种话金局长,这是不是有点不合适?”霍胖子尽可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也竭尽所能的让自己语气和谐友善一点,“我们的人还在里面卖命,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回来了,现在对这里进行覆盖式火力轰炸是不是太急了?”

        这个在霍胖子眼里该被千刀万剐的金局长,身份确实非同寻常。

        他姓金,本名金不唤,是第九守秘局省分部的主要领导人。

        从某个角度来说,他是省内所有守秘局成员的顶头上司,所以哪怕霍胖子的脾气再暴躁,此刻也不敢在他面前胡来。

        虽然金不唤的年纪与他相仿,但这身份职位的确是一道不能随便逾越的鸿沟。

        “你们谁能保证这次的异常不会蔓延传染?”金不唤说道,翻阅着被分局成员搜集整理而来的资料汇总,脸上笑容不减,“如果这次的灾难没有被我们及时遏止,从宁川城南扩散蔓延出去,到那时候闹大了你们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闻言,在场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霍胖子抽着烟沉默不语。

        赵嵩与宋决明紧皱着眉,似乎都想着同一件事,目光一直盯在霍胖子的后背,眼里的神色非常复杂。

        所有人都很清楚这次的异案有多棘手,他们也能想到一旦这次的异常现象蔓延,最终会导致什么样的灾难,但是守秘局的规定不是这样!

        只要还有人在案发现场拼命。

        只要情况没有到最危急的时刻。

        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形式的过激行动。

        守秘局不是一个喜欢讲人情味的地方,但这一个条例却充满了人情味,虽然有时候看起来这条规矩显得不那么理智,可恰恰不理智才是人性的一部分,如果守秘局连这点人情味都没有,恐怕也真的留不住人了。

        “事不是这么办的。”霍胖子开了口,脸色阴沉如水,“条件不允许,规矩也不允许,还是说金局长已经得到上级命令,准备实施最后的手段了?”

        听见这话,金不唤翻阅资料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他抬起头看了看霍胖子,似乎没想到这胖子敢在这时候跟自己唱反调。

        “根据你们的资料来看,这起异案有很大一部分的威胁是由某种病毒造成的,虽然不能确定它是什么,但暂且就算它是病毒”金不唤笑了笑,从兜里掏出来一盒烟给自己点了一支,然后很热情地派了一圈烟,不过周围的人却谁也没接。

        不得不说,能当上省分局领导的都不是普通人,就譬如此时此刻的金不唤。

        如果一般人遇见这种情况,哪怕不跟霍胖子他们翻脸,至少也会尴尬得说不出话来,但金不唤却不是这样,他完全不把这些当回事,似乎早就知道霍胖子他们会是这种反应,所以一脸的早就料到会是如此。

        “异常病毒远比异常生命难缠,你们是守秘局的人,应该也知道这些。”金不唤缓缓抽着烟,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现如今我们在尸体上找不到病毒,但并不代表这东西不存在,从你们给我的资料来看,这东西应该具备很强的传染性。”

        “传染性强,不代表它就是病毒。”调查科长宋决明开了口,说话的同时,双眼盯着金不唤,似乎对于这个上级很是警惕,“经过我们的初步分析,这很有可能是一种咒,但无法确定它是哪门哪派的咒术。”

        “传染性强的咒术等同于病毒。”金不唤抖了抖烟灰,并没有顺着宋决明的话说,“今年科研部给出的病毒分类中,比以往多出了一项,你们应该都听过吧?粒子病毒。”

        粒子病毒,是一种新型不,应该很早就出现过,它是一直被模糊分类的病毒种,用通俗的话来说,这种病毒是以粒子能量为载体从而传播蔓延,道家所言的阴阳二气(指常见的阴阳粒子),它们就是最常见的粒子病毒载体。

        这种病毒有一个特性,它们在没有粒子能量的情况下无法具备传染性,甚至它们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消亡无法继续存活,从某个角度来说,它们完全是依附粒子能量而生的寄生物,没有粒子能量作为营养供给,它们就会“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