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老人(1)_第九守秘局

第三十九章 老人(1)

2020-02-02更新

        老人消瘦的脸庞极其枯瘪,像是失去了生命气息的枯树布满了裂缝,脸上皮肤呈鱼鳞状炸开,冒起了许多似角质层异变的硬壳。

        从炸起的皮肤角质层硬壳的缝隙里可以看见,它体内似乎也有某种“植物”正在生长,而这些皮肤表层出现的异变,也是因为那些植物的枝茎触须往外生长,硬生生的将皮肤都顶了起来

        双眼变成了一对长满杂草枯枝的血色窟窿,鼻腔则陷入了重度溃烂的状态,血肉已经烂得没了踪影,骨骼也被自我溶解大半,完全看不出鼻梁的曲线。

        这不是一张人类应该拥有的脸。

        “难道我的感应出错了??”陈闲从老人脖颈处猛地抽出了刀刃,几乎是本能般地往后退了几步,尽最快的速度将自己与他的距离拉开,“明明有活人的生命体征,怎么会是这副样子??”

        人形异常生命的生命体征与活着的人类不同,哪怕再怎么相似,有些骨子里的东西依旧无法改变也无法掩饰,譬如最基本的,呼吸的节奏,心跳的频率,甚至近距离能够感应到的血液流速这些都是区分活人与异常生命的重要因素。

        在此之前,陈闲在靠近老人的时候就细心感应过,并且也确定了这个老人拥有正常的人类生命体征,并不是异常生命,所以他才敢直接一刀砍过去

        “嘻你也来跟我抢长生地吗”

        老人诡异地笑了起来,脸上堆积的鱼鳞死皮都挤在了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放大版的癞蛤蟆,在他咧开嘴露出笑容的同时,陈闲也发现他嘴里的牙齿已经掉光了,并且舌头也不见了,口腔里空荡荡的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没舌头还能说话说得这么清楚它确实不能算是人类了。

        “长生地?”

        陈闲注意到了这个关键词,忍不住在四周细细打量了一阵,这才发现老人脚下有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符阵,而它之前盘腿坐下的位置,恰好就是这个阵局的中心区域,而且那里很有可能就是阵眼!

        但就在这时候,陈闲突然发现了另外一件事,他的注意力也不禁从地面的阵局上移开,转而将目光投在了不远处的水池里。

        之前飘散弥漫在空气里的中药味,其实就是这一池水散发出来的。

        池子里装满了粘稠滑腻如同油状物的黑色液体,对于这些奇怪的黑水,陈闲真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在不久前的雾山精神病院任务行动中,他就在地底洞窟里见过这种东西,并且还躺在了某个类似营养舱的装置里,被这些液体浸泡了好一会。

        “这里怎么会有黑水”陈闲眼睛瞪得极大,先前还平静无波的表情再看不见半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度的震惊。

        在精神病院任务结束后,陈闲也分析过许多关于本案件的疑点,比如那些黑水究竟是什么东西,结合从地下洞窟(或是实验室)里找到的线索,陈闲大概分析出,那些黑水之所以被精神病院的幕后组织称之为营养液,应该就是因为它们是某种可以供给人类营养并且有特殊作用的液体,而且从延伸至地底的管道来看那些液体的性质应该非常特殊。

        据霍胖子说,在地下洞窟的更深处还有一个密闭的地下空间,那里也有一个水池,从洞窟延伸下去的那些管道就穿插在那个水池里,说不定它们就是用来抽取那些黑水的特殊设施。

        至于那些液体是否是人造的,这个问题陈闲暂时还没有找到答案。

        假设那些液体是人造的,那么这一次的灾难会不会跟那个幕后组织有关?

        假如那些液体不是人造的,那么现在自己看见的这一池黑水又是什么东西?总不能跟那些营养液一样都是天然形成的吧?还是说它们只是外观气味的特征相似,其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它们究竟是不是同样的东西,陈闲也无法得到确切的结论,不过就单凭感觉来说,它们应该是一模一样的无论是状态还是气味,又或是颜色,反光度等等,这一切细节的对比几乎没有相差的地方。

        但如果它们真是一样的东西,那么这一起案件,会不会跟上一起案件有关?跟那个潜伏在精神病院背后的组织有关?

        “长生地是我一个人的”老人嘶哑着说道,似乎已经失去神智了,在他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会给陈闲一种神经质的感觉,“是我一个人的”

        陈闲不敢再多想,手持锯肉刀再度扑了上去,劈头盖脸对准老人的喉部就是一刀。

        这一刀对它造成的伤痕非常有限,甚至还不如之前偷袭它的那一刀。

        这刀砍下去最多没入老人喉部两厘米深,之后想要再继续切割就很难了,至少陈闲还做不到,因为这有阻碍。

        老人像是进入了战斗的状态,直接用手握住锯肉刀的刀背,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在这过程中陈闲也发现它的不对劲了,它身体的异常变化比陈闲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