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木禾(1)_第九守秘局

第四十七章 木禾(1)

2020-02-02更新

        许三寒跟那个壮汉的魂魄消失了。

        最初陈闲并没有注意到这点,直到许三寒他们死后大概一小时左右,陈闲才渐渐觉得事情不大对劲。

        他们俩的魂魄不见了。

        按照常理来说,人类在身体机能彻底停止后,魂魄会在一定时间内脱离身躯,从而变成广义中的灵体,也就是宗教学里所谓的中阴身。

        陈闲跟多数异人一样,眼部组织有很大程度的变异,用通俗的话来讲,他的肉眼是可以洞观阴阳的,所以这种由活人化为中阴身的变化,他亲眼见证过很多次,算是对这种变化比较了解,也很清楚这过程中大概所需的时间。

        长则半小时,短则瞬息间,这种事不会有例外,也是异人界的共识。

        可怪就怪在这点。

        在昨夜,陈闲为了保证这件事不会出现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证”,就有意在许三寒他们死后的院子里守了一会尸,只等着那俩人的魂魄离开躯体后,就干净利落的一口吞了它们了事。

        为了等他们俩的魂魄出来,陈闲足足等了一宿,结果等到天亮都没能见着它们。

        “这么说…..那俩人的魂魄还真消失了……”老骗子在电话那边嘀咕着,听他那语气好像也挺纳闷,似乎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你确定?”

        “确定。”陈闲答道,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在后勤部过来验尸的时候,我也在旁边看了,那两具尸体确实是空壳,魂魄都已经不见了。”

        在电话那头,老骗子在听完陈闲的这番讲述后,不禁陷入了沉默。

        魂魄不见了?

        老骗子满脸迷茫地回忆着,昨天夜里他跟王叛就在老宅的屋顶蹲着,院子里生的那些事他们都是亲眼看见的,所以许多细节现在都能记起来。

        从头到尾,老骗子跟王叛确实没有见过许三寒他们的魂魄。

        “他们魂魄消失跟那件邪器有关系?”老骗子皱着眉问道,“你是怎么确定的?”

        “感觉。”

        陈闲说到这里也忍不住挠了挠头,也觉得自己这话太玄学了,因为目前很难证明这种推测的真实性。

        “我现刀身比昨天润了点,就像是吃饱了一样。”陈闲嘀咕道,脸上也满是疑惑,“但它好像不是什么灵体都能吃,之前我遇见的那个煞,被我劈了那么多刀也没事,最后还是我咬着牙把它给吞了。”

        “那你以后有机会再试试呗……”老骗子不怀好意地笑道。

        “再试试?”陈闲一愣,好笑地问他,“我总不能再找个人来杀吧?”

        老骗子也只是笑,并未搭腔。

        “反正我现在对这把邪器很满意,说真的葛爷,它总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上辈子我就见过它,特别的熟悉。”

        陈闲说着,拿着一块干净的毛巾细心擦拭着碗筷。

        女孩此时就蹲在旁边盯着陈闲,看他干活的眼神跟看动画片的眼神如出一辙,眼睛亮晶晶的,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一声也不吭。

        “熟悉?可能是你想多了吧?”老骗子笑了笑,倒是没有在意陈闲的这句话,“我给你打电话可不光是为了问你昨晚上的事,还有一件事。”

        “还有一件事?什么事?”陈闲好奇地问道。

        “你不是让我帮你办证吗?资料我这边已经编写好了,但问题是差一样东西,所以这些资料还没来得及往上递。”老骗子很无奈地说道。

        陈闲皱了一下眉头,心说难道这事有变故?

        “葛爷,差什么东西?”陈闲试探着问道。

        “名字啊!”老骗子没好气地问他,“名字总不能也让我去编吧?”

        “哦哦差这个啊……”

        陈闲把手里的碗筷放下,侧过头看了一眼傻乎乎的女孩,眼神变得认真起来,脑海里瞬间闪过了各式各样的名字。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百家姓给她选哪个好?总不能跟着我姓陈吧?

        不过她是被我捡回来的,跟着我姓也没什么,但问题是如果姓陈的话又该叫什么名字?

        陈十三?

        陈唔唔?

        陈饭桶……不行……这名字有点粗俗了…….

        女孩见陈闲盯着自己看个没完,眼神愈的好奇,他在看什么呢?

        “陈闲!”女孩起身凑到陈闲面前,眨巴眨巴眼睛,很好奇地问道,“怎…..怎么了?”

        “你想叫什么名字?”陈闲用手捂着话筒,试探着问了她一句。

        女孩天真无邪地看着他,眨眨眼睛没说话。

        “算我白问。”陈闲叹了口气。

        突然,陈闲特别嫌弃地“啧”了一声。

        或许是吃饭的时候太急了,女孩嘴边还残留着几粒米饭,先前陈闲并没有注意到,现在这冷不丁的一看,陈闲难受得不行,就像是看见蛋糕上面飞舞盘旋的苍蝇一般膈应。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