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落殍阵(2)_第九守秘局

第十三章 落殍阵(2)

2020-02-02更新

        “你问这个干嘛?”

        “你不是想不通他们为什么放走洪金喜吗?”陈闲抬手指了指地上的阵图,意味深长地说道,“答案就在这个阵局里。”

        “这是个阵局?”霍胖子愣了一下:“你确定?”

        “确定。”

        陈闲点点头,回忆着资料里的描述,跟霍胖子说道:“这个阵局,起源于道家分支的一个北方民间法脉,最早出现是在唐朝,叫落殍阵。”

        殍,顾名思义,指受饥而死的人。

        用道家的说法,那些饱受饥饿之苦而死的人,死后大多心有不甘,三魂怒七魄怨,堕入饿鬼道后便不离阳世,喜欢横行作祟于人间。

        但这只说到他们的魂魄,他们的肉身呢?

        肉身亦是如此,甚至犹有过之。

        在有限的资料记录中可以找到相关的记载,无论古代还是现代,一旦饿殍的尸体被窜阳导致起尸,后果大多都很严重。

        落殍阵是一种特殊的控尸阵,从名字就能看出,它控制的死尸是以饿殍为主。

        据《万阵广集》记载,被落殍阵操控的尸名叫殍孽,极其非常的难缠,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连各法脉的阴阳方术都对它们不起半点作用。

        其中最重要的还有一点。

        在饿殍阵能够影响的范围里,只要有人死去,那么死者的尸就会变成新的殍孽。

        唯一能克制这个阵局的方法就是破阵,但资料里却明确提到过。

        落殍若灾,无方可解。

        这句话的大致意思就是,落殍阵几乎等于自然灾害,根本没有办法可以破解。

        “照你这么说,这是个无解的阵局?”霍胖子紧皱着眉。

        “差不多吧。”陈闲蹲在地上,用手抚摸着阵局最中间的三道符箓,“这里是阵眼,应该有起阵的法器插在符箓上才对,但这里没有法器…..只能说明起阵的时候失败了。”

        “你感觉是谁布的阵?”霍胖子问道。

        陈闲笑了笑道:“说不定是院长,毕竟这一层只有他在,也没有别人了。”

        “起阵失败了……”霍胖子的眉头越皱越紧,“如果起阵成功了会怎么样?”

        陈闲轻抚着地上的阵图,像是在观赏一件艺术品,头也不抬地问霍胖子:“你见过别人钓鱼吗?”

        霍胖子嗯了一声,说见过。

        “有可能,我只是说有可能……院长他们放过洪金喜,是想拿他当鱼饵,既然他们知道钥匙的事,也必然知道洪金喜在被你们追捕,知道你们也在寻找那把钥匙。”

        “洪金喜投案自,你们肯定会出面找他要钥匙,一来二去,你们只能被牵着鼻子来这所精神病院。”

        “广场上跪着的那些病人死尸,应该就是他们准备用落殍阵操控的殍孽,至于这个阵局失效了它们为什么还能喘气…..这点我也解释不了。”

        “总而言之,他们布阵就是为了杀人,他们事先就猜到你们会来,所以才会做这么多的准备,就怕你们不来。”

        “如果不出意外,在你们得到总部的全力增援之前,肯定是来多少死多少,甚至有我在也保不住你们。”

        “他们想把我们一锅端了?”霍胖子瞪大眼睛,表情又惊又怒,“这他娘的手笔也太大了吧?!拿几百个病人布阵就为了杀我们??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我也想知道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陈闲看了霍胖子一眼,又回过头去,自言自语似的喃喃道,“但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他们在宁川市开了这么多年的精神病院,不会真的只为了一把钥匙吧?贼王在宁川他们就守在宁川?就这么有耐心吗……”

        “说不准。”霍胖子冷笑道,“那把钥匙对于有心人来说,价值可是无法估量的。”

        “我怎么觉得是有其他原因呢……”陈闲嘀咕道。

        “可能是你想多了。”霍胖子说道。

        陈闲抬头看了他一眼,虽说语气有点不确定,但眼神却十分肯定。

        “不是想多了,是我的直觉…..”

        说着,陈闲转过头,打量着四周的古怪浮雕,眼神变得愈肯定。

        “我总觉得这里藏着另一个的秘密……说不定是跟钥匙无关的秘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