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怪人(2)_第九守秘局

第四章 怪人(2)

2020-02-02更新

        最初级的域,既是传说中常见的鬼打墙,会让人失去方向感,但并不是绝对完美的,也有能够走出去的办法。

        至于高级的域……例如现在这种。

        其实从一开始陈闲他们就走进了这个灵体制造的域里,外面那条找不到火烧痕迹的走廊,就是域中的一部分。

        简而言之,“域”并不一定是虚构的画面。

        灵体越厉害,道行越高,它们能制造出来的“域”就越真实,甚至能够达到构造另外一种现实的效果。

        “覆盖面积很广啊…..”陈闲心里估算着之前那条走廊的面积,忍不住啧啧称奇,这么大规模的域,他也是第一次遇见。

        感慨之余,陈闲也将目光移开,向前方看去。

        那个坐在办公桌前写字的“生物”,很像是人,而且是活着的那种,胸腔会随着呼吸起伏,干枯的皮肤下隐约还能看见脉搏的跳动。

        不过它再怎么像是人,陈闲也能闻出来它身上的那股死气。

        它绝对是灵体,但与以往见过的灵体相比……好像又多了一些活性?

        没错,就像是一个还活着的人,那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描述出来。

        望着那个枯瘦干瘪的身影,陈闲默不作声地思索一会,便抬起脚慢慢走了过去,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好像对这种画面已经司空见惯了。

        在此之前,陈闲跟霍胖子说的那些话,并不是胡扯敷衍,他确实不是宗教类修行者,根本不通那些所谓的阴阳术法。

        所以说在遇见这种情况时,陈闲只有一个破掉“域”的办法。

        除掉制造域的灵体,再真实的域也会灰飞烟灭。

        “能听见我说话吗?”

        陈闲走至那个怪人身旁,伸出手在它面前晃了晃,动作随意轻松,似乎并不害怕它会一口咬上来。

        “沙沙……”

        怪人没有任何反应,对于陈闲的声音以及肢体动作,都表示不为所动,依旧低着干瘪凹陷的头颅,拿着笔疯狂地在记录本上写着什么。

        对于这种情况,陈闲还是有点头疼,毕竟他并不是很喜欢跟灵体动手,能够用语言沟通解决的事,没必要搞得那么复杂,但现在看来……好像沟通的可能性不大啊!

        “写什么呢这么专心……”

        见怪人写得这么入迷,陈闲忍不住凑过去,在那个破旧的记录本上看了一眼。

        上面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字。

        每个字之间都没有空隙,看着让人非常压抑,而且满篇的内容就只有四个字。

        是四个不断在重复的字。

        “她出来了!”

        记录本上的字迹颇为潦草,甚至能从字里行间看出写字人的那种恐慌感,那种透过字体传达出来的恐惧,是陈闲从未遇见过的。

        “她出来了她出来了…….”

        陈闲看着纸上不断出现的这四个字,只感觉满头雾水。

        她出来了?

        她是谁?

        难不成又是一个灵体?

        陈闲正想着这些,面前的怪人突然停了下来。

        它不再动笔,而是低着头看着记录本上的一行行字迹,诡异地笑了起来。

        “嘻……嘻嘻……”

        它的笑声断断续续,像是癫狂到极致的精神病人,声调起伏非常大。

        那种嘶哑扭曲的声音,通过它干瘪如同枯树枝的喉咙不断传出,身体也随之颤抖起来,仿佛是忍不住要大笑出来一般,肩膀不停地颤动着。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陈闲再度确定了一次,略微弯下腰,用手在它面前晃了晃。

        这一次,陈闲得到了不一样的回应。

        只见干瘪怪人毫无预兆地抬起了手臂,直接用之前还拿来写字的钢笔扎穿了陈闲的手掌。

        整个过程在一瞬之间,连陈闲都反应不过来。

        “嘻嘻……”干瘪怪人依旧笑着,枯瘦如柴地手掌握着钢笔,扭曲凹陷的脸庞上,布满了疯狂的笑容。

        那只钢笔就像是硕大的钉子,死死钉在了陈闲的手掌上,伤口处的皮肤也被带得凹陷了下去,散发着腥味的血液,瞬间就从边缘的

        缝隙里流了出来。

        感受到这阵刺骨的疼痛,陈闲几乎是本能般地抬起手臂,横着一记肘击砸在了这个干瘪怪人的脸上。

        嘭!!

        怪人被肘击砸中后,发出了极其凄厉的惨嚎,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但在半空中它却突然掌握住了平衡,像是一只枯瘦的野猫,四肢着地的落在了不远处。

        陈闲看了一眼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怪人,又低头看了看手掌上的伤口,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他能感觉到疼,但他却意外的不怕疼。

        那种刺骨的疼痛感对普通人而言是种折磨,但在他眼里……或许真的不算什么。

        握住钢笔,猛地一拔。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