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上) 贼王(3)_第九守秘局

序章(上) 贼王(3)

2020-02-02更新

        “你说呢?”

        霍胖子笑着,拿起台灯照着他脑袋又给了一下,比之前的还重,几乎都要把洪金喜砸得翻白眼了,但他还是一脸的笑容,笑眯眯地问道。

        “如果你没钥匙,那你走千家串万户靠什么开的门?保护那么严密的林家金库都被你开了?你开门不靠钥匙靠意念是吗?”

        说到这,霍胖子把台灯放下,拽着洪金喜的胳膊横着一甩,丢垃圾似的把他丢到了审讯室的角落里。

        “1973年,马王堆出土了五把钥匙,结果在往京城运的时候意外丢了一把……”霍胖子从兜里拿出来一盒熊猫烟,慢吞吞地点上,跟唠家常一样,笑呵呵的跟洪金喜聊着,“其实我挺好奇的,那把钥匙是怎么流落辗转到你手里的?”

        “什么钥匙!?我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洪金喜瘫在角落里,脸上满是惊慌失措,一边擦着头上的血,一边躲避着霍胖子的目光。

        霍胖子从兜里拿出来两张照片,轻轻放在洪金喜面前。

        一张照片是从监控视频里截取下来的,成像清晰色彩饱满,照片右下角的日期,与洪金喜盗窃林家金库的日期相对应。

        另外一张照片则要显得模糊许多,日期也要更加久远,上面是五把金属制钥匙状的器具。

        霍胖子抽着烟,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斜着眼看着洪金喜。

        “你可能不知道钥匙的来历,但你肯定知道它的作用,我现在不想问你别的,你就告诉我钥匙在哪儿?”

        洪金喜在看见那两张照片后,整个人都显得失魂落魄,眼神极其的矛盾,像是在做什么心理斗争。

        过了两分钟,洪金喜才开口。

        “钥匙丢了。”

        听见这话,霍胖子没多说,直接把桌上的台灯砸了过去。

        “你再说一遍?”霍胖子笑呵呵的盯着洪金喜。

        洪金喜被台灯砸得头破血流,精神似乎也恍惚了起来,跟疯了一样窜起来冲霍胖子吼道:“你以为那钥匙是我故意丢的?!我…….”

        霍胖子没吭声,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如果说一个人的眼神凌厉得可以如同刀刃,那么霍胖子的眼神,绝对就是刮刀。

        像是真实存在的刮刀,可以一层层刮掉对方身上的伪装。

        被他盯着,洪金喜也觉得背后发毛,慢慢的冷静了下来,盘腿坐在地上,一脸颓然。

        “我……我是进来避难的…….”

        听见洪金喜的话,霍胖子第一次变了副表情,皱了一下眉:“避难?”

        “一个星期前,我儿子不知道从哪儿打探来的消息,说是雾山精神病院从外省买了一批金砖……”

        “精神病院买金砖?”霍胖子半信半疑的看着洪金喜,“他们不买医用品买金砖干什么?”

        洪金喜道:“我也纳闷啊,再说了,什么精神病院能这么有钱,买他娘的一车金砖。”

        说着,洪金喜找霍胖子要了支烟抽。

        “金砖有多少?”霍胖子好奇问道,还算友好的帮洪金喜点上烟。

        洪金喜说:“一吨。”

        “你拿我开涮呢?”霍胖子皱紧了眉,“一吨金砖?你确定没弄错?”

        洪金喜摇摇头,抽烟的时候身子也一个劲的颤抖着,不知道是被霍胖子打怕了,还是想起什么让他恐惧的事了,眼神都变得恍惚起来。

        “一吨金砖,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医院又不是银行金库,去偷也费不了多少工夫,本来我都金盆洗手不干了,但是这……我确实贪了。”

        据洪金喜说,金砖的具体数量,送到精神病院的日期,都被他儿子查了个透,为了避免出现意外,他还特意要自己出马,跟他带人一起去办这事。

        “你儿子也是贼?”霍胖子好奇的问道。

        “龙生龙,凤生凤。”洪金喜说道。

        霍胖子呸了一声,你直接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呗,尽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我儿子不错,底子好,悟性高,在白道上也没挂名,都被我瞒着呢,我都准备过几年把钥匙传给他,结果谁知道…….谁知道会变成这样…….”

        “失手了?”霍胖子好奇的问道。

        洪金喜没吱声,垂着头,身子不断的颤抖着。

        过了一会,洪金喜才哑着嗓子,说,失手了,但也不仅仅是失手。

        霍胖子愣了愣,问他什么意思?

        “我儿子,还有我那三个徒弟……”

        说到这里的时候,洪金喜颤抖得越发剧烈,脸色煞白,很明显是受到了极大惊吓的后遗症。

        “他们被吃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