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青铜鼎(1)_葬鬼经

第二十七章 青铜鼎(1)

2018-08-14更新

如果说恐惧是一座黑色的金字塔,那么位于最底层的,或许就是那些我以往熟知的邪灵煞鬼各式各样的冤孽。

更上一层的,其实就算是另外一个生命层次的东西,比如北贡这一流的旧日生物。

别看它们的战斗力弱,这帮玩意儿在普通人眼里,那绝对是能够影响到世界观的东西,倒不是说它们长得吓人,主要是那种冲击力,像是忽然唤醒了你基因深处的恐惧,回忆起了远古时期作为食粮的仓皇失措…….

再在它们上一层,应该就是那些旧日之王。

毫不夸张的说,包括我自己在内,如果在冷不丁的情况下,忽然直视了旧日之王的本体,我深刻怀疑自己的精神会在刹那间崩溃。

这一点不是夸张,是不死王在传承的记忆中跟我说过的。

越是强大的生物,给下一个生命阶层带来的恐惧就越大。

这么解释吧,人类是三维生物,如果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一群二维生物目睹了真身,也就是以它们二维的视角,看见了我们三维的身子,并且是从头到脚的看见…….

在它们眼里,我们就是一种不可理解的存在,而我们以它们的视角现身,很有可能会在瞬间击溃它们以往的所有认知。

没错。

那些强大如同旧日诸王的生物,给我们人类的感觉就是如此。

为什么有人在加入旧教之后不久就发疯了?

答案很简单,他们接触了一些类似旧日生物的存在,或者是,接触了那些不是人类可以理解与接受的知识。

当他们陷入疯狂之后,对于那些生物而言,那才是最理智的,真正的疯子,只有我们这些自以为正常的普通人。

见识过真实的世界,这才会疯狂,见识过那无边无际的生命长河,这才会崩溃。

我们跟那些疯子相比,却什么都没见过,并且还自诩为生命金字塔中的佼佼者,是万物之灵长,难道这还不够可笑吗?

“你原来是不是见过古神祇?”我脸色苍白的看着老祖宗,尽最大的能力,把语气控制住,尽可能的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害怕。

老祖宗听见这个问题的时候,瞬间就沉默了下去,过了大概一分钟的样子,这才缓缓开口。

“知道我为什么会死吗?”老祖宗毫无预兆的问我这么一个问题。

“这……”我皱着眉,看着老祖宗一脸认真的表情,只想起以前他也跟我说过这事,好像是要寿终正寝了?

老祖宗见我没说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表情很是坦然,似乎谈论的是别人的生死。

“人力有穷时,哪怕我们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范畴,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生命层次,追根究底,我们依旧是人……”老祖宗说着,叹了口气:“我的年纪太大了,大得超乎你的想象,但是有一点,我不久后会死,并不只是因为寿终。”

“不止是寿终?”我一愣:“还有别的原因?”

老祖宗嗯了一声,说,古神祇。

据他描述,在很多年前……应该是唐朝宋朝的那个时期,国内曾经出现过一批异教徒。

这些人跟现代的旧教一样,都是入了行之后才接触到那些禁忌的知识,从而变得疯疯癫癫,老是追寻着祭祀着一些旧日神明。

跟旧教不同,他们最尊崇的不是黑袍王,而是远超于黑袍王生命层次的……古神祇。

“我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些关于古神祇的知识,总而言之,他们会很多秘术,比现代的旧教先生还要强大得多…….”老祖宗说到这里,眼神里也变得凝重起来,说话的声音异常沉重:“他们与旧教不同,从头到尾都低调得像是不存在一般,也不会在外寻找活人祭祀,都是自己繁殖。”

“自己繁殖?”我愣了一下。

“他们在入教之前,大多都会受到一些有心人的指使,去外界寻觅女子或是男子,从而结成夫妻,之后才能加入这个邪教。”老祖宗说着,眼神里有难掩的厌恶:“从加入邪教开始,所有人,包括他们的领头人,都会不停的繁殖,用自己的子孙后代作为祭品,献给那个沉睡在深空星海的古神祇。”

听到这里,我心里也不禁有些难受,心说这帮人都怎么了?

跟那些异生物发生接触,最多就是让自己变强,跳跃一个个生命阶级,但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没有自己的人生重要啊……还是说我跟他们的观念不同,所以没办法理解他们?

“你是怎么发现他们的?”我问道。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