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孽镜降(1)_葬鬼经

第三十八章 孽镜降(1)

2018-06-18更新

把握?

在这个怪物面前,什么人敢保证自己有绝对的把握?

别看越野车距离我们不远,场中发生的一切车里的人都能看见,但我清楚,索巴还不知道这事的严重性,陈秋雁应该是知道。

她刚才看我的眼神很明显就充满了担忧,只是没有说出口罢了。

如果我没有表达出“打不过咱就跑”这点态度,恐怕她会毫不犹豫的拉开车门跟下来。

她知道我是什么德行,所以才会担心我死倔着不回头。

与此同时,落恶子已经跟那个怪物纠缠到一起了,不过一个打一个逃,并不是你来我往的那种缠斗。

这怪物似乎是没什么战斗经验,只会拼了命的往前扑,想要去撕咬落恶子,而且动作显得很笨拙,虽然速度快但不会转变方向,直愣愣的跟僵尸差不多。

像是这种攻击,对付普通先生应该挺好使,那速度一般人还真躲不过去,但想要对付落恶子,这就有点勉强了。

落恶子也不傻,知道那怪物的攻击方式单调有限,所以就没有跟它正面冲突,而是拿着沾染了我血液的苗刀挑拨它,左闪右避的极为敏捷,跟斗牛士有点像。

看见这一幕,我也稍稍放下心,找了个距离它们二十米左右的平沙地,我盘腿坐在地上,拿起红绳有条不紊的往食指上缠绕着。

在沈家十八门降术中,能够操使其他气而行阵的降术,只有两门。

一是孽镜降,又称阴镜散身降,二是磔地降,也是唯一一个我至今也无法修行的降术。

跟普通的后世术法不同,沈家的十八门降术,似乎更讲究传承。

传承之中的纽带,便是最初植入我肉身的十七个落恶子,每一个落恶子就象征着一门降术。

在我这一代,十八落恶子的种子也只剩下十七个,最后那个在我父亲那辈就用完了,所以我到现在也没办法修行最后那门降术。

别看我养出来的这只落恶子生猛无比,战斗力跟老爷子他们养的落恶子比起来是一个天一个地,可就算如此,传承纽带的作用,却没办法被我的落恶子发挥出来。

所以说沈家最狠的那门降术我至今没学会,现如今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使用孽镜降来对付那个怪物。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孽镜降是以水作为阵局,从而将地下的阴气招入阵中,再以阵局将阴气化为降气…….

降师体内的降气是有限的,降气越多,气越是纯粹,能够发挥出降术的威力也就越大。

从某个角度来说,孽镜降也是一个对降师战斗力有明显增幅的降阵。

当然,这个阵局最大的作用也是用来抹杀敌人的。

如果对方是冤孽恶鬼,那么孽镜降就会寻出它们的真身,并在刹那间击溃真身,让它们彻底的灰飞烟灭。

如果对方是活物,那么最先分崩离析的,则是肉身,之后才是魂魄。

想想上一次使用降术是什么时候?

似乎跟那些旧日生物产生接触,之后又去了陷天山…….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捡起老爷子教我的那些降术了,而且这段时间也没有机会再去复习它们……..

老爷子还真没说错,修行一道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就仅仅是这段时间没有练习,手就已经开始生疏了。

更何况我也是第一次使用孽镜降,布置降阵的时候,也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光是绕红线都绕了差不多两分钟。

红线一端要紧紧拴在施术者的食指上,另外一端则要互相缠绕,就如同麻花那么缠绕,拴成六股线。

作为这些基础的准备工作,便要将靠近食指的这一段抽丝剥茧,拉出来一条极限的红色丝线……..

剩余的红绳,则要浸透施术者的血液,之后便将其放置在地上,绕成一个最小三尺三的圆圈。

画符设咒的地方,就在这个圈里。

正当我准备给这些红绳浸点血时,突然发现苗刀还在落恶子的手里,我没有其他可以破开自己肉身的东西。

用嘴咬?

估计刚咬出一条口子来还不到一秒,伤口就得自己愈合回去,流出来的那些血根本不足以浸透红绳。

就在我要跑回去拿棺材钉时,只听嗖的一声,一枚棺材钉稳稳当当的插在了我脚边的沙土里。

转头一看,陈秋雁正坐在车里冲我招手,嘴里还问我要不要多丢几枚棺材钉过来。

“不用了!一枚够用!”我大声回道。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