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异人(1)_葬鬼经

第二十六章 异人(1)

2018-06-12更新

  当远古气开始渐渐运转,直到飞速在我肉身里循环时,我的肉身状态跟之前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差距太大了。

  在我扑到他们身前的时候,这俩人谁也没能反应过来,直到我用苗刀劈开了行厄心口,他这才回过神来往后撤,很勉强的避开了往心脏处划去的刀尖。

  不得不说,这孙子反应速度也挺快的。

  我本来是想一刀把他的心脏挖出来看看,但现在貌似不行,让这孙子闪过去了,只能找他弟弟下刀子。

  行难的身手要比行厄差点,哪怕我是先攻击行厄,给了他一定的缓冲时间,他也没能彻底躲开我的刀刃。

  从胳膊上竖着下去,他整条手臂至少被我切了半斤肉,连带着衣服碎片一起掉在地上。

  闻着这阵扑鼻而来的血腥味,我感觉脑子清醒了不少,远道而来硬闯无人区的疲惫,也被冲淡了不少。

  换个说法就是……他们俩的血腥味挺提神醒脑的。

  一击得手,我没有后撤的意思,更不想让他们有还手的余地,直接提着苗刀再次扑上去乘胜追击。

  但奇怪的是,这一次的攻击从开始就失败了,因为我发现自己的脚步很不顺畅,像是踩在了烂泥里被拽住了,往前迈步子的时候,双脚沉重得吓人。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行厄没再躲闪,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一件凶器,像是生铁铸造的匕首一样,黑漆漆的还长着铁锈,照着我心口就扎了过来。

  别看那玩意儿的头是圆的就以为是钝器,在碰触到我肉身的瞬间,那件凶器就破开了血肉的防御,准确无误的扎在了我的心脏上。

  什么叫扎心了?

  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光听师父说你厉害……你这种渣滓…….”行难捂着手臂上的伤口,身子不住的颤抖着,应该是被苗刀庆春风伤到魂魄了,疼得直哆嗦:“现在不一样要死吗!你有本事就躲开啊!”

  得手之后,行厄跟行难不同,他没有开口嘲讽我,反倒是一脚踹在我的腹部,将我直接踹飞了出去砸在越野车的边上。

  疼,那是真的扎心一样的疼。

  血就像是止不住似的,顺着伤口就往外流着,要不是有这把凶器堵住了大部分伤口,我非得变成人形喷泉不可。

  落地之后我也没有急着爬起来,虽然疼得厉害,但我自己清楚,这点伤害还不足以杀掉我。

  “不是我说……你们俩到底是修什么法脉的?怎么动起手来跟野路子一样?”

  我一边大笑着问了一句,一边往外吐着血沫子,身子也时不时的抽抽两下,看得陈秋雁他们都是一脸的惊恐。

  “世安!你……”

  “我没事,你别下来。”我笑道。

  “老沈!你都让他们扎个透心凉了还没事呢?!”索巴着急忙慌的说道,打开车窗,拿枪对准行厄行难,作势就要扣下扳机了。

  但就在他即将扣动扳机的瞬间,落恶子无声无息的拽住了他的手臂。

  “别插手。”落恶子说着,嘴角大大的咧着,唾液顺着尖利的牙齿,不断往地上滴落,有不少也流在了索巴的手臂上:“你安静!”

  听见这话,索巴也冷静了不少,估计是吓的,嗖的一下就把手收了回去,又将车窗重新摇上表示自己绝不插手。

  “你还能撑住??”行难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那可是神子给我们炼出来的法器…….有旧日的烙印…….你一个后世人怎么能撑得住??”

  我没客气,呸了一声骂道:“狗屁烙印。”

  说着,我慢慢坐了起来,右手握住这把类似于匕首的兵器,轻轻往外一抽,心口上的窟窿里顿时就涌出了血液。

  跟我之前猜想的一样,这些血液涌出来的景象跟喷泉差不多,但持续的时间也不长,可能就是两三秒的样子。

  远古气增强过的肉身蛊可不是普通的东西,像是这样透心凉的伤口,最多两三秒就能给我堵上并且开始修复。

  我拿着这把匕首正要打量几眼,没曾想就在这时,它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变化。

  从类似铁制的物件,眨眼之间就“散开了”,变成了许多黑色的细沙,顺着我手指间的缝隙就掉在地上,瞬间又融进了地里。

  下一秒,行厄脚边的沙土上,慢慢就钻出来了一个黑色的物件。

  他面无表情的弯下腰,将那东西从沙土里拔出来,轻轻把玩了两下,又看了看我。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