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排斥(1)_葬鬼经

第十五章 排斥(1)

2018-06-07更新

  藏族人取名大多都带有宗教的涵义,这点在很早之前我就听老爷子说过,像是索巴跟丹增,这两个名字都带有佛教的色彩。

  索巴象征着藏传佛教所说的安忍之意,丹增则是指持法之人。

  持法……无非是指持佛家法,修佛家的道。

  但不得不说,这个名叫丹增的上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可能也是因为自己不怎么了解藏区的形势,所以没听过这个名字。

  据索巴跟我介绍,那个丹增上师,是受到国家特邀入世的高僧,也是藏区之中,少数能吃上真皇粮的主儿。

  虽然他入了世,却不像是普通宗教领袖那么抛头露面,可以说低调得毫无存在感。

  他的门下就那么几个徒弟,所有人都在拉萨附近的某座山里潜修,除了日常用品的采购之外,不会随随便便的出山。

  来迎接我们的人,就是丹增上师的几个徒弟,他们是坐藏民朋友的货车来的,我跟陈秋雁则是坐在索巴安排的轿车里。

  “藏区的得道高僧很多,丹增上师就是其中之一。”索巴一边开着车,一边跟我们介绍着那个召见我们的高人:“他驱邪镇鬼的本事倒是不出名,可是他能够预见未来的能力…..那是最让我吃惊的!”

  “算命啊?”我好笑的问道。

  “不是算命。”索巴皱了皱眉,有些严肃的看着我:“他能够看见任何人的未来,但就他自己说,看得并不长远,只能看近些时日的事,但每一分每一秒的细节,他都能记得很清楚,并且告诉你。”

  “这…..这不太可能吧?”陈秋雁一脸惊讶的看着索巴,似乎是觉得他在吹牛,有些不信的说:“他真能看见任何人的未来?”

  “我跟丹增上师打过交道,这点我是亲自验证过的,不会拿这个跟你们开玩笑。”索巴很认真的答道。

  话音一落,索巴皱了皱眉,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低声说:“丹增上师的能力还不止如此,他是一个全心全意的修佛者,除了修佛之外,其余的事他都不怎么上心。”

  “你见过丹增上师降妖伏魔吗?”我试探着问道。

  索巴摇摇头说没见过,也没听过。

  “还真是够诚心的……除了修佛啥也不干啊…….”我嘀咕道。

  听见我这么说,索巴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反驳。

  从拉萨出去,连着开了近一个小时的车,我们在某片山区的边缘停了下来。

  进山没有公路,只能靠着两条腿自己走。

  说实话,在带着陈秋雁辛辛苦苦爬山路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点不爽的。

  好歹我也是一个有名有姓的先生啊……刚到拉萨也不等我歇歇脚,二话不说就把我给叫过来了,要不是索巴跟我聊得还行,我不好驳他面子,鬼才来这地方爬山呢。

  “别生气了。”陈秋雁牵着我的手,细声说:“他又不是平白无故叫我们过来拜见,看他徒弟带来的那些话,肯定是有麻烦事要发生,这么一把年纪的高僧,不可能拿咱们俩后生开玩笑。”

  “我没生气,就是有点上火。”我苦笑着说:“这也太赶了啊,刚下飞机还没喘口气呢,连水都没能喝上一口,直接就让咱们俩过来,你说说,我能不上火吗?”

  陈秋雁细声安慰着我,趴在我背上的爩鼠,也不断用小爪子拍着我后背,似乎是想帮我顺顺气。

  不得不说,自打在陷天山告别了它的第一任主人后,爩鼠就变得懂事多了,没以前那么闹腾。

  感觉它的脾气性格都有很大变化,跟原来的孩子气不同,好像是……成熟了?

  跟着那群喇嘛,我们慢悠悠的在后面爬着山,越是往上爬,我发现自己的呼吸就越不顺畅,这种变化在山下是没有的。

  我爬过的山不在少数,比这座山高的,也有好几座。

  但那些山爬起来却没这么费劲…….起码不会让我呼吸这么困难。

  我知道什么是高原反应,但那只是针对普通人而言,我的肉身构造跟普通人差的太远了,这种病症不该出现在我身上啊…….

  与此同时,我发现爩鼠跟陈秋雁也有点不对劲。

  爩鼠一直都趴在我背上,压根就没动过,所以也不会觉得累,但它渐渐的,也有种呼吸不上来的感觉,鼻子里发出了呼呼的声响。

  陈秋雁也是如此,脸色很难看,呼吸时也跟我一样,有种喘不上来气的意思。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