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到达西藏(1)_葬鬼经

第十四章 到达西藏(1)

2018-06-06更新

  在接触旧教之后,其实我很快就明白过来一件事。

  想要抵抗旧教的侵蚀,那么自身就必须有相当坚定的信仰。

  如果在这个世道生活的人都有信仰…….旧教又怎么会在短时间内发展得这么迅速?

  老爷子没说错。

  这个时代,其实就是一个丧失了信仰的时代。

  倒不是说信仰必须是信奉某种宗教,或是神明等等……

  说白了,信仰只是一个概念,也能换种说法,底线,界限,道德观念。

  许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不知道什么是错的,也不知道身为一个“人”,应该怎么去跟其他同类相处。

  生活之中,没有任何的思考,做人也极其矛盾。

  有不少信奉科学的人,对于玄之又玄的存在一样畏惧,在遇见某些特殊的麻烦时,或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时,一样会将自己的期望寄托于宗教,乞求着神明能够垂怜自己…….

  如果他们亲眼见到了“奇迹”,比如,某些旧教先生当着他们的面,耍了一些杂活儿,我敢说最少有八成的人,会在瞬间崩塌掉自己对于科学的信仰。

  在不少人看来,这样的变化是理所当然的,但我觉得不是,因为我听老爷子说过,真正信仰科学并且无比虔诚的人,无论自己遇见了什么样的怪事,都会往科学的方面想,而不是摒弃掉科学观念。

  比如说遇见了鬼,他们就会用科学的方式去解释它们,了解它们…….

  随随便便就从无神论的科学信仰者变成有神论者,这才是最不该出现的情况。

  而宗教界的人呢?

  在我们这一行,几乎每个人都会对自己信奉的神明敬畏有加,但究竟有多听自己祖师爷的话,这就不好说了。

  追名逐利是常态,但这也是违背了大部分神明意志的事。

  每个追名逐利的先生在这一点上,都会不动声色的透露出自己是双重标准,别的什么事都好说,就这一点遵守不了。

  不求名不求利,活在这一行得多累啊?

  总而言之,跟藏区同胞们比起来,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信仰力几乎都要丧失干净了。

  他们那些藏区人民对于佛教的信仰才是真虔诚,这点真的没得辩。

  以前何息公跟我闲聊时,就透露过这么一个讯息。

  在十年前,旧教就有了踏足藏区的打算,有许多旧教先生都潜入了藏区,打算慢慢侵蚀掉一些藏民的信仰,好让旧教在藏区扎下根。

  但那一次的行动是以失败告终,而且是彻头彻尾的大失败。

  “当时我就在西藏……你是不知道那些藏民究竟有多虔诚…….”何息公说起这些话时,表情都变得有些钦佩,每个字都透出了一种心服口服的意思:“威逼利诱,蛊惑人心,所有法子我们都试过了,还是没能在藏区扎下根,反倒是被藏民联合起来往外赶。”

  那时候的旧教还处在发展时期,所以办事不敢高调,被藏民们撵出藏区,他们也只当吃个哑巴亏回去了。

  在那之后,旧教又尝试过好几次,但每一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也是在三四年前,自在师彻底对藏区同胞们的“冥顽不灵”绝望了,放弃了在藏区发展下线的打算,转而一心在内陆城市发展。

  这个选择是极为明智的,我估计自在师也清楚,在藏区发展下线其实就是浪费时间,与其拖慢旧教发展的步伐,还不如选择其他地区去扎根发芽。

  言归正传。

  就是因为这种种原因,我对于这次的西藏之行还是挺放心的,因为那里不比其他地区,旧教的势力在那儿几乎为零,真正强盛的还是藏传佛教的势力。

  据索巴自己说,他跟其他藏民没什么两样,也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所以对于旧教传播的那些诡异思想,他是怎么都不会信的。

  近段时间旧教玩的可不小,他们发展下线都开始往普通人身上发展了,有不少旧教先生被分派到各地,充当着传教者,给普通的社会群众散播着福音。

  黑袍王被美化成了一个救世主,还说它是这世界上唯一的真神,连道家三清跟佛家的诸佛菩萨,都莫名其妙的被说成黑袍王的身外化身。

  在内地,特别是农村县城等知识水平较低的地区,旧教已经蛊惑到了不少的追随者。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